澳门新葡亰76500-唯一官网

澳门新葡亰76500公司以抓质量为中心和服务为基础,每年进行技术研发,澳门新葡亰76500满足了读者的阅读需求,提供最多优惠与娱乐游戏项目。

我信你

日期:2019-09-30编辑作者:热门小说

一、黑店脱险
  那辆绿皮火车一声长鸣,映着艳阳、闪着鳞光、颤着身子开始爬行,像一条冬眠初醒的翠青蛇,慢腾腾地扭动着僵硬的身躯。
  车厢里很挤,挤得水泄不通。狭窄的过道塞满了形态各异的旅客;交头接耳的谈得兴致勃勃;酣睡着的嘴角挂着浓涎打着呼噜;闭目养神的翘着二郎腿,颤着臭烘烘的脚丫子;你枕着他的屁股,他抱着你的脑袋,横七竖八地铺满了狭窄的过道。
  车厢里闷热难耐,火车奔跑掠起的燥风从敞开的车窗缝隙间灌进来,夹杂着混浊的体臭味儿在狭长的车厢内来回流窜着。
  我和侄儿是好不容易买到两张靠窗的硬座票的,这是很幸运的事。有个座位,就不必受那些在过道里川流的行人的骚扰。最讨厌的就是那些推着售货车来回兜售货物的乘务员,他们总有办法穿过这条密不透风的狭长过道。经过哪里,哪里的人群都是一阵骚动。然而,他们总能一路畅通无阻地将售货车推过去,伴着一声声极具地方特色地吆喝:啤酒,瓜子,花生米唻!有要的抓紧时间购买唠!
  火车开始缓缓驶出这座古老破旧的站台,我掏出那块老式诺基亚手机看看时间,估计到达青州得第二天黎明时分。我隔着靠窗而坐的侄儿的身影,目光透过车窗玻璃望着外面的世界发呆……
  古城西安尽皆笼罩在一片夕阳余晖之中,光照在蜿蜒飘逸的城墙之巅精心描绘了一抹曲曲绕绕的艳红。随着我晃动的视线竟然生动起来,倒是有了几分靓丽的色彩。我目光近乎呆滞,嘴角挂着一丝浅笑,却没有半点儿眷恋之意。有这种心态,是因为来西安的这四天里,一系列的遭遇让我对这座城市没了好感,甚至说是心寒。
  四天前的那个晚上,我和侄儿在西安火车站下了车,看看手机,已经是凌晨三点。这个时辰,怕是找不到什么旅店了,我们便决定到录像馆猫一晚。
  车站广场上三三两两地闪烁着炫目的霓虹,那是地下录像馆的灯箱招牌。我们挑选了最大的一块招牌走过去,近了观察,见上面闪烁着五个醒目大字:夜莺录像厅。下面同样有一行不断闪烁的大字:门票五元。就这儿了,我看着侄儿说。他默许了,点点头。我们背着行李拾阶而下,到前台买了票,便钻进了黑咕隆咚的录像厅。
  闪烁不定的荧屏把录像厅的空间映得忽明忽暗,借着这丝光亮,我仔细打量着这里的情景,厅房不大,有百十个平方,其间规规矩矩排列了好几排破烂沙发,沙发上歪歪扭扭地半躺了一些看客,女人把头拱进男人怀里,男人把脑袋搭在沙发靠背上,大张着嘴巴打着呼噜,形态各异,丑态百出。真正看录像的并没有几个,他们或许都是穷游的旅客,猫在这里熬夜的。
  我和侄儿挑了个最靠前的位置就坐,我抬起一只手在鼻孔处轻轻摆摆,以撩拨开室内散发着异味儿的空气。但那股子臭味很浓烈,不断刺呛着我的嗅觉神灵,我忍不住打了个喷嚏;声音很大,貌似把闪烁的荧屏都吓得一抖。继而,录像厅内那种特有的音响效果震颤着我的耳膜,或是放着武打片,荧屏上每一次甩出的武打动作都传出噗嗤的响声,像是撕裂一块破布片。
  这个时候,一个年轻的服务生走了进来,他手里托着一个长方形的不锈钢茶盘,茶盘上放着两个热气腾腾的纸杯。服务生一直板着脸不说话,他将两杯茶放在我们面前的条几上转身出去了。
  我端起纸杯呷了一口,吧嗒吧嗒嘴儿,茉莉花茶,下等的那种。
  遂扭头看着侄儿笑着说:真不错,还有茶水呢!侄儿没喝,沉默了一阵子,很油地回道:别高兴得太早,这些茶水是收费的。
  怎么可能呢?我反问。但心里还是一沉,难道这是他们耍的一个伎俩?
  侄儿看着我怀疑的表情,语气非常肯定:相信我。随即又贴俯着我的耳根小声说:不然咱们做个实验,这就起身走,保证有过来跟我们要钱的。
  沉思片刻,我拉着侄儿站起身子欲退出录像厅,刚走到门口,就被两个彪形大汉截住了去路。站住!其中一个胖子大喊一声,你们去哪里?
  我说我们不看了,出去走走。胖子说出去可以,把茶费交上。那时候的我还年轻,血气方刚的,听了他的话气不打一处来,厉声质问:什么茶费?我们根本就没喝。
  我刚才明明看着你喝了一口,胖子紧着回应,最后狠狠的说了一句:今天你们两个不把茶费交上,休想离开这里。我听了有些吃惊,看来这小子暗中一直盯着我们呢!我看着胖子气势汹汹的样子,据理力争:谁让你们给我们上的茶水?我们根本没提过这个要求。
  胖子阴冷地一笑,採着我的胳膊一边往外走一边说:来来来,跟我看个明白。
  我跟那个胖子拉拉扯扯,一行人来到那个硕大的灯箱招牌跟前,胖子指着右下角一行黑乎乎的小字说:你看明白了,我们这里可是明码标价,只能怪你没看到。我循着他所指的那个位置望去,依然看不清楚,直到把眼睛贴到那里,才发现上面用黑笔写了一行指甲盖那般大的小字:茶水,每位二百。
  我怒不可遏,回过头朝着胖子叫嚷:你们这是敲诈,我要报警。我不知道自己当时哪来的那股子冲劲儿,气得连蹦带跳,从口袋里掏出了那块诺基亚手机。而旁侧的侄儿却用胳膊轻轻捣捣我的手臂,嘴巴贴到我的耳朵上:叔,别找事了!咱们毕竟是外地的,把钱给他们,咱们走得了。
  不行,凭什么?我忽地提高了嗓门儿,毅然拨通了110。那几个人本来是要冲上来抢夺我的手机的,但那一刻他们显然是被我天不怕地不怕的气势给压下去了,就在他们摸不清底细还在犹豫的时际,电话打通了,那边传出女接警员的问话声,我故意放大嗓门儿,操着一口流利的普通话大声说:是,我要报警。我是山东电视台的记者,来你们西安做暗访的……
  等我报了情况、地址以后,奇怪的是,刚才还气势汹汹的那几个人如今都疲软了下来,咬着耳朵说了一通话,最后都谩骂着陆续回了录像厅。
  我还呆立在那里,为刚才呵退众人的勇气自鸣得意,侄儿扯了扯我的衣襟:叔,咱们走吧!我说干嘛走,等警察来了评评理。他说:你刚才说你是山东电视台的记者,110的人来了你怎么交代?不如趁着他们还没来咱们快溜吧!
  我沉吟了半响,觉得他说的有道理。四处打量,刚才围在我身边的那几个打手已经回了录像厅。这正是脱身的好机会,遂应了一声,和侄儿迅速消失在茫茫夜色中。
  要说西安警察出警速度也够快的,我们刚走出不远,就听见支吾支吾的警报声传来,我趁着夜色回头看,见刚才那个录像厅的门口警灯闪烁。我突然笑了,心里竟然有了一股子爽歪歪的感觉。
  
  二、傻妞遭骗
  啤酒瓜子饮料啊!前面的让一让啦!一阵男子的喊声收回了我的回忆,我身边的旅客一阵骚动,一个男乘务员推着售货车慢腾腾地走过,并没有多少人买他的商品。他们想吃似乎也腾不出地方,不是肚子饿不饿的事儿,是怎么吃的问题;站着、坐着、躺着,此时对夹道里的人来说都是问题。
  不知道什么时候,侄儿的对面坐了一个女孩;看上去约莫二十出头,圆圆的脸蛋,白白的皮肤,染黄的头发微微卷着,画弯的眉毛微微翘着,最醒目的是她每个耳朵上各串着三个黄澄澄的圆耳环。而这样的金首饰在她身上不止一处,脖子上吊着金项链,手腕上套着金手链,指头上戴着金戒指,看上去很有钱,像个富二代。但我在她身上始终看不出半点儿富二代的那种气质。所以我始终怀疑她身上的这些黄金是不是真的,这些貌似黄金的首饰,在十元店能买一大堆。
  侄儿主动和她搭讪,他俩看上去很谈得来;二人年龄相仿,或是有太多的共同语言,最后到了无话不谈的地步。我挺反感她的造型,一直沉默着,偶尔用蔑视的眼神瞟瞟她,只是默默地听着二人的交流。从他们的谈话中,我对这个女孩子有了一些大致了解。她叫辛红,今年二十六岁,西安临潼人。这次出行是要到大连表姐家串亲戚,她乘坐这趟火车先到烟台,再从烟台坐船去大连。她还说她的父亲是做金矿开采的,辛红说这话的时候,侄儿似乎是信了。眼神痴迷地看着她频频颔首。这也难怪,辛红全身上下套满了黄金,乍一看就像是从黄金堆里钻出来的一样。
  我却不信,倘若她真是金矿主家的千金,还会坐着这样的交通工具出行吗?
  午夜时分,火车突然慢了下来,车厢扩音器有个女声操着标准的普通话开始重复播放:旅客们请注意,郑州站到了。请下车的旅客提前做好准备……
  过道里几乎所有的人都开始收拾行李并向下车口挤了过去,车厢内一时间乱哄哄一片。此时,车窗口玻璃外面突然贴上了许多脑袋,他们乱糟糟地吵闹着:盒饭唠!有要盒饭的吗?
  辛红欠了欠屁股,迅速站到座椅上,她一只手插进口袋,高踮着脚尖,以使自己的脑袋靠近打开的车窗位置;望着外面问了一句:盒饭多少钱一份?
  刚才她一直坐着,我并看不清她的身材,如今她就杵在我的视线里,她臃肿的身材跟她肥胖的脸蛋儿果然是相衬的,不差分毫。
  外面传来男男女女的好几个声音,嘈杂着搅拌在一起,乱哄哄一片,都争抢着答复:十元!里面有鸡翅,有炒肉丝,姑娘,你要几份?
  大叔,给我来三份,麻烦你给我找钱。辛红说着,从口袋里掏出一张崭新的百元大钞从窗缝递了出去。窗外的一个中年男子连连应着:好唻,姑娘,给你盒饭,你先接着。男子说着,递进来了三个一次性饭盒。辛红接在手里,望着窗外的男子接了一句:大叔,我给你的是一百的,你还要给我找钱的。
  我知道,我知道。那个男子紧着应着,似乎是翻遍了口袋也没掏出他应找回的那七十元钱,最后语气带着歉意的说了一句:姑娘,实在对不起,我身上带的钱不够了,我找个人把大钞破开,再回来找给你,行吗?
  辛红很无奈,一时不知该怎么应答,正支支吾吾的时隙,窗外的那个中年男子又说了一句:相信我,我去去就回来。随即扭头走了。
  辛红一手抱着三盒盒饭,站在座椅上望着黑洞洞的窗外发呆。等了一会儿,她扭头瞅了瞅我和侄儿,弯下腰,将怀里抱着的盒饭在我俩的面前每人放了一份。我这才知道,原来她买的盒饭还有我和侄儿的份。那一刻我突然有了一种感动,望着她高立在座椅上有些呆滞的身影,纳纳地问了一句:姑娘,你还站在那里做什么?等着那个人回来吗?
  是的。辛红点点头,眼神很肯定。
  我说,你还是下来吧!他不会再回来了。她听了我的话仍然表现出了怀疑,眼睛盯着黑乎乎的车窗玻璃眨巴着,似乎在期盼着什么。
  我不再说话,但我知道奇迹绝不会出现。事情正像我预料的那样,那个人始终没有出现。
  短短十分钟的靠站时间很快就会过去,火车长鸣一声,开始缓缓启动。她终于失望了,慢腾腾从座椅上迈下来,重新坐好以后,她双手托着肥腮,轻叹了口气,喃喃的嘟囔了句:怎么会这样呢?或是问她自己,又像是在征求我俩的意见。
  我没说话,侄儿看着她开始絮叨:你没出过门吗?你这不是明摆着让别人骗钱嘛!她仍然不断重复着那句话:怎么会这样呢?表情有些愁苦。我忍不住插了一句:好了,事情已经这样了,就不要再琢磨了,就当花钱买教训了。她似乎是听进了我的话,脸上又堆出了一些欢笑,指指我和侄儿面前的饭盒,吃吧!一会儿都凉了。
  我看了看侄儿,朝着他挤挤眼睛。他会意,我们便从口袋里各取出十元钱放到她面前的桌几上。
  你收下吧,谢谢你帮我们买盒饭。我说。她连连摆手:不是的,不是的,是我请你们吃的。我说不管怎样,这钱你必须得拿着,况且刚才又让人诓了那么多钱。然而,无论我和侄儿怎么执拗,她始终也没收下我们给她的盒饭钱。
  火车已经重新恢复了它的速度,夸夸夸的响声很有节奏的在我的耳边奏鸣着,窗外漆黑一片,远处稀疏的灯火星星点点,隔着沾染着水蒸气的窗玻璃在我的视线里一闪即逝。此时的车厢内已然空荡起来,列车刚才在郑州站停靠的时候,旅客下去了大半,过道里已然没了人影,就连座椅也空下了不少,有人躺在三人座上舒舒服服地睡起了觉,各种各样的呼噜声此起彼伏。
  辛红坐在座椅上,从口袋里掏出一块爱立信下翻盖儿手机,自顾在那里摆弄着。我看了她一眼,有了跟她搭讪的欲望;通过刚才的事,我突然对她有了好感,我甚至深深的自责,自己刚才想得太多了,她就是一个平凡朴实,单纯善良的小女孩。
  你的手机是爱立信吧?我问了一句。
  嗯!她应着,抬头看着我:大哥,你用的什么牌子的?
  我从口袋里取出那块弯着腰的老式手机在手里晃动着,看着她笑了笑:诺基亚。不过,我用着挺不错。
  嗯!品牌不错,诺基亚很耐用的。她回道。
  我点点头:话机是次要的,主要的是我用的这个手机卡,打电话不用花钱的。
  是吗?她很惊讶,问了一句:为什么会这样呢?
  我微微笑笑:这是后补费的卡,花了五十元从我朋友那里买来的,电话随便打,打了扔了也就是了,移动公司查不到户主。
  喔!她频频颔首,眼睛里射出异样的光芒:这样的手机卡真不错,大哥能不能帮我办一个?

总之和市面上的十元餐无法相提并论。但是这不是小吃街,由不得挑,这是很多没有备干粮乘客的不二选择。也许他们因为太饿,吃起来狼吞虎咽,最后个个都把“光盘行动”发挥到了极致。小推车依葫芦画瓢的依次走过车厢。两个来回之后,只剩下最后几盒可怜巴巴的盒饭打折出售。

窗外的阳光越来越刺眼,靠窗的乘客逐渐的拉起了窗帘。“挪一下,让一让。盒饭10元一份。”餐车来了,意味着时间差不多正午了。一辆小推车里装满了盒饭,盒饭里的菜很简单,一荤两素,荤菜也就是意思一下,几筷子下去就没了。重头戏全在那些素菜上,咸菜豆角土豆……

薄薄的窗帘逐渐招架不住,任由光线穿透进来。这时候车里彻底苏醒,从他们布满血丝的眼球和一脸的倦容可以看出他们也没有一个舒服的睡眠。人声随即开始鼎沸起来,火车上熊孩子的哭笑声,打牌的兴奋声,售货员的兜售声,中年男子谈论国际形势的喧闹声,还有各种山寨手机十二个喇叭,手机放映电视剧的声音,所有的声音糅杂在一起。不止是声音,车厢里的气味也渐渐浓厚了起来。几天不洗澡的汗味、人的体味、泡椒鸡爪味、种类繁多泡面味、啤酒味、脚臭味,还有从厕所趁开门和关门时溜出来的屎尿味和烟味。所有的味道柔和到一起,造就了这种只有火车才有的味道。

一节车厢到了七八点钟才会彻底醒来,而此时大家只是半梦半醒,手脚麻利的赶快起身泡面,大多数人只是眼神呆滞的坐着,等待着下一波困意袭来,让他们重新沉沉睡去。一位头戴黑帽的年轻小伙揉了揉惺忪的睡眼,摸出了口袋里的手机,插上耳机开始看视频,时不时的发出笑声。

似乎还嫌不够似的,小推车紧接着也冒了出来,“让一让让一让!”过道上的乘客极不情愿的各种挪动自己的身体,结果伸条腿都困难的地方居然能给车腾出路来。上面卖的除了啤酒饮料矿泉水,瓜子花生八宝粥,还有红肠和牛板筋——当然,和正宗的比起来都不怎么好吃。但是面对接下来遥远的路程,精神上空虚,嘴巴上不能空虚,反正十几块都掏的起,于是小推车并不急于让人让路——走的慢点有利于做生意。

入夜以后,行李多的人把行李的往地板上一放,当做沙发用,坐在行李上困了一宿的人,反倒比坐硬座舒服。行李少的人则更加果断,直接蹲在过道上,甚至干脆躺着。他们是车厢拥挤的最大因素。而通往厕所的路简直就是危机四伏的雷区,一不小心就会踩到别人身体的各个部分。

这是一节由南向北的传统绿皮车硬座车厢,两边均匀的分布着面对面式的座椅,两个或三个一排,座位的正上方是放大包小包的行李架,旁边则是厚厚的玻璃窗,窗外不断闪过草木的掠影。两排座椅中间有一张架在车厢壁的小桌板车厢中间有一条窄窄的过道,宽度仅能容下一人。椅子上人满为患,男女老少散乱的分布在车厢的不同位置,过道上还有不少或站或蹲着的乘客。尽管车厢内挤得难受,但人们脸上还是洋溢着归家的喜悦。我们的春运主力军——外出务工者,终于可以回家和父母妻儿团聚了。

本文由澳门新葡亰76500发布于热门小说,转载请注明出处:我信你

关键词:

【晓荷·心愿】澳门新葡亰76500相思菜团子(征文

幺老汉领着妻儿老小从山东莱芜大罗村逃荒来的,落脚在庄稼岗,这是哪年的事了?说起来幺老汉的眼窝湿湿的。一...

详细>>

【晓荷.心愿】心愿·神话(征文.小说)

一 阎王近年来因为积劳成疾脾气更加暴躁,又因为他安排的投胎人们总是不满意,怨声不断,一怒之下便不愿意再掌...

详细>>

【荷塘】感恩(小说)【澳门新葡亰76500】

冬梅出生在一个比较落后贫困的山村,二十多年前,瘦弱的母亲生下她、之后,就再也没有睁开眼睛。她母亲生前一...

详细>>

第15节 暗算 澳门新葡亰76500西德尼·谢尔顿

那天晚上在李家的舞会里,伊晴断定翠欣有点不大对劲。亚泰殷勤地对伊晴微笑,不再尝试带领她跳华尔兹。“我猜...

详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