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门新葡亰76500-唯一官网

澳门新葡亰76500公司以抓质量为中心和服务为基础,每年进行技术研发,澳门新葡亰76500满足了读者的阅读需求,提供最多优惠与娱乐游戏项目。

【澳门新葡亰76500】老黄是个配种员

日期:2019-09-30编辑作者:热门小说

火辣辣的太阳从早上八点开始总在变换着不同的角度烧烤着大地,直到傍晚,才在一朵朵流动的彩云间隐去了光芒。天不热了,略有些凉意,可就在这时,蚊子神出鬼没的来了一大群。一大群蚊子从野外扑向了村庄的人群。
  密密麻麻的,院前院后,满大街的人群不安了。他们拿着扇子在外乘凉,蚊子来了,叮在了人的脸上,盯在了人的大腿上,甚或义无反顾地透过袜子叮上了人的脚面,使劲地无情地吮吸着人们的新鲜血液。
  “啪”一声响,自己脸上重重的挨上了自己的一巴掌,三四个蚊子落在了眼前的地上,手掌心清晰可见一团血肉粘着蚊子的细腿。
  脸不疼了,坐到了院子。手中的扇子拼了命,一刻都不敢停。手乏了,换只手。眼困了,睡回屋内。屋内的热又使人烦躁,没有办法,重新来到院子,竹床从房子也搬了出来,床边坐上了老人和孩子,孩子和老人又开始忍着蚊子的叮咬。
  街上三三两两的年轻人忍不住了,他们不愿待在院子里忍着蚊子的叮咬,纷纷骑上自家的摩托或者电动车,他们要离开,离开这个不属于他们的“乐园”。
  他们来到了大街上,奔向了外面的世界,他们要看一下现在的这个世界的人都打扮成什么样子。他们的梦想马上要实现,立刻、立刻。
  很快,他们来到了离自己家不远的河堤上,远远望去,河堤上的男女老少大多一个样,半敞着胸部,穿着一个比一个短的短裤,露着皙白的大腿,脚下踏着一双透气的凉拖鞋,有的大手牵着小手,有的带着木凳坐在河岸边,聆听着从家里带来的音箱里播放的音乐。他们来自不同的家庭,都想在这个没有遮挡的空地上乘个凉。
  远处有灯的地方飘过来一阵香气,香气中夹杂着一股烧焦的肉味,三两个不甘寂寞的年轻人赶上去了。他们穿着花花绿绿的奇异怪装,耳朵里塞着耳机,感受着老年人不能感受的风情。一曲优美的爱情歌播放完了,下一首爱情歌曲又开始在耳朵里享受,一对男女亲嘴在了一起,他们坐在人们能够看见的堤塄上,顾不了什么,开始享受着这难得的一时欢乐。
  那个男人拿着长长的糖葫芦在嘴里啃着,一个女人用手缴着,用嘴咬着,他们的嘴咬在了一起。灰暗的灯下几个人吃起了烧烤,油油的嘴巴放着脏话,不小心一句惹了旁人,招来一大帮人的挑逗,那个人不言语了,低下头噗嗤噗嗤喘着粗气。
  河岸上没有蚊子,真的没有蚊子吗?或许他们全然不知,根本顾不上蚊子的叮咬,他们的游荡很开心,嘻嘻哈哈的来几句黄话,骚不几几的惹得年轻人心血澎湃,有点霍霍欲试的感觉。几个人困了,来个背靠背,互相挤坐在路边的大石头上打个盹儿,然后享受着岸边的吹风。
  凉嗖嗖的,远处传来几声蛙鸣,河滩下咕咕的一声惊叫,一只野鸡飞起来了,野鸭跟着凑起了热闹。月亮偏西后,夜已深了,人们又开始三三两两的起身赶回家去,身上带着土儿,心上带着情儿,嘴上带着油儿,一波一波的往家赶去。
  家,在此时不太热了,屋内的空调还开着,温度控制在27℃,使得家人很舒畅,他们睡在早已准备的席梦思上床上作着春秋大梦,嘴里哼着戏文,嘴角流着酣水,身上盖着一层薄薄的蚕丝薄被,腿和胳膊留在了外面。屋内没有蚊子,只听见墙上的闹钟铮铮的响声。
  老黄和大多数人一个样,家里没有空调,他正拿着竹扇在河堤上走着,脚下一双塑料凉鞋,半敞着灰白色的短袖,下身一条大裆短裤,走起路来,风顺着裤腿直上,脚下噗咜噗咜的声响。老黄转乏了,他坐在了路边的石头上,开始和身后的几个同龄人聊起了天,抽抽烟,乱谝一通,尽说些酸不溜秋的话,黄不黄的,惹得围在一旁的年轻人心血来潮。烦了,用手掌撑一撑下巴,将脸迈向了天空,望着天上的星星,数也数不过来。那个是你,那个是我,那个又是他呢?在同龄人中,心同眼神全逃离了话题,好像眼眶里过不了一会儿准将鞋印重新印在村子里的小街道上的水泥板。老黄困了,围在一边的人不笑了,又是一阵黄不黄的一番酸话,酸不溜秋的,说的尽是些男女之间的乱爱、乱伦。
  时间过了十二点钟,河堤上的人开始稀疏,老黄困到了根上,他用手拍了拍屁股上的泥土,准备回家歇息。他背着浑身的臭汗,在妻子的嘟嘟囔囔下倒在了自家的木板床上,他要睡觉,卸下他那一百四十多斤的肉和骨,把灵魂融进这屋内的酷热中。
  (一)
  门外传来了叫喊,这叫喊声男不男女不女的,“老黄!老黄!开开门!”这个尖叫的女人声老黄老婆听见了,她没好气的半敞着胸脯来到门外。“你?你找谁?”老黄老婆问上了话,“这么晚啥事?”
  “没啥事,有个问题思考了几天,想不通了,趁着今晚散步过来问一下。”来人呲牙咧嘴的说话间露出一排黑不溜秋的牙床,一股酸臭的牛粪味道立刻填满了老黄老婆的鼻孔,老黄老婆在月光下看了都恶心。于是不耐烦的说:“老黄不在,有事明儿吧。”说完话就要关门,老黄却站在了身后。
  “他叔,有事?”老黄搭上了话,老婆把眼一瞪没好气地挺着胸脯走了,回到了屋内。院子只有老黄和那个前来咨询问题的多半个男人。
  “他叔,有个事我想了几天,真想不通!今儿正好路过特来咨询一下。”来人在老黄面前面带苦相的说道,随后从口袋中掏出了一根烟。
  “他叔,抽烟。”来人把烟递了过去,老黄困了,真不想接,也不想问,只等来人接着刚才的话往下唠嗑。
  “他叔,是这,我家那头死鬼奶牛发情了,涨了四五天都不让人接近,今儿在外乘凉,有人说你遇过这事。”来人半信半疑的把目光投向了老黄。
  老黄眨了眨乏困的眼,张了一下口,“见过么,配种员不见谁见过。”
  “那就好,那就好,谢天谢地了。”来人听见老黄这句话,马上对天做了个揖,“天助我也。”
  老黄看见来人这个样子后心里喜呵呵的,他已知道那人来干什么了,只是不愿把话挑明,强压着内心的欢喜,“那到底有啥事?”
  “没什么,没什么,就是想求你——”来人的话没说完就止住了。
  老黄嘴快的说了一句,“求什么,不用你费心,我明天准到。”老黄给来人一个定心丸,来人不再言语了。树叶的影子映着来人半边脸,只见半边脸中的那个影子张口又说:“两三天了,还不停地靠人呢。”
  “好了,好了,不用担心,我明儿一定去。”老黄张着口,生硬的想把来人往外推,门外站上了一个人。一个陌生的眼睛在瞅老黄,“你这死鬼,我就说嘛,这么晚不回家,原来跑这儿了。”陌生人在老黄面前开了口,老黄原以为来人在骂自己,正想张嘴,只见来人三步并两步的走近了刚要离开老黄家的二腻子。
  “走,走。”老黄面前这个二腻子扯上自己跟前的那个少妇。那个眼里眸春的少妇,两眼水汪汪的好看。“你,你。”老黄在黑夜中有些口吃。
  “他叔,见怪了,他今儿在外喝高了,说的话别往心里去。”少妇一句一个他叔地叫,叫德老黄心里酥酥的,使他面对眼前这个陌生人有点措手不及的答复。“没什么,没什么,孩子他爸就是来问一下奶牛饲养的问题,没别的。”老黄在少妇面前始终没提自己是个配种员,少妇也感到不好意思的。在男人的拉扯下趁着月光老高老高的离开了老黄家。
  来人一离开,老黄才在院子里嗅到了淡淡的酒味,也就自然而然的把刚才一席话没放在心上,回屋睡觉了。
  第二天,那个男不男女不女的男人在家等了一天,始终没见老黄的影子,临近傍晚才在一阵埋怨中又要去找老黄。此刻妻子搭话了,“把昨儿的话当耳边风了,叫你在外找个好一点的配种员来家瞧瞧,你倒好,去找了个二把刀,他来能行么。”看见妻子的怨声载道,男人把话题一转,“你懂个啥,女人家家的,头发长见识短。”说完话男人外出了。
  老黄仍就像往常一样,趁着天色渐黑没事在街上溜达一下,手拿着扇子,穿着灰白色的半截短袖,敞着前胸,露出黑色的胸毛。脖子上时不时的爬上两个蚊子来光顾,老黄烦烦的用手一拍,“啪”的两声声响,手掌心一团血,蚊子顿时肢体分离,血肉模糊。跟在身后的妻子正想说什么,黑暗的树影下蹦出一个人来,老黄一看,有点面熟,自己的老婆一看,气不打一处来,“昨晚那个酒鬼!”
  站在自己面前的这个人真是昨晚那个,男不男女不女的腔调,脸上挂着汗珠,说话总是露出一排黑色的牙床。老黄一见感觉浑身热了,火一样的烫,马上二腻子的腔调像刚才一样,墙角的虫鸣,树上的鸟叫,一股脑的窜进了老黄的耳膜。一窝蚊子乱嗡嗡的迎面袭来。
  “他叔,昨晚的话当耳边风了,吃馍就葱了。”来人嘴里一阵迫击炮,老黄老婆顿生厌恶,“你昨晚说话满嘴的酒味,谁知道你的话真的假的。”
  “真的么,当着黄哥的面,能有假话?”来人婆婆妈妈的把话说了一大堆,老黄知道实情了,看来这个事是真的,不然这个人今晚不会来。
  于是影子随着来人在月光下晃晃悠悠的从村头来到屋子,再从屋子赶到街道,带着一大群蚊子,嗡嗡作响,老黄拖着鞋,骑上自行车赶往那个男不男女不女的畜主家。
  来到畜主家后,两眼眸春的那个少妇早站在了门口,他一见老黄,心花怒放的恨不得把老黄吃进自己的肚子,只见她话语轻佻的把老黄往屋内让。屋内开着空调,凉飕飕的,老黄坐在了沙发上,把一大堆蚊子堵在了门外。
  少妇的男人跟着走了进来,又把昨晚的一席话原封不动的重复了一遍。少妇坐在一旁静等着老黄的反应,“他叔,没看这病你能治好吗?”男人搭上了话。
  “能么,我一年不知能治多少头这样的病呢。”老黄在少妇面前乱谝了起来,把刚才的一席话完完全全抛之于脑后,眼前只有少妇的美貌,从眼珠子里闪着春光。
  夜深了,老黄和那个少妇要谝的闲话才在二腻子男人的督促下得以结束。老黄困了,随着二腻子来到牛舍,老黄想也不想的把手在凉水盆里一蘸。
  “拉好牛。”老黄的话落,麻利的把手伸进了奶牛的直肠,手在直肠里隔着肠壁从近到远的往下摸,摸上了子宫颈,摸到了卵巢,一侧的卵巢指头蛋大小的肿块几个,老黄的脸变了,心里暗暗吃惊,这种病的确不好治,得用好多药,不然别想利索。老黄这么想,就很自然的在二腻子面前把手缩了出来,来到水龙头处,用冰凉的水洗掉手臂上的牛粪。
  “他叔,没看查的咋样?”二腻子在一边问道。老黄脸一红,没有马上回答。只是重新的走进房内,端起了茶杯,“他叔,你这牛得的是卵巢囊肿,一时半会儿可能好不了,得买几盒药先试试。”
  老黄对着站在自己面前的这个二腻子开了口,说话声缓慢而绕口。少妇想说什么,二腻子插上了话,“行,他叔,我明儿一定买,不管治疗效果咋样,先买两盒试试。”少妇看自己的丈夫抢先搭话,知道夜已经深了,得让老黄回去,不然明天的工作就会累了自己。
  (二)
  老黄终于走了,从二腻子的家门口走到街上,少妇看着老黄渐走渐远,才不声不响的把大门关上,进屋睡觉。少妇躺在床上,双眼紧闭,二腻子也上了床,睡在床的东头,闭着眼喘着粗气。
  通过老黄对奶牛诊治的定性,少妇和二腻子相信了,原先的兽医也是这么说的,他们彻底的服了老黄的诊断。天不等明,二腻子在少妇的催促下来到了兽医站,他不假思索的按着昨夜老黄的交代,“黄体酮,黄体酮来七盒。”兽医站的人员面对突如其来的二腻子一下子买这么多黄体酮感到莫名其妙,最后翻遍了柜台上所有的药盒,只有六合零八支,全部交给了二腻子。
  二腻子把黄体酮买了回来,整整买了七盒,回到家要想给牛打针,他们二人还真不行,想来想去,少妇又想到了老黄,他那能勾自己魂魄的帅哥,高个儿,圆圆的脸蛋儿,鼻梁上架一副近视镜,说话间露出一对小酒窝。少妇心里想着,嘴里念着,自从见了头一次,每夜都想他,一刻也放不下,几天不见,走路都神不守舍的,她害了相思病。在家里,面对着自己的丈夫,说话二不鸡鸡的丈夫,老黄强多了。
  不得已而为之,二腻子又在少妇的督促下前来了,找到了老黄。老黄一见二腻子,心里暗暗高兴,有机会了,是上天给自己的安排,让自己再见一面夜夜难忘梦寐以求的那个少妇,肥美的屁股蛋儿,细细的腰翘,见人总是双眸含春,给人一种水灵灵的感觉,怎么拾了一个丈夫是个二腻子。老黄这么想也就没有一点考虑的应了二腻子的请求。“你先回,我取样东西就来。”
  老黄回家取了一盒B12和十支青霉素,再从自己的出诊包里拿出了清宫枪,外加一个50毫升的注射器,走向二腻子家。老黄老远看见那个少妇,红红的嘴唇,双眉像两弯新月,每次看见都是水灵灵的,目光像两把利剑,恨不得把自己吃了。
  老黄一走进二腻子家门,少妇用眼斜视了半会儿才如梦初醒,说道:“他叔,来了,麻烦你给牛打一下针,以后多跑几趟。”
  “没什么,能给养殖户服务,上天的恩赐。”老黄见到少妇后觉得她被以前漂亮多了,说起话来刚强有劲,恨不得马上和那少妇亲近一番。

正当父亲感到生活没有着落时,养牛业的发展也正在悄然无声的兴起,农民养起了奶牛,农民自己给自己找到了挣钱的门路。
  星期天的傍晚,天上挂着几颗数得清的星星,月亮不知何故,早早地就躲到了大山的背后,时不时的冷风从空旷的田野吹来,刮进了村庄,使得街上平时爱谝闲传的那几个人早早地躲进了自家的屋内。此刻的父亲也并没有因为天冷而闲着,他正领着我在一桩偏远的村子给鸡注射疫苗,畜主的院子里黑古隆咚的空间不小,夫妻俩不停地用锄头从树上顶住鸡腿,慢慢的放下,然后让我小心的抱进屋内,父亲则站在灯下,手握着十毫升的注射器,小心谨慎的用眼看着注射器上的螺旋刻度,半毫升疫苗注进了鸡腿,又是半毫升螺旋刻度调到了极限,父亲眼睛明亮的看着刻度,一刻也不敢胡思乱想,只见他一手拽着鸡腿,一手把注射器柄轻巧的推下,一只鸡打完了疫苗,一只鸡又摆在了眼前,屋内扑腾扑腾的灰尘,不小心鸡锐利的爪子毫不留情的抓在父亲的手背,随后留下的是疼,是那道红红的血印。
  给鸡打防疫针估摸过了一小时,我的双眼直打架似的总盼着结束,可看到父亲的身心疲惫,看到父亲的笨拙动作,看到父亲那炯炯有神的目光时,我落泪了,泪水挤满了眼眶,我的心在抖,我的心在疼,隐隐约约的疼。等到父亲工作的结束,等到父亲收拾完防疫用具,畜主就按事先说好的每只鸡五分钱的报酬付给父亲,父亲把钱装进口袋,心里美滋滋的叫我“孩子,回家!”父亲走出了门,我紧跟在身后。
  回到家,院子里放着一辆陌生的自行车,父亲一看就已猜测到有人来了,一定是有什么事求自己。父亲这么想就进了屋,屋内的人走出,他们碰了个面,那人已在屋内等了好久,他等父亲,必须的,就是想在冬季的到来之前饲养上目前吵得热门的奶牛,可他对奶牛的情况一点都不了解,更何况没有一点经验,他求父亲来了,想在父亲这儿得到了解。
  父亲走进屋和那人碰面的瞬间,从他那眸子里已看到了希望,看到了属于他人和自己的希望。他坐了下来,也邀请着来人坐了下来,他们共同坐到了炕前的小木桌旁,父亲掏出了香烟,那根属于自己的唯一的香烟,他把香烟递给了来人,“他叔,抽烟。”来人用手接过了香烟,用手捋了捋咂在嘴中,眸子里露出了乞求的眼神。
  “他叔,喝茶。”父亲让起了茶水。来人“嗯”了一声。我已把茶水摆到了来人的面前,父亲一边喝着茶,一边埋怨起母亲,他埋怨母亲在家没有招呼好这位陌生的来人。从父亲的眼神里,来人想知道什么,急切的想知道什么,来人开了口。
  “他叔,你整天在外面跑,没看奶牛发展的前景咋样?”
  “可以,不过饲养起来挺不容易的。”父亲答道。他不想隐瞒什么,直话直说起来。他不想把自己还在认识不清的奶牛饲养前景胡说给眼前的这位陌生人,那样他就对不住人家了。何况自己的良心呢,他和来人说着话,简单的举了几个例子,奶牛饲养方面的例子。
  “你看,虽然好几个村养开了奶牛,可他们大多没有多少经验,饲喂方面更是不可想象的糟糕,就拿前几天寨子的张某来说吧,他把奶牛一拉回家,就像喂猪一样饲喂,这不吃出病才怪哩,何况有些人像喂黄牛那样。”父亲说话间喝了一口水,接着又说,“我去了好几次劝说,那人就是不听,总认为我骗他自己似的,前不久差点把奶牛命送了呢。”
  “那最后?”来人听起来来了劲。“最后,幸亏我看得及时,没有撑死。”
  “哪?”来人对父亲的讲述画上了问号。“接下来我给奶牛挂了三天的吊瓶,灌了五六包促反刍散呢。”父亲又举了几个实实在在的例子。希望来人在奶牛饲养上慎重考虑。可来人最终还是没听进去父亲的相劝,回家没有多久终于在他人的鼓动下从外地购回了奶牛,整整三头,父亲连想都不敢想的三头。
  拉牛回家后的第三天,父亲接到了那人的邀请,那人只想让父亲过去好好看一下这几头奶牛的品系咋样,有没有在购买过程中上当受骗,父亲在家沉思了许久,去还是不去,去了又能咋样,不去又如何面对有可能出现的新问题,无奈,父亲在家没有过多的埋怨就出了门,走出村,来那个自己想看都不想看的畜主家看看那三头奶牛到底咋样。
  一走进畜主家,整个院子臭烘烘的一股牛屎味儿,父亲没有退缩,径直在畜主的引领下来到了畜主的后院,“老任,没看这几头奶牛的品系咋样?”畜主高兴地向父亲问道。
  父亲看后没有立即回答,只是走进牛槽,站在这三头奶牛的跟前,用眼睛仔细的看,一头奶牛前胸宽了点,有些雄像,另一头后垮尖了点,有点落水坡样,另一头后档下四个奶头分布不怎么均匀,肯定会影响以后的产奶量。父亲围着三头奶牛仔细端详了许久,才闷闷不乐的说道,“既然拉回来了就好好的饲养,我相信你会给大家带个好头。”
  “行么,那就请你常来指导。”父亲和畜主简短的寒暄了几句,害怕在说话中说露了嘴,影响畜主一家的和睦,就谎称着自家有事离开了牛舍。
  回来的路上,父亲生气中苦笑的埋怨道,“买么,没看买的啥东西,没一个像样的。”可埋怨终归是埋怨,人家还是把牛拉回了家,况且买时也没有让自己一起去呀,管它呢。
  父亲不再想那三头奶牛的今后发展状况了,一门心思想着天马上就要要下雨了,自家的厨房下雨天还漏着水。回到家,父亲从村子找来了上房的梯子,他小心的爬上房顶,用眼仔细的搜索着房顶的瓦当,几片瓦破碎了,两处塌陷了个坑,“孩子,在家找两个短椽。”父亲叫着我,开始弯腰蹲在房上慢慢的揭去两个塌陷处的瓦当。一处揭开了,里面的芦芋已经坏掉,只剩下了椽子,另一处揭开了,两根椽细的地方出现了断痕。“孩子,把椽递上来。”父亲叫到,“再找些玉米秆。”
  我在父亲的指挥下,把旧椽递了上去,看着父亲小心的把椽换去,然后拿起我抱来的玉米秆往上一铺,又在我的帮忙下抹上一层薄薄的泥巴,才放心的撒上瓦。
  下雨的时候,房子不再漏了,雨却连续下了一个星期,父亲坐在屋内没有出门,他已专心致志的拿起了过去单位订阅的奶牛杂志看了起来。他知道,畜主购进的那三头奶牛用不了多长时间准回来找自己,一定的,而且还会有许多麻烦接憧而来。
  父亲的预言不是没有道理的,他深知,那个畜主没有一点奶牛饲养的经验,仅凭着一身蛮力气是干不好的。没过几天,那个畜主真的来了,正像父亲想象中的那回事,奶牛病了,在家里刚下完犊就卧在地上不动弹了,畜主和家人吓出了一身冷汗,他没敢在家里让人胡弄,就端直来找父亲。一走进屋,来不及细说就让父亲赶紧去,他生怕奶牛死在自家里,如果那样的话,他就彻彻底底的在奶牛饲养上泄气了。
  父亲看到畜主那个急促的样子,一点没紧张,只是细儿八摆的整理了出诊包,然后说道,“你来时没看奶牛啥特征?”“比如流涎呀,腹泻的什么。”
  “没有!就是卧着起不来。”
  “没用滑轮吊?”
  “吊了,站不住的。”
  “那,没叫人补钙什么来的。”
  “补了两天,可是一点效果没有呀。”畜主见父亲一个劲的问有些着急,他生怕父亲害病,就一个劲的催促,“去看看吧,需要什么我过来取。”
  “那好,先去看看。”父亲说完跟着畜主走出了家门。他的提包里装着四瓶氯化钙和一些葡萄糖、氨基酸、代血浆之类的大输液,他其实不愿意让畜主来回再跑,那会耽搁事的。
  来到了畜主家,父亲还没走进牛舍,老远就闻到一股怪怪的味道,只有畜主一家人嗅惯了的味道,父亲没有在意,他仍是走,走到奶牛的跟前,用手掰开奶牛的上眼皮,眼睛还眨,没什么,父亲沉思了会儿又拿出了听诊器,只见他小心的摸近奶牛的前胛处,把听诊器的一端搭在了奶牛的腋下,“扑通,扑通”的心跳还很平稳,没什么,应该没什么,父亲站了起来,他第一时间做出了决定,他知道,奶牛平时的饲喂,营养还没给够,他拿出了一组补钙的大输液,然后加上了一瓶五百毫升的氨基酸和两瓶五百毫升的代血浆,消毒,插针,他不快不慢的给奶牛挂起了吊瓶。
  过后的几天阴雨,父亲撑着一把伞,家里唯一的一把油布做的伞,每天走上两回足足十里左右的泥泞道路,脚下没有平坦的,低一脚高一脚的走,坑坑洼洼的不小心会踏进泥坑,有时困了,双腿想打架似的左一滑右一滑的几次险些跌倒。
  时间是不饶人的,父亲被他那高大的身体支撑着,艰难的走着,又一次来到了畜主家,浑身没有一块干的地方。脚下的高腰雨靴几处进了水,脚在里面和泥似的,时不时的腿肚子上钻个筋,冷疼冷疼的,“唉!”父亲一连几声的哀叹,嘴里埋怨起畜主,“迟不得早不得的,偏偏赶上雨天。”父亲埋怨着走到奶牛的跟前,听诊器搭在了奶牛的前胸,扑通扑通的声响传进父亲的耳膜,父亲用听诊器听了半会儿,觉得奶牛没有什么大问题时抬起了头,直起了腰,“没什么大病,就是还有点缺钙。”
  一组补钙的大输液又在父亲手中给奶牛挂了起来,整整又是三天的延续,奶牛不咋了,奶牛站了起来,奶牛开始反刍,眼睛忽灵忽灵的望着父亲,望着眼前这位既陌生又熟悉的大个老者,父亲看着奶牛足足站了个把钟头才慢慢的卧下,畜主忧愁的脸上笑开了花,“这几天多亏你了,以后有啥事招呼一声。”
  “好,这几天你给奶牛喂饲也注意一下,别吃多了。”父亲临走时反复的叮嘱畜主,让他尽量管好奶牛,以免给自己的以后惹来不必要的麻烦。
  (二)
  兽医站的日子也并不好过,老张和自己一样,由于没有过多的事要干就请假回了家,只有老冯和小杨离家远着,无奈中的无奈,在站上苦苦的支撑和煎熬,没有事可干了,在院子的南端务上了菜,没有事干了,就拿上务好的蔬菜去县城里卖,一季下来卖不了几个钱,仅仅维持生活,有时老冯一生气就拿上菜来到上级的单位门口,大喊大叫的给领导脸色看,希望上级照顾一下,可怜可怜基层这些难以生存的工人们。
  父亲在家待着,心里也没闲着,他时不时的打听着站上的工作开展情况,希望老冯和小杨能给自己找个正当的职业来弥补生活来源的不足。有时,老冯的家人来了,待不上两三天就闹的鸡飞狗上墙的,老冯苦苦相劝,最后还落个没本事的下场。小杨呢,就更不用说,一个工农兵推荐的大学学生,开始在药房上班,根本看不了什么病,最后也是生活所迫,不得不放下大学生的架子,来干着摸猪身、看羊屁股的活计,每次从动物的肛门口取下体温计,用嘴吐上两口唾液,在动物身上一蹭,看体温,鼻孔总是怪怪的味道。
  要想给羊打吊瓶,开始总找不着血管,老冯还好些,若老冯不在就后悔透顶,总是用剪刀剪去羊毛,用手压了羊脖子的各处肌肉都感觉是血管,用针一刺,不是这儿就是那儿的,常让羊叫唤半晌,最后还是在老冯的指导下学会了打吊瓶。
澳门新葡亰76500,  一连几天的阴雨终于过去。大清早的,地上落下了一层薄霜,外出务工的人们骑车都开始戴手套了,棉帽是少不了的,不然脸冻脖子冷的。父亲呢,一直没有一件像样的棉衣,总是在那件破旧的棉大衣上破了补,补了又破的,穿在人面前显得寒碜。
  黑色的旧棉帽是二哥从部队托人捎回来的,整日穿着一件黄色的军用棉裤,脚下蹬着一双半旧半新的胶鞋。有人叫总是热情的招呼,然后跑去跑回的,把病问清看好。
  这天下午,地表的温度一下子低到了摄氏三度左右。父亲闲在家里没事,他和一个北村的教书先生下起了象棋,正当下的兴致时,门外闯进了一个人,一个父亲印象中有点陌生的外来人,“你,下棋呢。”
  “嗯,有事?”父亲没有抬头搭上了话。
  “啥事?说说吧。”
  “先抽根烟,暖和暖和。”父亲从口袋里掏出了一根自己舍不得抽的香烟。
  香烟在来人的手中点燃,咂在嘴中噗红噗红的抽了两下,来人开口了,“老任,今儿你一定要去,不然我真的活不下去了。”来人眼泪巴嚓的开始向父亲诉述。父亲在下棋中听后心情从平静变得烦躁,“那你先回吧,回去量体温,我随后就来。”父亲说完话后又低下了头,头脑中那个棋谱乱糟糟的开始不听指挥。一盘棋没有下完教书先生走了,一盘棋又摆在了父亲面前,父亲没有想到的乱棋。
  父亲问明了来人家畜的病情,心里思量着应该怎样去,去都拿些什么。
  父亲出门了,骑着车子,挨着冻,受着冷。骑车整整行驶了一个多小时,总算来到了东王村。
  走进村子,老远就看见一堆人低声议论着什么,“瞧,那一家人,上辈子准亏了人,不然他爸刚出车祸,他妻子得了重病,现在养的奶牛又成精了,还跳井呢,唉!祸不单行啊。”几个老少搭配的男女在村口议论,一看见不远处父亲身后的畜主,顿时哑然无声,四处分散开来。
  父亲隐约的也听到了那群人们议论的话题,怎么?那个人有问题?难道是——
  父亲心里多少落了实底,等着身后的畜主,随他来到他家的后院,老远就发现井台旁卧着一头四蹄不收的奶牛,父亲走到跟前,用手翻了翻牛眼,白眼仁多,黑眼仁少,不妙!恐怕不行。父亲在心里做出了肯定,“不行呀,你看,都没气了,鼻孔和嘴巴还冒着血。”父亲看着浑身湿漉漉的奶牛把不该说的话说尽。可畜主还是一个劲的求父亲,“看看吧,或许还有救呢。”

本文由澳门新葡亰76500发布于热门小说,转载请注明出处:【澳门新葡亰76500】老黄是个配种员

关键词:

第13节 暗算 西德尼·谢尔顿

麦修压抑着自己,直到伊晴紧抓着他、恳求他,命令他履行他用手指和唇舌所许下的承诺。他埋首在她柔嫩的双腿间...

详细>>

第09节 暗算 西德尼·谢尔顿

9她站在叔叔的书房里,这次她可以感觉到阵阵阴风。她看到夜色从敞开的窗户外涌进来。房间的暗处有一具石棺,她...

详细>>

第10节 暗算 西德尼·谢尔顿

“我直载了当地说了,爵爷。”蕾秋在书桌对面瞅着麦修。“我今天来是为了查明你到底在跟我的侄女玩什么游戏。...

详细>>

【丁香】升职记(小说)澳门新葡亰76500

绿原县组织部对全县各机关企事业单位发文,说要在全县各机关企事业单位范围内招考副科级干部若干名,号召全县凡...

详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