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门新葡亰76500-唯一官网

澳门新葡亰76500公司以抓质量为中心和服务为基础,每年进行技术研发,澳门新葡亰76500满足了读者的阅读需求,提供最多优惠与娱乐游戏项目。

第十一章 凶犯(【澳门新葡亰76500】天狗原著) 张

日期:2019-10-02编辑作者:热门小说

当岁月把人推向生命晚秋,日子开始重复几个单调的音阶,怀旧便成了一种习惯。除却吃喝拉撒,思绪总是在往昔徘徊。越是年代久远,记忆越是清晰。莫非在这世上走一遭,轨迹真是一个圆?终点与起点原本就是二合一?
  老川不知道自己从啥时起,开始思考这样的哲学命题。想想就感觉滑稽可笑。他冲着镜子里那个满脸核桃纹,一头华发的老头儿挤眉弄眼时,发现他额头上的川字更加显著了。明明是笑着,却还是一副苦大仇深的模样。
  “唉!人的命天注定,着急上火也不顶用!”老川嘴里嘟嘟囔囔,念念有词。不晓得是在自我安慰还是愤发感慨?反正是啥也不重要,除了他因脑溢血落了后遗症口齿不清,没多少人听得明白之外,再就是,他所在的养老院生意挺火,近阶段人满为患,自然不会有人给予他特别关注。挨着他坐的那位老太,倒是一直瞅着他乐,可惜耳朵早已聋了,就是冲着她大喊,在她听来,恐怕也和蚊子哼差不离儿。所以,老川也基本不报啥交流的奢望,更多时间,就这样全身心沉浸于一个人的世界自得其乐……
  说也奇怪,他老川今年七十出头,和老伴儿共同生活了近半个世纪,并育有两儿一女,可自从老婆子前两年走后,自己竟很少梦见过她。倒是另一个女人的影儿时常在眼前晃悠。这让偶然醒过神儿的老川感觉咋咂摸心里也挺不是个滋味:“虽说孩儿他娘脾气不大好,整天摔摔打打,但毕竟和自己苦熬了这么多年,好不容易把老人送走,孩子养大,自己却一天福没享就去那边报到了……”
  但世事有时就是说不清道不明。连老川自己也诧异,那个叫草儿的女人竟能牢牢刻在他的脑海,以至于死了这么多年也没能落在岁月的夹缝中,反而在这个节骨眼儿上,总飘来陪伴他的孤寂……莫非真是她在天之灵一直还惦着他们的那段情?
  老川想到这儿,忍不住“扑哧”笑出声来,哈喇子竟顺势淌了他一前襟。
  “哟!想起啥好事了老川?高兴成这样?哈哈”正好从他身边路过的服务员小赵,一边拿卫生纸帮他擦拭一边习惯地开着玩笑。
  “嘿嘿~嘿嘿~”老川不知所以的干笑了两声,算是对小赵的回应也算是道谢。若不是院长有事喊走了小赵,老川的大红脸定会被这妮子瞅个正着。老川不由得有些暗自庆幸。
  草儿是老川中学同学。那时候谁家的日子也不好过,老川家自然也不例外。许是因为营养不良所致,老川十五岁那年,个头才刚够一米五,且十分瘦弱。差不多是班里最低的一个。所以时常受到同学们的嘲弄和欺负。
  那时候的草儿反而发育较早,一样的饭菜,一样的少盐没醋,可到了草儿碗里,就特别养人!结果草儿长得又高又壮。十四五的小姑娘便以一米六五的个头,在班里鹤立鸡群!这一优势,让草儿在老川受欺负的当口,有了主持公道的能力。尽管老川从未向草儿表示过感谢,甚至还一再疏远她,却不得不承认,对这个高大健硕的女生,自己是打心眼儿里佩服和喜欢!
  尤其是自那个早晨的意外发现后,老川对草儿更是多了份依赖。
  说起这事也不稀奇。那时候家里条件差,一年到头也难沾点儿荤腥,由于维生素A的摄入量不足,老川患上了严重的夜盲症。天一暗,就啥也看不清楚。
  那时候,学校晨练很早,天刚蒙蒙亮,就组织学生跑步。可巧那天偏又起了大雾,这下遭了!老川成了个睁眼儿瞎,不是踩到别人的脚,就是落到队伍的最后。老师批同学笑,你一把我一把的推搡,让老川有苦难言。正在危难之际,老川突然看到眼前白光一闪,定睛细瞧,那道白光好像指示灯一样,就亮在自己前面队伍里。这下,老川心里有数了,他跟着这道白光跑起来,果然没再发生上述尴尬。
澳门新葡亰76500,  同学们跑着跑着,雾慢慢消散,天也逐渐放亮了。老川这才看清,原来那道白光竟是草儿校服里面套得白衬衣的领子!天!
  后来,也不晓得这件事咋让草儿知道了,从那以后,人家总穿着那件白衬衣,特别翻出领子给老川引路……让一举动,彻底打破了两人关系的坚冰。除了在学校尽可能注意分寸,顾及影响,避免闲话外,两人一出校门便成了出笼的鸟儿,常在一起玩得不亦乐乎。俨然成了一对亲密无间的好朋友。
  可好景不长,也不晓得他们手拉手的亲密,被哪个眼尖嘴多的主儿给撞见了,于是“老川和草儿好上了!”的消息不径而走,老师批评,家长数落,同学更是有恃无恐常跟着捉弄起哄。本来谁也没有多想的事情,搞到最后,连他们俩都觉得是确有此事了。
  后来,书读不下去了,老川和草儿先后退了学。为了分开这俩人,草儿被她爹娘送去了外地姨妈家,说是让人家帮着找点事做,大些了再帮着寻个好婆家。老川呢,也被爹妈送去跟着四舅学做木工活。
  老川和草儿一别就是八年。再次相见是在天津一家建筑工地。草儿在那儿做给民工烧饭,老川去的晚,他是被人家请去做些门窗之类的木工活。中午歇工吃饭的时候,老川见到了草儿,她模样变化不算大。个头没咋长,只是比上学的那会子瘦了些。不过整个人看起来清爽了不少,一个人在厨房煎炒烹炸,忙忙活活蛮利索。老川的心“突突突”一阵猛跳……
  草儿没能一下子认出老川,这八年,老川变化大了去啦。瘦弱的小矮子一阵猛窜,竟长成了1米七八的大个子!加上木工是个力气活,几年锻炼下来,显得也蛮壮实的。草儿正在剁萝卜,偶一抬头,发现有个俊后生一直盯自己瞅,顿时有些脸红心跳,羞恼地剜了他一眼。
  “草儿,这位是新来的木匠川师傅,手艺真不孬!咱好不容易才请到,你一会儿可要多给他打份菜,好好招待招待啊!”包工头——姨夫的老友墩子一边顺手拿起一块豆腐往嘴里塞,一边笑咪咪的给草儿介绍着老川。
  草儿这才抬头上下打量了老川两眼。老川见草儿没认出自己,不禁脱口而出:“你不认得俺啦?草儿,俺是老川啊!”
  故友相认,自有一番惊喜。不必细表。抽得工余闲暇,两人找地详谈方才得知:老川当时尚未定亲,但草儿已由姨父姨母做主,定了亲,而且那汉子也在同一个工地做你瓦工。这个消息让老川心一沉,眉头拧成了疙瘩,只顾低头用手指在地上乱划拉,不再多说啥。
  草儿见状心里也十分难受,眼圈一红喃喃道:“川哥,你要是真有那心思,就带俺走吧。无论到哪儿,俺都愿跟着你……”
  谁知,就在他们决定私奔的那晚,老川苦等了一夜也没见到草儿的影子,以为草儿被发现了或临时变了卦。就在他忐忑不安的时候,听到伙计议论方才得知,草儿昨晚突然晕倒了被人送到了医院……
  等他赶到医院,草儿已抢救无效,奄奄一息了。
  草儿见到老川,似乎积攒了全身的力气,示意其他人退出,要和老川单独呆几分钟。大家你看看我,我看看你,尽管都有些疑惑,但这毕竟是草儿最后的请求,所以都随着大夫的一挥手陆续离去……
  病房里只剩下老川和草儿两个人,草儿闭目了好一会儿,才缓缓重新睁开双眸,一字一顿的说:“川哥——谢谢你——一直没忘记我——可——我——命里——没那福气——下辈子——下辈子——我一定嫁给你——”
  草儿就这样去了,据大夫说是因潜在的脑瘤突然破裂……
  草儿和老川的事,工地上没人知道。既然人都死了,老川也不想再毁了草儿名誉。就生生咽下了这口气,决定让它烂在肚子里,成为永恒的秘密。
  随后,自己便由父母舅舅张罗,娶了现在的老婆小翠儿,随后又陆续添了三个儿女。他和小翠婚前只见过一面,当然谈不上啥爱不爱的。既然草儿死了,他当时感觉自己的心也死了……还有啥心思挑三捡四呢?
  或许,时间这味良药真的可以愈合一切创伤。在那些忙碌琐碎的日子里,草儿慢慢淡出了老川的生活。他也和其他人一样,日子过得还算平静,大概这就是平凡而真实的幸福……即使偶尔想起草儿,心还是会隐隐疼那么一下。
  一晃四十多年过去了,老川没想到自己这老了老了,咋会恁想念草儿呢……

38他来过全德家。他刚到这儿当护林员时,刘全德和他的大小儿子一块儿到山上来看望过他。曾给他送来了两只老母鸡和三十个鸡蛋。当时他就看出这个人实在太老实,老实得连句话也没有。儿子也一样老实,老实得坐在那儿一动也不敢动,始终没说出一句话来。刘全德除进门时打招呼瞅了他一眼,一直到走再也没瞅过他,全都那样闷声不响地坐着。直坐得他格外难受。后来他挨家归还东西来到他家时,就更证实了他的看法。这才真正是一户老实可怜的人家。也正因为是老实,不会偷,不会抢,所以才这样贫穷困苦。一个十七八岁的大闺女,竟连件像样的衣服也没有。像这样的人家,你就是逼着他也绝不会上山去偷砍木材。有一点让他无法理解,他不明白像刘全德这样的人居然也要给他送东西。他问了全德几遍是为啥,他怎么也不肯说。末了,就只是说:“大伙都这么,咱还能不送?”直到他要走了,才说了一句,“这是规矩,好些年了,都这样。”他不明白这些规矩是咋定出来的,是谁定的。还是好多年了的规矩。自他当了护林员,严加看守后,他一家人果然很少上山。即使是上了山,也最为自觉,连指头粗点的树枝也绝不去砍。顶多也就是拾些蘑菇,剜些野菜,采些果子,刨些药材什么的。从来也规规矩矩。真是难得的一个老实好人,他就常常这么说他。平时见了面,即使就是这些日子里,刘全德打老远一认出是他就会露出憨厚的微笑。虽然并不说什么,但这也就足够了,也就更能感到这个人的憨厚实在。眼下,他家就在近旁。讨口水喝,想必是没问题的,虽然他一家人为人胆小谨慎,但这是在深夜,也没什么可担心的。十二点多了,他一家肯定是睡了。但如果是他敲门,他们家肯定会开门的。也就只是喝点水,喝了就走,不会太麻烦他家的。拿定了主意,他便加劲爬了过去。没多久就爬到了。门槛不算高,家里也没狗,门也很薄,一敲就会很响。他定定神,伸手正要敲,却突然怔住了。像他这样子,会不会把人家吓着了?他清楚自己这会儿的脸一定很难看。左眼肿得那么厉害,连睁开都很困难,时不时地还在往外流着血水,脸上的颜色也绝不会好看,不是紫就是青,肯定吓人。头顶上裂了一道长口子,血顺着头皮渗满了额头和脸颊。虽然这会儿已经不怎么流血了,可是一脸的血迹肯定还在。还有鼻子,从鼻中膈和鼻翼连接的地方整个地向上给撕裂了,虽然他已用胶布粘住,但此时已经肿成一个大包。淤血也塞死了鼻腔。他早已无法用鼻子呼吸了。一道深深的刀伤,从右脸颊一直延伸到左下巴底下。是他们故意给破了相。脖子也整个地给撕烂了,就好像整个被剥掉一层皮。实在是太难看了。像他这么个模样,开门一看还不把人家吓个半死。他想坐起来,背向院门,这样开门人就不会看到他的脸的。而且也一看就知道是个人。他试着往起一坐,一松身子,腰部就像被重重一击,疼得吸不进气。但他仍然坚持着,想把腿缩回身子下边,一使劲,胸部就像又戳进一刀,虽然是黑夜,也眼见得血直往外涌。他不由得一下子又趴下来,放弃了这种努力。为了这口水,他眼下还犯不着拼掉最后的一点精力。看来只有这么趴着了。人家开门出来时,尽量不要把头抬起来,更不要面对面地同人家说话。就是喝水时,也争取侧过身子。至于趴着站不起来,那也只好这样了,他这一家也肯定知道下午的事情,当然也知道他爬不起来。只能这样了。伸出手去,敲响了院门,一遍,又一遍,用力也逐渐加重。梆梆梆、梆梆梆……夜晚的回声竟是如此之大。“谁呀?”院子里终于有人问了一声。“……我……”他拼力应了一声,嗓子眼里突然涌出一口黏稠的东西。他使劲咽了下去,他连吐出来的力气好像也没了。他感到满口的咸味和腥气。“谁呀?”又是一声。“……我。”同上次一样,好半天也应不出来。嗓子眼竟嘶哑得这么厉害,像是被什么封死了,而且嗓音也好像全变了,根本就不像是他自己的声音。“谁么?”窸窣了一阵儿,声音终于近些了。“……是我,是我呀。”喉咙里再次清出许多黏腥的东西,嗓音亮些了。“谁?”就在门口了。“我,我呀。请开开门,是我。”他努力用正常的嗓音回答。声音尽量柔和,尽量自然。迟疑了好一阵子,又是一阵打开门关子的声音,吱——,门终于轻轻开了一条缝。“你到底是谁么!”声音就在身旁,是刘全德。“我……我呀,我是狗子,狗子呀!我想喝……”咣当!他不禁颤了一颤,紧接着立刻就意识到,院门又给关住了!他怔怔地愣着。好半天,才使劲地嚷了一声:“全德叔,我是狗子呀!”“我晓得是你,你走开。快些走!”里边是全德恐慌和颤栗的声音。“请……让我喝点水,没别的,我就是只想喝点水。凉水就行。喝点水我马上就走。”他小心地恳求着。“不行呀,不行!你快些给我走开,快点!”全德也是一副恳求的口气。“……求你了,给我喝点水吧。”“不行!说不行就不行。我也求你啦,求你快些走开!”39“全德叔,我就只是想喝口水……”“你也晓得,我要让你喝了水,我这一家不就全完了!你是外地人,你不怕我还怕哩,你还让不让我一家子在村里呆了。我求你啦,快点走!”“他们不会知道的。肯定不会知道,我喝口水马上就走。”“快点给我走开!”里边的声音好像都带上了哭腔,“你不晓得他们是啥事也干得出来的!啥事人家会不晓得?求求你快走开!”“全德叔……”“你快点给我走,走呀!走!我求你啦!……他使劲咽了一口唾沫,知道没希望了。又等了一会儿,仍然没有任何动静,他清楚门后的那个人并没走开。不过他明白,他不会再给他开门了。他又使劲地咽了一口唾沫,心里一阵揪心的难过。他把脸使劲地在地上蹭着,同时两只手也使劲地在地上抠下去,抠下去…………二十日十二时四十分一大筐热腾腾的羊肉包子,一大桶香喷喷的枣儿米汤。几个帮着,忙乎了一阵子,一个人跟前便放了一碗包子一碗米汤。村长拣了满满的一碗,轻轻地递给了乡长。乡长也不说啥,脸上也没任何表情,接过便吃起来。这会儿人们才品出些味来。刚才村长发了那么多牢骚,其实也有些是替乡长发的。也许是真饿了,也许这肉包子实在是香。谁也没再客气,连书记县长也立刻就吃得津津有味。两个送包子送米汤的,也根本没讲客气,蹲在一旁大吃大嚼,一副不吃白不吃的劲头。两个人一看就知道是本村的农民。只是看上去胆子挺大,也许是不知内情,好像并没有把窑洞里这些书记县长的放在眼里。两个人都是一副大大咧咧、满不在乎的样子。而且个头作派都差不多,只是一个胖些,一个瘦些。窑洞里顿时一片浓浓的羊肉香气和响亮的咀嚼声。“这包子不错嘛!”不知谁说了这么一句。“刚刚宰下的就剁在包子里了,那还能错了!不是咱吹哩,你们城里人八辈子也吃不上这么新鲜的肉!”那个胖点的说。“味道也挺地道,谁家做的呀?”老所长好像很随意地一边吃一边问。“谁家?那还有谁家!四兄弟家呗,谁家一会儿工夫就能弄出这么多包子来?除了人家谁有这个派儿!”胖子看上去很健谈,“又是你们来了,四兄弟家不做谁家做。”窑里的人你瞅瞅我,我瞅瞅你,一时无语。“村长,听说老三也死啦!”胖子嚼着嚼着就突然问。瘦子也停了嚼痴痴地直往村长脸上瞅。“嗯。”村长点点头。“真死啦?”胖子有点信不过的样子。“啥事情也能骗人?!”村长瞪了一眼。“……嗨!老三再一死,四兄弟可就全完啦!其实那弟兄几个,不就是个老三么。”胖点的很是惋惜的样子,一边自言自语,一边又抓起一个包子大大地咬了一口,“这东西真他娘的香!”“我说你们俩都是在四兄弟家干活的?”老所长像是拉家常似的问。“我们俩?嗨!我们俩哪有那福分!”胖子斜了一眼老所长,“我们俩斗大的字识不得一筐,一辈子都没出过远门的高粱花子脑袋,还能跑到人家家里干活去!天生的就是敲牛后半截的把式。今儿要不是让抬包子,还能跑到人家家里去?刚从地里回来,还没进家门,就叫我们村长抓来了。要在平时,这还能轮上我们?”“昨天的事到昨晚的事,你们也都听说了?”老所长依然一副随随便便的样子。“听说?嗨,听说!”胖子显出被小瞧了而大不以为然的神气,“我们啥不晓得,啥没瞅见?就只是听说?告给你,从头到尾都是打眼里转过去的,全都瞅得清清楚楚。”“噢?”老所长显出吃惊的样子。紧跟着,窑洞里所有的人也都显出吃惊的样子。老所长赶紧又问,“你们从头到尾都看得清清楚楚?”40“嗨!就只是我们看得清清楚楚?说实话,这村里的哪个没瞅见?哪个不清楚!”胖子一副实话实说的样子。“可不是,打架那会儿,就跟逢集唱大戏似的,连墙头上窑顶上树梢上都爬满了人。咱这村里,啥时候这么热闹过。”瘦子也随声附和地说。“怎么就会有那么多人看?”老所长依旧一边吃一边问。“其实呀,昨天打架的事儿,人家早就准备好了的。村里的人谁不晓得那家伙要挨揍了!人家早就放出风了,非再打坏他一条胳膊一条腿不可!人家早就算准了下午他要下来的,听说人家老早就放了哨了。一村的人,谁不晓得这事情?早就嚷着有好戏要看了。你说说,有哪个肯错过了这机会。虽说这两天地里这么忙乎,可这种事谁也不肯误了。我就没误了。吃饭的时候,都让我那三小子在外头放风,一有动静就喊。你问问去,村里的哪家不是这样。”胖子一边滔滔不绝地说,一边大口大口地吃,话音竟很清楚,“那小子也真是该。来这地方有几个月了,一个相好的也没有。就是没人给通风报信!乡里县里派出所的,哪儿也不晓得。村里都吵翻天了,四兄弟说要他站着进来,爬着出去,一辈子也别想再站起来!哪晓得那小子真是啥也不怕,真的就一拐一拐地下来了。真把人闹得心直跳!其实让我说,那会儿要是有人给上头报个信,或是那小子不下来,那四兄弟还能闹到这份上?!可偏是没有!”胖子说到这儿,瘦子就插了一句:“可不是!真是紧张哩!那小子从山上刚一露脸,就有人在窑顶上瞅见了。好几个小孩都一个劲地喊:‘下来啦,下来啦!那家伙下来啦!快来看呀,快来看呀!那家伙下来啦!’一下子把人头都喊大了。那会儿村里人大都刚吃了饭,都在家里呆着哩,还会有人不晓得,还会有人不跑出来瞅?”瘦子原来更会说。“一点不假!”胖子接着说,“一听说那小子真的下来啦,简直把一村人的心都提起来啦!门口站着的,窑顶上蹲着的,胆子小点的,就趴在门缝里往外瞅。都静静地等他好戏看哩!不怕你们笑话,我那会儿心就像提到嗓子眼了,心跳得要死哩!真他娘的不晓得是咋啦!”“可不是,我老婆就捂着胸口一个劲喊心疼,哪儿是疼,那是跳的。连小孩们脸蛋也变得煞白。吵了好几天的要揍那小子哩,好不容易等来了,恰好又是刚吃过饭的时候,那还不眼睁睁地等着好戏看!”瘦子说得绘声绘色,就像讲故事,“你说说,这样的事,村里人哪个不想看,哪个人会没看到。”“……瞎说!我咋的就不晓得。”村长憋不住了,脸红红地抢白了一句。“你不晓得?算了算了,你会不晓得?你个村长哩,还能不晓得!”胖子眼睛一斜一斜地揶揄道。“不晓得就不晓得么,咋的会晓得!”村长顿时显出生气的样子。“我都瞅见你啦,你还说你不晓得。你就在老六家的窑顶上站着,你以为我没瞅见!还说你不晓得!”瘦子也好像是一副不把村长放在眼里的样子。“又是瞎说!……真是活见鬼了!”村长的脸登时就成了紫的。“好好好,好好好,算我没瞅见,算我没瞅见。”瘦子显出一脸的鄙夷来。“嗨,村长!我说你呀,到这会儿了你还有啥可怕的么!”胖子诚心诚意地说道,“连老三也死啦,你还遮遮掩掩地干啥哩么!村里人哪个不晓得,若是人家四兄弟在,你算个啥!这会儿还能轮上你坐在这儿充大头!让我说,这两年村里的事也真是不好办,可你这村长也当得太胆小了!不管咋着,你总是个村长么!就是人家不求你,你也犯不着整天跟在人家屁股后头转呀?你说说,到了这会儿了,你还怕啥的!你平时那窝囊气还没受够呀!”胖点的好像就不管窑洞里都坐些什么人,也不管村长的脸上能不能搁得住,就只是一边不停点地吃,一边不停点地说。村长在一旁翻了半天白眼,只好作罢,由他往下说。胖子也不看村长什么脸色,就只是往下说:“其实村里人都晓得,我们这村长是个好人!”胖子把脸朝向大伙,把好人这两个字咬得很重,字音也拉得很长。于是好些人立刻就清楚了这两个字里头别的含义。“就说像这种事,放在外村,只要村长在,有谁能这么干?也没这个胆!光天化日的就要往死里揍人!不管那小子有多可恶,日后你总得让人家村长好交待么!可咱们这儿,嗨,你说这当村长的憋气不憋气!”“这是实话,真是这么来着。”瘦子瞅个空赶紧就插上。两个人见有这么多人都聚精会神,屏声敛气地听,就越说越有兴致,越说越有味道,真是一唱一和,一发而不可收。瘦子眉飞色舞地:“真是的,放在别村,咋敢这样!咋着也得给村长个面子嘛!这不明摆着给村子捅娄子。你就是再有势力,也不管那小子有多坏,那也不能这么来么。背着弯儿你咋打也行,就是打死了关人家村长啥事!不管咋着,人家总是公家人员么,犯法哩呀!也真没法子,我们村里这村长也真是没法子干!不过话又说回来了,要不是瞅着我们村长是个好人,这村长还能轮上他干?!”“照你们这么说,赶打以前,全村的人提前就都知道了?”公安局长突然问。“那还有假!没给你说嘛,赶揍那小子以前,村里早吵翻了!四兄弟放风说要揍谁,那可绝不是只吓唬吓唬就完了!人家那说得出来就干得出来。别说你个护林员,就是再厉害的,也照样敢收拾你!谁晓得那小子真不识时务,可能就没尝过四兄弟的厉害,偏是还敢下来。就不尿这一套!”胖子又扯到了前边的话题上。正想往下说,就让瘦子给打断了:“哪是这样!不对不对。那小子要晓得了,还会再下来?那小子根本就不晓得!他要是晓得四兄弟准备好了要揍他,还会只挎着个包,啥家伙也不带,就一个人大大咧咧地跑下来了?岂不是白白地送到人家嘴里来了?再说,他咋的能知道这些。这村里的人有哪个敢给他送口风去?村里就是再吵,那小子还不是照样蒙在鼓里。虽说四兄弟有势力,啥也干得出来,可不管咋着,人家总是个护林员嘛!让我说,四兄弟老早就放出风来,最初的意思,也就是要吓唬吓唬他。只是后来没想到那小子又下来了,这才打起来的。其实打到后来。四兄弟几个不也怕了?四兄弟你就是再有势力,出了人命也不是闹着玩儿的!如今的事,不出人命,屁事也没有,四兄弟又那么有钱有势,咋打也是白打。可要是出了人命,那事情可就闹大了。”瘦子突然间觉得自己好像扯远了,就赶忙打住,留着让胖子说。胖子立刻就接着说了起来:“你说得也对也不对。让我说,那小子就是再傻,再没人给他通风,还觉不出来四兄弟要收拾他?!照面人家也这么骂过!四兄弟是个硬棍儿,那小子也是个硬棍儿!两下里这回可是石头碰碌碡,硬碰硬,谁也不尿谁!别说不晓得,就是晓得了也一定照样下来!他才不怕你吓唬哩,战场上下来的,阎王鼻子也摸过了,还怕你揍他!还怕你吓唬他!一是不怕,二是料你不敢!大白天在村子当中,你敢把我咋的!他大概就没想到这四兄弟偏也不是个吃素的。咱可不是听到人家四兄弟都完了才数说人家的不是。你说那四兄弟能是个好惹的?外村人谁个不晓,孔家峁的四只虎!就只说那老三钰龙,捅你三刀子,揪出你的五脏六腑只怕也不会眨眼睛。村里人哪个不怕,哪个敢不顺着!他家那势力,那钱,那威风都是咋来的,还不是打出来的天下!把这一带的人都打怕了。打服了!光这老三,胳膊腿断在他手里就不下十个!弟兄几个,又有哪个是软的,横竖都是不怕死的主儿。你不怕,他还怕你来着?!既然敢放出风来,明摆着就是要你的好看。你一个护林员又能咋的。就说你是个护林员,就说你啥也不怕,要真打起来,你又有的法子!你一个残废少一条腿,还架得住人家收拾?结果到了小卖部,人家不卖给他东西,他还不高兴,说话还挺难听,不正找到茬上去了……”41“不对不对,我亲眼看见来着,哪是你说的这样。”瘦子打断了胖子的话,一下子就把话题抢了过来。“人家早就埋伏好了的,就是要找茬闹他哩,他还来得及说难听的话?!那小子在山上一露头,就有报信的告给了四兄弟。人家四兄弟早就带了一伙子人在小卖部后头等着他哩,他还顾得上说难听的?那小子进了小卖部,开口就说要买饮料。驼背当然不卖,瞪了那小子一眼说:‘饮料都让你买光了,还有的饮料!这儿没你喝的饮料!’驼背当然是气他,那小子一听真的就毛了,怔怔地瞅着驼背直看。驼背当然不怕,大概是嘱咐好了的,就嚷:‘你把眼睛瞪那么大要咋的!他娘的还想打人咧!’哪想到那小子倒还有点耐性,狠狠地瞪了驼背一眼,就没搭茬,转身就走。其实要走也就走了。那小子刚要出门,大概就又听到驼背在身后骂骂咧咧的。驼背骂的声音挺高,也骂得挺难听,就是啥前辈子亏了人啦,这辈子才少胳膊缺腿的那些话。你想想,我们离那么远都听见了,那小子还能听不见!既然听到了,这种话还能白白咽到肚里去!实在气不过反过来就回了两句:‘你敢骂人!你凭什么骂人!’话音刚出口,没想到驼背再不说啥,没死没活地就喊叫起来。那叫声实在喊得吓人,连我也吓了一跳。听着就不像人声。‘打人啦!打人啦,拐子打人啦!’其实在外头的人都晓得,这叫喊一准就是个信号。果然喊声没落,四兄弟领着一伙子人一下子就跳了进去。快得就不晓得人是从哪儿出来的。领头的又是老三钰龙,那一声喊真是瘆人:‘打!把这家伙给老子往死的打!’一伙子人一拥而上,一下子就把那小子团团围住……”“胡说胡说,这回可是你胡说了。”胖子一下子又把话题抢了过去:“哪是在小卖部里围住的!小卖部里就能围住人?老三带了一伙子扑了进去,那小子一看就晓得不对劲,一个箭步就蹿了出去,这一蹿就蹿了有一丈多远!晓得么,那小子只有一条腿。一看就是有两下子的!你晓得那家伙在部队是干啥的?侦察连的!那是特种部队,邪乎着哩!要是那小子两条腿都在,只怕你十个八个也扑不到跟前去。这么一蹿,一下子就把那一伙子人全给震住了。不过那家伙可是犯了众了,他哪想到院子里也围满了人。别说他只有一条腿,就是再有两条腿也甭想冲出去。老三也是个有功夫的,村子里的年轻人大都领教过老三的厉害,只要老三镇得住,自然就不怕。看到那小子蹿出去了,老三紧跟着也一个箭步就蹿了出去,紧接着就是一声喊:‘别让这小子跑了!打!给老子往死的打!’那家伙当时跳在院子里,大概是给堵住了。可能他小子咋着也没想到,咋的就这一眨眼的工夫,院子里就像从地下冒出来似的,一下子就拥出来这么多人!简直就把他围了个水泄不通。他正愣着,不晓得该怎么防,没想到那老四水龙不知在哪儿找出一根枣木棍来,从他身后冲了上来,咚一声,照那小子脑袋上就是一家伙!那小子歪了两歪,哼也没哼,扑咚一声就栽那儿了。”“不对不对,咋会没吭一声就倒在那儿了。”瘦子赶忙纠正说,“我听得清清楚楚,那叫声吓死人了,那叫出来的就不是人声!”“又胡说了。我就在眼前哩,还不如你?那叫声就不是那小子喊出来的。那是旁边的人吓得喊叫出来的。”胖子千真万确的样子。“老四那一棍子打下去,他还喊得出来?!好多人当时都以为那一棍子肯定就把他给交待了。那小子一头栽在地上,脸就像土一样,身子一抽一抽的,嘴里直吐血沫子。脑袋上这么大一个窟窿,血咕嘟咕嘟地直往外冒。”胖子用两手比划出一个大圆来:“他还能喊得出来?!”比划完了,便在筐子里又摸出一个包子来。于是瘦子又赶忙接着往下说:“那倒是。我那会儿也以为那小子准完了。那么粗的一根棍,又打得那么狠,还是打在脑袋上,那还不完!连老大老二都瞪了眼,以为这一下准是不行了,有点生气地直朝老四翻眼睛,老四也愣了,好半天也说不出一个字来。就是老三不信。这老三这种场面可是见得多了,好像就晓得那小子一准死不了。‘妈的,你小子还给老子装孙子哩!’照旧脸不变样地骂。我们还以为老三是在那儿干诈唬哩,哪想到就是真的!老三刚骂了没两句,那小子果然就动弹起来。动了没几下,眼瞅着就一晃一晃地爬了起来!爬起来也就罢了,嘴里竟还不干不净地骂。这一骂可就又骂坏了,只听得那老三又是一声喊:‘打!给老子往死的打!把那条好腿往折里打!打折了老子再给他装假腿!’这一下子可就打乱了。揪头发的揪头发,拽胳膊的拽胳膊,踢的,打的,蹬的,砸的,抠的,撕的,好家伙,老远你听去,就只听得踢哩踢通的响。没想到那小子真是一条好汉,到了也没说了一句软话,咋打也是一声不吱……”“你懂个啥,他不吱声,敢是硬在那儿顶着哪!他哪儿还能喊出来,还顾得上喊?你说说,光那小子的嘴巴上就挨了多少下!连鼻子也给踢烂了,他还喊得出来!”胖子做完了补充说明,咕咚一声就又咽了一口。瘦子也不辩白什么,等他不说了,接着又说:“他越是不吱声,人家就越没命地打。真是给打坏了!就这么踢哩踢通,踢哩踢通地,一眨眼工夫就打得没了人样。眼见打得都不行了,围着的人还是不住地打,挨着啥就用啥打,有的用棍子敲,有的用竿子捅,有的用石块砖头砸,打到后来,有个家伙就抱过来这么大一块石头。”瘦子用手比出一个老大老大的空间。“举起来没命地就朝那小子的好腿砸过去。那小子倒还瞅见了,闪了一闪闪不开,一下子就砸在腿腕子上,总算把那小子砸得叫了起来。这下子又叫坏了,人们就以为打得不狠,于是又是一阵没头没脸地乱揍,直揍得那小子胳膊好像也折了,整个就成了个血人,胳膊腿还有脑袋全都软软地掉了下来,一点也不会动弹了。一直打得连四兄弟都觉得很不好收拾了,拦了好半天才算拦住。人一丢手,那小子就软软地瘫在地上了,眼瞅着连气也不会出了。大家都以为这回这小子可是再也别想站起来了。打成这样了,就是想爬回去只怕也不能了。大伙好像都有点怕了,都只是站定了痴痴地瞅。正想着该咋办哩,哪晓得那小子就又动了一下!动弹了一阵子,猛一下子把头也抬了起来!这一抬可真把好多人给吓死了,哪还能是个人脸!那嘴,那鼻子,那眼窝,那头皮,那脖子,直就没个人样!好多人一瞅就吓得喊叫起来。一边喊一边往后缩。刚才还敢打,这会儿连瞅也不敢瞅了。这一缩一下子就腾出一大块地方来。那小子的脸就显得更清楚,老远处的小孩女人吓得一片乱叫。谁晓得就在这会儿,你猜怎么着?那小子就像一条受伤的豹子似的,噌的一下子就蹿了起来!又猛的一下朝老三扑了过去!你说这吓人不吓人!直把好多人都给吓呆了!连那老三大概也给吓住了,可能咋也没想到那小子就敢朝他扑过来!还没等他回来神来,那小子一脚就踢在了老三的xx巴上!这一下可是踢狠了,那老三一来没想到,二来没防备,那地方没遮没拦地让这么狠狠地给了这一家伙,那还不要了他的命!老三哇地喊了一声就窝在地上了。更没想到的是,那小子紧跟着就又是一脚,这一脚就踢在了脸上,一下子就把老三踢了个脸朝天!你说那小子狠不狠!那小子就只有一条腿,腿又让人家砸成那样儿,浑身又是那么多血窟窿,就还能一下子蹿起来,连着给了两脚!踢得又那么准,那么狠,又是那么快。简直就没看过来,老三就躺在那儿了。你说那小子有多厉害!哪晓得厉害的还在后头,老三一下子让踢翻在地上,还没等众人明白过来,只见那小子呼一声又扑了上去,你们猜咋来着?那小子一口就咬住了老三的脖子!后来才晓得那小子那一口咬歪了,没咬住地方,若要是咬到喉咙眼上,那老三还能活到今儿早上?!早他娘的见阎王去了。也该那小子倒霉,那一口咬到了锁子骨上,不是要紧的去处,老三就杀猪似的叫了起来。村里人这么多,啥时候听老三这么叫过,那叫声真不像个人声!吓得几个人转脸就逃!后来才听人们议论说,那小子到山上这么久了,就不晓得那小子还有这么一身硬功夫!若是一对一,别看人家是一条腿,那老三也绝不是人家的对手!侦察连的!特,特什么来着的,对,特种兵的,那还能没两下子!老三也真算碰上了。平时咋咋呼呼的,也就是个花拳绣腿,哪架得住人家这真功夫!说实在的,要不是后来老四拿着刀子冲上去,老三不让那小子给收拾了才怪!”

本文由澳门新葡亰76500发布于热门小说,转载请注明出处:第十一章 凶犯(【澳门新葡亰76500】天狗原著) 张

关键词:

【春秋】旧院(小说)

1 燕子住在雨石街西北角一所古旧的小院子里。 燕子在一家大型超市做收银员,活儿轻松,就是时间长,整天站着,...

详细>>

第二章 好儿女花 虹影

元谋故为华竹部,前令莫舜鼐於康熙中期修《元谋志》,初复王宏任续之。一日,踏进元谋东南老城区,偶见华竹南...

详细>>

小龙虾搭上外卖顺风车澳门新葡亰76500

德厚公姓崔,祖居宁邑四都九区秀士乡秀仁里茅安寺。相传茅安寺外有一些“无常”之相:“一切都是因缘造作,该...

详细>>

暗算: 第19节

伊晴听到一声沙哑的呻吟,发觉那是来自麦修内心深处的呼喊。他抱起她走向海豚沙发,当他把她放在丝质抱枕中间...

详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