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门新葡亰76500-唯一官网

澳门新葡亰76500公司以抓质量为中心和服务为基础,每年进行技术研发,澳门新葡亰76500满足了读者的阅读需求,提供最多优惠与娱乐游戏项目。

有一个地方,我们都藏在心里【澳门新葡亰7650

日期:2019-09-30编辑作者:热门小说

  一
  “改变不了的东西,无论你再怎么努力,终究赢不来被正视的资格。”
  “你走吧!”
  好伤人的两句话。每每静下心来,阿素的脑袋就像被炸了锅一样,不停地重复着这些话。
  当初要是自己再多忍忍,现在会是什么样?要是不那么固执的话……
  想着想着,阿素那颗躲在自己坚壳里的脆弱就忽的震了一下,什么时候开始,自己也这么多愁善感开始胡思乱想了,都已经这样了,想再多还有什么意义?
  阿素猛的从地上站起身,胡乱扯了扯褶皱的衣角,借着窗外昏暗的路灯,走进洗手间按下开关,强烈刺眼的灯光猛的挤入眼睑,照的阿素一阵刺痛,睁开眼,阿素望向镜子里的自己,竟陌生了起来。五年了,原来时间真的可以让自己改变这么多,这眉宇间的冷气,都汇成了一条浅浅的小沟。
  五年前的一幕幕又一次浮开了记忆的薄冰。
  “你走吧!”
  “妈,你说什么呢?”阿素摆弄着自己刚剪的头发,并没有在意刘芸的话。
  “我说,我让你走!!你走!”
  “妈你开玩笑呢吧?”
  “我没开玩笑!”刘芸低着头,咬着牙,几乎吼出了这几个字。
  “妈……你让我去哪?妈,你说什么呢?”被突然的呵斥声震惊到的阿素停下手,茫然的站起身望向母亲的方向。
  忽的,阿素眼睛一亮,似是想起了什么,疾步走近母亲。
  “妈,你是不是听了什么不该听的话?妈,我说过的,那不是真的,我喜欢的是人,不是钱,我是你女儿……我是你女儿啊,我的话你都不信了吗?……妈……妈……你说话啊!”
  “你走……你走……”刘芸哭的泣不成声,但嘴里始终都重复着这两个字。
  “妈……你让我去哪?除了这里,我能去哪?你不是说过吗?我们母女一直一直不分开的……妈……我知道你不是真心的,妈,我真的没有……妈……”
  阿素几乎倾尽了所有力气,最终换来的只是空荡荡的房间,刘芸离开房子的时候,只回过一个侧面,一句话也没说。那是阿素五年里最后一次光明正大见母亲的样子,带着满脸的怒气。
  甩了甩头,拧开干涩的水龙头,阿素低头用凉水冲了脸,没擦脸也没用护肤品,关了洗手间的灯,阿素摸着黑走到了床边,一个背倒躺在了床上。好久没回过这里了,冰凉的床温透过衣服窜入体内,阿素缩成了一团……
  “妈,妈,你别走,你别走,妈!”
  阿素都数不清这个梦折磨了自己多久,每次从梦里惊醒后紧接着的就是绵绵无尽的失眠。盯着昏暗的天花板,阿素有种下一秒它就要塌下来的错觉,压得自己喘不过气。阿素猛的坐起身,打开手机,显示时间四点十分,还有一个匿名短消息,阿素不想也知道是谁。
  叮……叮……叮
  随着闹钟的一阵阵回响,空荡荡的房间里有着渗人的寂静,只是阿素早在闹钟响起的时候出了门。
  “我说你今天怎么穿的这么漂亮?”
  “哈……我嘛,每天都这么漂亮啦!”
  “……”
  “靠,我们那恶心的老板,整天就知道让人加班,你看我的黑眼圈……呜呜呜……”
  “……”
  “……”
  浓烈的香水混杂着包子、豆浆、韭菜饼……
  各种味道和杂音充斥在车厢里,阿素闭着眼尽量无视身边的一切,思绪飘出了车厢。到站的时候车身忽的一个颠簸,摇醒了快要睡着的阿素,估计是今天起太早的缘故。阿素慌慌张张的离开座位朝车门走去。
  “他妈的不知道站台旁边不能停车啊?眼睛瞎了还是脑子进水了!……”司机师傅大声嚷嚷着,仿佛那个停错车的人能听见一样。
  阿素下车的时候瞥了一眼司机师傅,他边骂边用手纸擦着额头上的汗水,不知道是累出来的还是吓出来的,但是阿素明白,他已经被生活磨去了对这份工作最初的热情,就像现在的自己,是人是躯壳,自己也不清楚,总感觉再不回去,自己的生命就快干涸了。
  “来这么早?”
  “你不也是?”
  “哈哈,我嘛,要为了咱俩的将来努力的……你明白的……”
  “……”
  “早起原来也蛮爽的哈,空气好,看见的人更好。”
  “……”
  “不过,你起这么早是不是还去锻炼身体,比如跑跑步做做操之类的……”
  “没有。”
  “那你起这么早干嘛?不会是……想快点见到我吧?”
  阿素瞪了一眼脸快要开花的林方,瞬间,林方就乖乖的像个孩子了,在阿素面前,所有人都知道,林方是另外一个人。
  “哎!我说,大清早的能不能给我点阳光,我快被你阴死了。”
  “我不是太阳。”
  “我不奢求什么太阳光的,给我点一百瓦的照明光就行,本少爷嘛,唯一的缺点就是容易满足。”
  看着林方干净的脸庞,阿素真想凑上手去摸一摸……
  但仅几秒的时间,阿素就恢复了以往的冰山脸,用一个“切”字,打发了林方昨晚辛辛苦苦定了整整五个闹钟早起的一切,也暂缓了自己内心的煎熬。
  阿素背对着林放的眼里,有着自己想摆脱的东西,唯独离这个人远点,自己这么久以来堆砌的城墙,才不会倒塌,以致功亏一篑。
  看着阿素离开的背影,林方真想一个箭步冲上去对阿素破口大骂,但一直以来,从他们认识到在一起,再到分手,林方始终怀揣着对阿素莫名的心疼,在林方的世界里,阿素每一个眼神里的情绪,他都恨不得替对方把一切都解决了,那种难受到窒息而无能为力的痛苦,除了林方,没有人能理解。
  有时候,林方也会一个人独自懊恼,他妈的自己这么用心到底干嘛,别人又不领情,可转念一想,当初分手很大一部分责任在于自己,要不是自己的一意孤行,也不会让阿素落得如此境地,作为男人,就应该做点像个男人的事。
  盯着阿素的背影林方缓缓倒退了几步,便转身出了公司。
  “两份煎饼果子加青椒,是不是?”邹叔笑眯眯的,眼睛盯着不停忙碌的手里。
  “今天就要一份。”
  “怎么咧?小素么来上班么?哈是生病了?你么去看看?”
  “不是,是我不想吃。”
  “都已经做咧,么事儿了,一份就当送你喽。”
  “不是,邹叔,我……不过,您这不是还没做第二个呢么?”林方尴尬的用手指着饼子说道。
  “么事咧,么事,拿去吧,你们天天照顾我生意嘞!我这个糟老头啊,人老,脑袋瓜子好着嘞!你们的好哇,我都记着嘞!感激不尽的呐……”邹叔并没有理会林方指出的错误,只是一个劲麻利地做着手里的活,嘴里不忘叨叨有词的感谢。
  看着眼前这个饱经风霜,看似上了年纪的老人,林方想起了阿素曾经告诉过自己的一些事,关于邹叔。
  
  二
  邹叔,年龄看上去就像阿素初见他时的那样,是会让人毫不犹豫喊大爷的,每次阿素路过那,都会被他那仿佛永远不会凋谢的笑容所吸引,而非他的早点,一来二去,天南地北的聊了些,邹叔和阿素竟成了一对忘年交,知道邹叔的实际年龄也不过四十出头后,阿素就立马改口了。
  邹叔是个老实人,但有一个缺点那就是太封建,阿素告诉林方的时候,还被他固执的封建思想所影响,也认为生儿子比女儿好,而林方只是迷惑地看看这个身为女儿身的女朋友几眼,用无奈的无言表达自己的立场。
  邹叔的前三个孩子都是女儿,没办法,家庭条件有限,没有等着生儿子的钱了。无奈邹叔想到了一个暂缓家庭负担的办法,把只有三个月大的女儿送人,等家庭条件好点后再要回来。邹姨当初是死活不给,说是有自己一口吃的就有孩子吃的,但最后还是妥协了。我们都相信不是父母们不够爱孩子,错就错在她活在了亲情可能会输给生活的年代。
  话说回来,谁都不难想到,谁会把别人的孩子养大再还回去,可邹叔就是这么个固执又老实的人,相信那个人是好人,答应自己的就一定能像自己一样坚守承诺。另外自己给出的条件也不差,等女儿长大后,让自己的女儿给对方养老,条件是要住回来,这还不包括邹叔间歇性的去“看”他的女儿,物质或者精神上。
  一年两年三年四年……
  招儿(邹叔被送人的女儿)四岁多了,可邹叔找不到招儿已经有两年多了。招儿的“爸妈”带着招儿搬家了。
  邹叔的精神气儿一下子就垮了下来,信任也在一瞬间被摧毁了。邹叔说过一句话,阿素至今都觉得精辟,那就是信任和挣钱其实差不多,难挣,好花。
  虽然穷,但穷有穷的过法。招儿不见后,邹婶一直埋怨邹叔,没过多少日子,邹婶就带着两个女儿走了,回了老家。这下好了,邹叔家最初的节奏已被完全打乱,所谓的日子也成了邹叔的暗房。
  距离这些事已经有十几年的时间了,算起来招儿现在也有个二十出头了。
  虽说邹婶一走就是十几年,但邹婶并不是特别不通情达理的人,不愿意回来只是单纯的不想回到这个伤心的地方。邹叔邹婶虽两地分居,过得还是像一家人一样。
  说起这十几年,邹叔干遍大职小工,为了两个女儿的前途真的是苦尽了心肝脾肺肾,比同龄人整整老出了十来岁。好在穷人家里出人才,两个女儿都很争气,各自在各自的道路上都有些许的成就。现在生活好了点,邹叔也就选了个不怎么费力费脑的事情,挣点钱过不让孩子操心的日子。
  邹婶其实一直想让邹叔回去的,邹叔不回去,也是因为心里的那个洞,估计唯有招儿出现才能补缺。
  招儿失去联系后,邹叔也没去找,邹叔知道,想要找一个故意躲你的人,是有多难。现在邹叔每天都骑着个电三轮,踏遍大街小巷,长期住在这里的人,也就都知道了这个卖早点的寻女儿的‘大爷’,同时邹叔也实在想不出比原地等待更好的办法了。
  阿素曾经一度认为,邹叔没必要这样,只要招儿过得好,怎么样都好,干嘛非要找回来,人在哪不都一样?归根到底还是为了生活。邹叔就只是摇着头,说阿素不懂,阿素还小。
  认识邹叔的五年里,他的一如既往让阿素才终于明白了这些背后的重点,一个完整的家的意义。
  
  三
  阿素坐到自己的位置上,望着一摞一摞的文件,莫名地心烦,起早贪黑累的就像是个狗,没有人分享过程的艰辛,也没有人分享成果的喜悦,一阵阵无力感瞬间席卷了全身。手杵着头一点都不想动。
  “怎么了?头疼?感冒了?要不先吃点东西吧?”林方站在阿素身后轻拍道。
  “没事。”阿素边说边刻意把椅子朝桌子方向拉了拉。
  林方被这一小动作瞬间给激怒了,爆发了一直以来积攒的怒气和心疼。
  “你是白痴吗?你特么到底想怎样?都这么久了你能不能有点样子,你看看你现在,牵着过去活着有意思吗?你知不知道你这样,把我快折磨疯了,整整五年,我特么就像个傻子一样在赔罪,我是爱你,但你至少要让我知道我特么这么做,到底有没有意义?谁没犯过错,难道就连改错的机会都没有吗?你不觉得这样对我太不公平了吗?”
  阿素震惊到连把手从头上放下来都忘了,就这么杵着,听着林方在自己背后肆意发泄,而大脑却一片空白。阿素不知道自己只是单纯的和母亲怄气,竟让林方错觉到以为当初是他的错才造成今天的自己,呵!真是好大的误会。
  林方看着一动不动的阿素,说着说着就忽的软了下来,怒气也消了一半。
  “阿素,我爱你,真的爱你,一直以来都是。你没有了家是我的错,但我向你保证,我可以给你一个你想要的家。我们结婚吧!好吗?”
  阿素从听见林方说自己不成样子就觉得委屈,眼底泛起了泪花,间间断断听完这一大堆话之后,眼泪都快花了妆。阿素也没擦,缓缓地站起身,也没转身就说了一句话。
  “林方,怎……么办?我……好累,我想……家,我想回家”
  林方从身后伸手抱住了阿素,五年来第一次接触彼此,那种失而复得的感觉带给阿素的不仅仅是温暖,一直以来的坚强终于可以暂且放在一边。
  那天,林方送阿素请假回了家之后,就一直陪着阿素,听着她讲了很多,关于这一切。
  阿素觉得自己和邹叔的命运是一样的,都是被家遗弃的人,可邹叔知道,阿素和自己不一样,邹叔那个家的空缺是很难补回来的,但阿素能,只要阿素放下自尊和委屈一切就都没事了。
  在来这个小城市打拼的时候,那时邹叔眼里的阿素还是一个很幸福的姑娘,无忧无虑,大胆好闯,虽说是单亲,但不难看出她们娘俩过得并不粗糙,因为从一个人的性格里就可以看出很多。
  邹叔看得出,五年前,阿素妈妈狠心赶走女儿也是失了理智的做法,而阿素之所以久久不愿意原谅妈妈,是因为人都有一个自私的特性,就是对自己最亲的人要求太高,太苛刻。别人的一个错误你可能换个方位思考就会轻而易举的解决,而换做是自己亲人的时候,可能事情就会弄的比源头本身更为复杂些。
  而阿素也始终觉得,是妈妈欠自己的。
  五年里,阿素妈妈找过很多次,每次阿素都是躲着不见,就算见了也是默不作声。
  阿素告诉林方,不是自己不想回去,是自己不甘心这五年来所背负的痛苦。当初被自己的妈妈说一切都是自己的错的时候,那种不被信任,被抛弃的感觉,真的很难受,很绝望。爱情是两个人的事,阿素说,自己爱上林方是命运的安排,可被自己的妈妈当成了攀富,丢了妈妈的脸,也背弃了亲情。阿素告诉林方,这一切和他没关系,当初决定要让父母们知道这件事,不是只有林方一个人的想法。怪就怪在大人们的事情却要孩子来承担受苦。爱上曾经闺蜜现在却是情敌的儿子,确实会让做母亲的接受不了,但命运就是这样安排的,顺着命运走的我们又能有什么办法呢?
  阿素说,刘芸并不知道,五年来,自己偷偷看过她很多次,想抱她的冲动无数次,被抑制的情感和委屈要是歇斯底爆发可能都会让自己得病。
  那天晚上说了很多,唯独阿素没有告诉林方,林方妈妈找过自己的事,这也是阿素想彻底离开林方的主要原因。
  林方妈妈曾经说过,改变不了的东西,再怎么努力都是不会被正视的。只这一句,阿素就明白,自己是不可能像电视剧上面演的那样,有情人终成眷属。但是她恨林方的妈妈,让自己的爱情就这样终结,自己的家也成了现在这个样子。
  当初离开的时候,阿素一度想过要报复这个女人的,可她是林方的妈妈,不是别人。所以五年来,看着人来人往,故事的演变,所有的仇恨都化作了流水,沿着时间的长河流走了。但唯独放不下对妈妈的抱怨,因为阿素觉得委屈。但在阿素心里,家一直都在,只是小姑娘的脾气有点倔得严重。
  那天晚上的阿素脆弱得就像一只绵羊,收起了扎人的刺的她,终于暴露了一直以来的渴望,藏在心底的地方终于见了光。同时阿素也表露了自己想了很久的决心,不再违背妈妈的意愿,选择叛逆的做惹妈妈不开心的事情,包括爱上林方。阿素说,曾经认真地爱过就够了,这个世界有缘无分的人太多了,时间久了一切都会好起来的,也还是好朋友。
  世间很多东西是无法用常规解释的,比如亲情。你要求它可能比任何一种感情都高,但你心里始终都在在意着,无论过程如何,但结果都是一样的,最终都会回去。
  林方不会想到,自己等了这么久,会是这种结果,有点懵,但还是苦笑着接受了。林方也并不觉得失望,想着走一步算一步,以后的事谁也说不准,想到这里,林方就舒坦了很多。
  后来,阿素还是回去了,那个有个一直等着自己的妈妈的家,原谅了妈妈,也做回了那个更懂事的好女儿。
  再后来,阿素每每遇见邹叔,总会被他为了一个完整的家的执着一次又一次惊醒,他的存在仿佛对自己来说就是一个警钟。
  虽然邹叔一直未能找到招儿,但阿素相信,招儿现在一定过得很好,以此来回报邹叔的爱。
  阿素最后没有和林方在一起,所以很多爱情还是不得不建立在现实上的。而有一个地方,虽然我们曾固执的视而不见,但它一直都在心里的某个位置,那就是家。   

她喝完鸡汤,就觉得很辛苦。然后也就睡觉去了。

“吃饭了!”素素速速跑出来,妈妈又开始唠叨。“素啊,你物理学的最不好,要不然妈妈给你请个家教吧?”预料之中的沉默。救星般的,手机开始闪烁着哥哥的手机号。“妈妈,我们这儿有个流程需要父母参与,不然您现在来一下吧。”只见妈妈点点头,拿卫生纸擦擦嘴,便留下阿素一个人,急匆匆的出门去了。

过两天期中考的成绩就出来了,这两天哥哥也老不在家。为了避免无聊,素素临回家前先给哥哥打了电话。知道哥哥在家里,才不急不慢地回了家。和阿岚走到分别的岔路口,像往常一样道别,急匆匆的朝家走去。按了门铃,林苏很快为她开了门,妈妈也回来了。“阿素,我下个星期天就走了。”“什么?”“我们打算提前去熟悉熟悉环境,再稍微预先学一点儿东西。”即便如此,林素也很难去想象没了哥哥的冷清的家庭。这时爸爸回来了,看到家里安然的景象,知道阿素的卷子还未发下来。

“辛苦了,嗯,阿苏也快是个大人了。”父子间的默契堪比母女间的。“和学校那边的学长什么的有联系了吗?自己出门可是要操心的呀。”爸爸抽了根烟说。“当然准备好了。”林苏脸上还是挂着温和的笑。“学习并不是最重要的,最重要的是与人接触。”妈妈终于忙完了。“是呀哥哥你要多交些志趣相投的朋友。”阿素也赶着说。热气腾腾的菜映出人们脸上的笑意。“哥哥班上还有一起保送去的吧?”“有啊,一个。”“互相照料吧。快吃菜,快吃菜。”看到菜没人动,大人们赶紧招呼着。

“阿素,考得怎么样?”回到家,林苏和父亲都在家。一扔书包,阿素便进了自己房间的门。拦下爸爸,林苏跟了进去。林素淡定的拿出书和作业,便准备写作业。“哥,你先出去吧。”林苏轻轻地绕过妹妹,悄悄地带上了门。没一会儿母亲回来了。到了吃饭的时候,林素说:“感觉数学没太考好。”气氛识相的很安静。“没关系的,考得好不好都无所谓,重要的是你在其中在总结啊。”“是嗯,”阿素打断了哥哥的话。妈妈看着一对儿女,默默地摇了摇头。“快吃饭吧。”爸爸张罗着。

时间过得很快。下学期转眼就过去了一半了。家长会开了两次,一次进了前二十一次没进。她的个头又窜了半公分,体质还是比较差。

一下车,阿素就看到了几个熟悉的背影。果然是同班同学。这个时候曾浦转过身,正好看到走过去的阿素。先礼貌地打了一个招呼,就开始没话找话。“今天的天气好好啊。”“是啊,小梦怎么还没到。”外边还是有点冷的,林素跺着脚说。正巧这时接到小梦来的电话说自己可能还要晚会儿,再过一会儿到,让不要等她了。

第二天来到学校,正好在走道碰见了宋岚。宋岚和覃英结伴走着。“阿素!”宋岚赶快来到她身边招呼她。“覃英说他这次考得特别好。”“是吗。”覃英看到两人聊得开心,便自己往前走了。于是宋岚又问起阿素考得怎么样。紧接着走进了教室。刚考完试的时光是最休闲的,因为距离卷子出来时间很久。然而老师是不会允许这样的放松气氛的出现的。“这次考试数学只有三分之一的同学上90。”林素立刻就低下了头。“好了,现在开始上课。”

“宋岚。”阿素回头叫她。正紧张的补作业的宋岚猛地抬头。“我不想写作业了,咱们出去转转吧。”放下手上的笔,俩人一起走出了这间教室。空气已经渐渐温暖很多,但大风轻易地吹开那最最脆弱的屏障。“今天地理老师好像不太开心啊。”“就是,作业超多超难。不知道哪根筋不对了。”没有办法,副科就是副科,比不了主科。

上课铃又响了。教室里恢复寂静,每个人的脸上重新换上严肃。“今天我们讲新的一章,简单分子和简单结构。”老太太的脸永远绷得很紧。不过学生们也不敢放在心里。“老师,我认为这个结构还有另一种形式。”林素举手说。“你说。”化学老师向她投来慈祥的目光。她上去急匆匆地把化学式画上去。看到老师欣慰的眼光,又赶紧走下来。走回座位。课程继续。身边有人对她投来异样的目光,更多的是纸笔摩擦的沙沙声。“其实下一道题我们就能看出这种思路还是可取的。”化学老师扶了扶眼镜,说。眨眼间一堂课又过了过去。下课铃刚响所有人几乎都趴在桌子上,送走了化学老师。

会餐其实很简单,主要逛街还是目的。女孩子都各看各的,虽然钱都不多可没有人会坏了兴致。随便买了些东西后,华灯初上,人人都作别回家。

春天带来了新的生命力。天是亮了很多,但温度倔强的停留住。对着窗户一呵气就能看见春天的形状。这个时候也能想起许多物理现象。可不是吗,有好多跟窗花有关的物理题呢。

今年已是初二,学业自是较重。回到家中,大呼小叫的让妈妈快做饭吃。“素啊,你看看哥哥把全部的精力都投在学习里,你现在不努力,将来有你好受的。”“哎哟妈呀,我都快饿死了,你可别忘了我还在长身体呢。”放下书包阿素关上门郁闷的去写作业了。哥哥虽然只有17岁,却因为学习好被保送上了北理工,很快便要去远方读书。最近到处递材料,久不见人。爸爸出差,家里便冷清了不少。

“哥哥呢?”手里提着菜,提前下班的爸爸环顾四周,问道。“不知道,可能一会就回来。”“给他打个电话吧。”爸爸放下手里的菜。阿素拨通了电话。“哥。”“阿素,我马上就回来了。”“好的。爸爸回来了。”爸爸说要弄个红烧带鱼,还要炒个青菜煲个汤。看看表,离妈妈回来还有一会儿,她便在家里左转右转,打下手。

离林苏赴京的日期一天天的近了,他用尽可能多的时间在家陪父母和妹妹。他买了麦当劳回家,准备等妹妹回来和她一起吃。

终于熬到了放学。在校门口与宋岚一分手,阿素便朝家走去。回到家,一见面哥哥就高兴地说:“阿素,我下个礼拜的飞机。”“啊?那报完到呢?”她问道。“可能就不回来了吧。”哥哥笑着说。“素,你哥这两天学校的事情很忙的,特意来和你道别。”妈妈又插了进来。“嗯哦,那哥哥可要准备好,千万别落下啥了。”阿素很担心地说。“以后要好好听妈妈的话,知道不?”阿素点点头。看看墙上的钟,最辛苦的爸爸还不知道几点回来。都六点了。

假期就这么一天一天的过去,作业没写完,古诗背得差不多,再开学就是初三,然后就中考了。开学与假期的差别并不大,阿素匆匆地开学,准备迎接人生的转折点。

《漂洋过海来看你》是她最近正在听的一首歌。“在漫天风沙里”“我竟悲伤地不能自已”让她感触颇深。是一种意境。天气还算好,在公交车站,她看到了几个已经在等候的伙伴。“阿素。”“阿素,真羡慕你哥哥,学习那么好,还能提前逃离苦海。”刘乔说。“对呀,我们就像蚂蚁一样。”阿素苦笑着应和着。看到就差宋岚没来了。

新的一天接踵而至。放下书包,眼前的作业本已经堆成了不小的一沓。并不断增加着。把作业抱到办公室。便大出一口气回到教室。在走道和同班的同学寒暄几句,赶紧回到教室落座。难得程温没在那儿埋头苦算。还客气的给她打招呼“昨天作业写完了吗?”她愣了愣说:“没有。”然后坐下开始补作业。饭有吃完的时候。而作业呢?永无止境。

“你们语文卷子交了?”路过的同班同学投来异样的目光,然后三个人一起走回了教室。楼底下打篮球的男生,是另类的存在。而成绩,却是挂在每个人身上最醒目的标识。

回到家,已是九点过了。即便是难得的周末,素素也只能打起精神继续投入题海。哥哥劝她早点休息,被妈妈赶走。回到屋子里,打开台灯,白色的卷子一张连着一张。想想没事干,肯定没睡的就是这些夜猫子同学了。她试探性的发给宋岚:“阿岚,没睡吧”手机很快就震动了起来,果然是阿岚的短信。聊了一句没一句的就问道作业,结果果然没人写完的。“你明天有什么计划?”阿素问道。“不知道,大概就是写作业吧。”“……”发了一会儿短信。听到了脚步声。“林素有什么不会的没有?”“没什么。”妈妈看着一张张白花花的试卷和目光涣散的林素。说道:“吃得苦中苦,方为人上人。”问阿素准备几点睡觉,还有作业能写完不。林素说大概一两点。她便说去煲点儿汤给阿素补补。不需要。没听到阿素的话,为了儿女也是改变了自己的生物钟。一两个小时后一锅热腾腾的鸡汤就出锅了。这时辛劳的母亲才回屋去睡觉去了。

风吹雨橙花    眼泪 被岁月蒸花

“阿素,出来吃饭了。”听到父亲的招呼声,阿素赶紧放下手中的卷子,准备吃饭。“一寸光阴一寸金,寸金难买寸光阴。你不让她多写会儿作业,明天又该赶不上进度了。”母亲的唠叨永远无休止,而父亲忙应和着“吃好了再写作业吧。”招呼大家吃饭。

回到家,果然是空无一人。林素便给妈妈去了电话“妈,哥哥说他今天不回来了。”“好,回家说啊。”妈妈很快挂了电话。而门铃很快响了起来。打开门,果然是风尘仆仆的妈妈。“怎么说好的又不回来了。”妈妈果然开始抱怨了。“说是住在邱君家了,他们不是要一块儿去北京吗。再说了,爸爸一会就回来了。”妈妈拎着菜,进了厨房。钥匙声响起,是爸爸。“听说小苏马上就去报到了?”“是呀,我也听哥哥说了。”“唉,怎么这么快呀,现在孩子都长大的太快了。”林素不等母亲催促,回屋写作业了。

犹豫半天,阿素还是摇摇头。罕见的,学霸开口,林素内心一阵抽搐。学霸说:“你怎么不吃了。”


看了会儿衣服,逛到一家饰品店。已经没有几个男生。而学霸还在。被女生忽视了,开始刷手机。“阿莹,你看这个手机链好看吗?”林素看上了一个粉色的小熊。但是50多块,实在属于奢侈品。得到了同伴的认可,林素又想问问男生的意见,就看到了杵在门口的曾浦。虽然觉得问他不甚妥,但好歹是个熟人。而未待她开口,就先看到了男生不屑的目光。“你们女生都喜欢这种奇奇怪怪的小东西。。”“不好看吗?”她硬着头皮追问。男生固执地摇摇头。“我觉得这个才好看呢。”曾浦转身走进店里。 看到一只褐色的塑料小狗挂坠。于是曾浦问她,觉得这个怎么样,说:“你喜欢吗我送给你呀。”虽然不知道价钱,但林素赶紧摆摆手走开了,而曾浦却拿下了挂坠。走到收银台付了钱,男生又走出了商店。拿着吊坠在两手间把玩。等到林素出来,他把吊坠送给了两手空空的她。林素感到自己收也不是不收也不是。只得问他:“这个多少钱啊?”“5块。”……“谢谢啊。”因为觉得不算贵,又不好意思拂了别人的面子,林素只好匆匆把曾浦拉到一边问他“为什么要送我礼品呢?”“又不贵,看你们女生喜欢这种小东西,送你玩玩,图个开心。”林素无奈地叹了口气。接下了。

埋身题海的阿素短短一下午就搞定了十来张卷子。懒得对答案,就收到了书夹里。午饭没吃,但是午睡不能少。美梦是被手机铃声吵醒的。有人在班级群里发qq。聊着作业就聊到了想组团。阿素也受到了邀约。“去哈留广场吃饭吧。”有人建议。得到了应和。征得父母的同意踩着点儿阿素就离开了家。日子越来越长,太阳还没下山。坐上公交,她很快就到了。已经有同学到了。看了下,没看到宋岚的踪影。想拿出手机给她发消息,旁边有人拍了下她的肩膀。回身一看,是某位学霸。“曾浦?”“宋岚说她不来了。”“哦。。”“你怎么知道的。”曾浦走了。宋岚也重新走进人堆儿里。“大神,作业写完了吗?”曾浦个子不高,可是却很特别。“当然没有了。”状似很轻松的回答。闲聊几句,一群人嘻嘻哈哈地走进大厦。女生们聊着聊着便没了话题。一群人选了个饭店落座。邻近坐了两桌。曾浦恰巧坐在林素身边。甚少与大神接触的机会。

一切都按部就班的进行。她考上了直升的高中,习惯了一周一次的视频通话。天气比原来好多了。但活得不算轻松,还是经常考虑自己的前途。

假期开始了,而春光明媚,孩子们努力。写完数学写英语,写完英语写生物,这是所谓美其名曰的搭配学习。想玩电脑,就和妈妈偷偷商量后登了下游戏。这个时候接到了宋岚的来电“阿素干嘛呢?”“玩电脑呢。”“出去转转?”“嗯……”阿素沉吟了一会儿,换上鞋,走出了家门。刚到楼下,就看见了同伴。“走,我还约了曹茗她们,去万达吃饭。再顺便逛逛街。”“啊?我可没带钱包。”“没事,我请你。”宋岚一拍她的肩,一起朝公交车走去。

“喂。”林素小步追上,觉得曾浦今天实在反常,不知道学霸抽什么风,赶紧跟紧问:“你今天发生了什么特别的事情吗?”对方没有直接回答。只是往前走。这个时候,林素的手机响了,果然是哥哥。看着闪烁的屏幕,阿素跑到一边接了电话。“林苏?”“喂,你在外面?”对方也传来嘈杂的人声。“是的,你们那儿还好吗?什么时候回来吗?”走到无人的地方,林素坐下。“可能下个月吧,挺好的,我给家里打过电话了说你也挺好的。别太累了。”对面的人语气里稍微带着点儿着急。林素急忙应付几句,挂了电话。回头已经找不到曾浦。走回商场,刚准备打道回府,又发现了学霸的踪影。看到他还在转悠,阿素准备道别就回家。可是学霸抢先开口:“你来啦,好像是你哥哥哦?”林素说是。“好羡慕你啊。其实我真的很羡慕你。”“呃……”这回她真的不知道怎么接了。夜色开始逐渐笼罩了一个边界小城。这次真的要回家了。与同学道了别,林素赶上回家的公交。

没有父母会说孩子成绩不好,但他们会用自己的脸色和行动影响家中的氛围。好在还有哥哥在。毕竟是过来人,他觉得妹妹的思维属于逻辑思维比较好的,所以劝慰父母不要担心,要给时间和空间,毕竟才初二。但又有几个父母能真的看得开呢?只有阿素向他们汇报了班里有几个人上了90,多少个人还排在后面,他们才放了些心。离自己的出发日子又近了几天。终究还是舍不得自己的孩子离家太远啊。

终于下课了。几乎有汗水从他们的头上,脖子上滴落下来。老师随意的带上门,而教室里仍然是一片死寂。陆续的,才渐渐有人站起来,悄悄地打开门,走出去。林素站起来,感觉有点头晕,头往后转,宋岚仍埋头看题。她晃晃悠悠地走出门去。恰好遇到化学老师。教化学的是个老太太,她看着很慈祥,但在教学方面抓得很严。

“阿岚,今天的数学课后习题的第三题你会做吗?”“会。”“那你用微信给我发过来吧。”打开微信,看着宋岚传过来的照片,又听到了开门声。

这个时候,小梦匆匆赶来。人到齐了便分成组自己去玩。看到学霸对自己打开了话匣子,林素也只得礼貌地问他要不要逛街。曾浦没吱声,只是跟在后面。

程温是班上新转来的同学。因为是南方人,所以一口南方腔备受男生们嘲笑。好在他长得还是五大三粗,很快便融入了圈子。“据说你的英语很好哦?”班里的男生问。程温一副不好意思的笑。“一般吧。”班主任老师看到大家相处得还算融洽,欣慰地说:“大家要照顾一下新同学,虽然是南方人,可是听说得过数学竞赛一等奖呢。”于是班上又来了一个同学。

回到班上,阿素看到同桌趴在桌子上,就晓得不光是自己作业没写完,大家也都没什么好果子吃的。上课铃一响,班主任便意气风发的走进来。“我知道同学们的周末都过得很辛苦,咳咳,”“但是,大家也不要忘了抽空背一背诗词节选什么的,不需要刻意去背,多读几遍,自然就会了。”看到门外的物理老师进来了,她赶紧让出位置。把地方腾给对方。两个老师礼貌地打个招呼,一堂物理课就开始了。女生们连个大气都不敢出。物理老师是个早早秃顶的中年男子,但是为人很低调,逻辑思维能力强的大家也是足以忽略了。

初二一过便是初三。初三=中考。语文该背的诗也已经差不多了,作业的量基本变化不大,但肩上的负担却好像一天天的越来越重了。

太阳已经升起。还在赖床的阿素用被子遮挡住刺穿玻璃的阳光。可是阳光太温柔又任性,再也无法忽视家里嘈杂的背景。慢吞吞地下了床。打开房门,妈妈的早餐已经凉了,林素熟路地放到微波炉里。冲了奶,妈妈才忙完来跟她打个招呼。吃罢早餐。她开始构造怎样开始假期的一天。既想出去玩,又想赶作业。于是写着写着作业就不由自主地拿起了手机。单调的主题,简单的游戏。拿起又放下,开始写作业。写完了一张数学卷子,开始做语文。恼人的阅读题,但总归就是体力工作,只要努力总能做完。勤勤恳恳地写完了五张卷子。毫无吃午饭的心思。而老妈的唠叨却永远无法缺席。“阿素,来吃饭吧!”林素无奈地说“不了,妈。”“怎么能不吃饭呢。”“不了不了。”知道女儿的作业要紧,母亲也就停止了唠叨。

而林苏扒拉两口吃完,坐在林素旁边问:“你想考哪座大学呢?”放下卷子,林素说:“山东的大学。”“北大清华?”“不想。”“交大复旦?”“家里蹲吧。”……周末过的最快,周一是学生们最头痛的时候。

悄悄进了家门,和父母打了招呼,回到自己的房间。随手拿来一句试卷。开始填空。一直写到12点,拿出手机开始听歌然后爬到床上。爸爸悄悄地敲门,拿下耳机,爸爸轻轻地进来。

关上门。厨房开始忙碌。他们做了孩子最爱吃的菜。一边抱怨着林苏最近总在外面不归也不管妹妹。听说了儿子吃完饭再回来的消息就各忙各的去了。吃饭的时候大家默契的不谈学习。开始聊起这个暑假计划。林素说听哥哥的,这个时候哥哥提着篮球满头大汗的破门而入。“哥哥你说暑假你去学校吗?”“当然了,你们出趟国呗。”来不及说话,先灌下了一壶凉开水。

“江菱,能不能借你的习题册看一下啊。”看着身边安静写题的女同学,脑子一团乱麻的阿素向她求助。看着递过来的本子,密密麻麻的对号与红叉和笔记占据了所有视线。与自己的习题对了一下,觉得并没有发现什么错啊。“找到了吗?”对方头也不抬的问她。“没有。”把本子按原样给对方放回去,林素这才突然有了思路。“阿素,你上次错的那道题我们今天考了啊。”宋岚戳了戳她。“对啊。我这次没错啊。”“我觉得数学真的还算简单。”“是的,但是很容易错。”

现在的初二已经不比原来的那个时候,可以说已经是让人谈题色变。学生们的负担已经重到了某一种程度。但是好在学生们都尚有应对的法子。抗压能力已经百炼成钢。老师布置的卷子无论有多少他们都能写完,当然正确率就无法保证了。上有政策。上课还有人在私下里传纸条。“阿岚,你看没看这届春晚啊?我觉得韩国那个都成成挺帅呢!”阿岚不想理她,简单的写上看了便赶快开始记化学笔记。对于初二的学生来说,化学应该还算是挺难的一门课,地位就在生物和数学物理之间吧。可还别说,阿素在化学方面还小有天赋,才一学期就混上了个化学课代表当。尽管如此,大家还是丝毫不敢松懈,所谓天赋,用几分努力便超了过去。

本文由澳门新葡亰76500发布于热门小说,转载请注明出处:有一个地方,我们都藏在心里【澳门新葡亰7650

关键词:

醉人的秋风

(上) 庄稼齐身了,绿得心慌,满目郁郁苍苍,肆意流淌。土路上遍布胶皮轱辘车辙的痕迹,坑洼不平,布鞋底嚓啦...

详细>>

第14节 暗算 西德尼·谢尔顿

“柯契斯,今天到处都流传着一个有趣的流言。”雷亚泰在麦修的椅子对面坐下。造谣生事的想必就是雷亚泰了,麦...

详细>>

暗算: 第03节

3不知何故,麦修有种被人猛揍一拳的感觉。他不明白自己为何有如此激烈反应。片刻后他才领悟自己没有料到会听到...

详细>>

第13节 暗算 西德尼·谢尔顿

麦修压抑着自己,直到伊晴紧抓着他、恳求他,命令他履行他用手指和唇舌所许下的承诺。他埋首在她柔嫩的双腿间...

详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