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门新葡亰76500-唯一官网

澳门新葡亰76500公司以抓质量为中心和服务为基础,每年进行技术研发,澳门新葡亰76500满足了读者的阅读需求,提供最多优惠与娱乐游戏项目。

【星月】为你送行(小说)

日期:2020-02-05编辑作者:热门小说

1
  郭涛是寿衣店的老板,郭涛的寿衣店就在一所大医院的旁边,临着街。门面不大,一个玻璃柜台横在门口,门楣上挂着一块黑色的匾,匾是黑色的,上面的字是白色的,光光的三个字——寿衣店。寿衣店的生意和别的生意不一样,往往要做到很晚才能关门打烊,因为生命的消失是不论时间的,任何一刻,任何一秒生命都有消失的可能。
  那天下午一点多钟,太阳光懒懒地照进寿衣店,眼皮打架的郭涛打了个很嘹亮的饱嗝后,就随手拉过来一把竹躺椅,把躺椅的头紧紧地顶在柜台后面。然后他一个仰面把自己的身子放在躺椅上。郭涛的衬衣是立领的,他躺下后衣领就张开了一个三角的口子,脖子上那条粗粗的金项链就露了出来,就在阳光下熠熠生辉。本来郭涛想舒舒服服做个好梦的,可是他刚刚合上眼就有一个中年妇女的声音响起:“有人吗?有人吗?”
  郭涛就赶紧站起来,说:“有啊,有啊。”郭涛起身赶紧站在人家面前,没再说一句话,一脸庄重地望着那个中年妇女。这不是郭涛待顾客不热情,因为寿衣店的生意让你没法热情,你总不能去问人家:“有事吗?”没事谁到你寿衣店里来啊。你也不能问人家:“要什么?”人家还能要你什么?当然更不能满脸笑容,或者满面春风。表情恰到好处不容易,要一种“先天下之忧而忧”的表情。
  那中年妇女眼泡红红的,说:“我老公……医生说他很可能过不了今天……我想给他买套寿衣,好点的,一定要好点的……”说到这中年妇女就哽咽地说不下去了。
  这种事郭涛常见,他像往常一样细声细语地安慰着人家。最后那中年妇女在郭涛的寿衣店里购了一套寿衣。中年妇女要把寿衣拿走的时候,郭涛就问:“现在人的神智清醒不清醒?”
  中年妇女说:“有时清醒,有时糊涂。”
  “那你现在还不能拿去,让他看见了会有刺激的,病人心里会难受。要有临终关怀的意识。”
  “那咋办?”中年妇女一脸茫然地问。
  “再说小殓也是有规矩有讲究的,你知道该咋办嘛?”
  中年妇女摇了摇头。
  郭涛就耐心地告诉她:“这样吧,到时候你给我打个电话就行了,我立刻就给你送过去,这离医院近,误不了事。怎么换衣服,手心里放什么,脚心里放什么,哪些东西放哪都是有讲究的。到时候我帮你们做,义务的。”
  中年妇女有些感激地望着郭涛说:“那就按你说的办,先谢谢你了。”
  郭涛说:“没啥没啥,谁都有这一天。”
  中年妇女走后,郭涛就格外留心,把手机的音量调到最大,放在自己眼前。下午五点多的时候郭涛的手机响了。
  2
  郭涛抱着一个黄色的包裹,从医院窄窄的电梯里挤了出来,他只在人丛中顿了顿刚才被碰疼的脚,就擦着一个中年妇女的肩膀以小跑的速度直奔右边的心血管病区。推开一扇玻璃门,心脑血管病区就呈现在眼前了。这是个相当大的病区,一条长长的走廊,两边都是病房,水磨石的地面被擦得铮亮闪光,可以照见人影。
  郭涛知道急救室在病区的最里面,他径直往里走。在急救室门口,郭涛把衣领扣好,刻意把脖子上粗粗的金项链遮掩住。他知道这里不是露富的地方,在这里显富极容易招致死者家属的反感。
  推开急救室的门郭涛就看见了那张一头还微微翘起的病床,死者的面孔呈紫色的,很难看,人也瘦得脱了形,一只赤裸的胳膊斜斜地伸在被子外,那胳膊上只有骨骼和暴突的经脉。病床旁还有一架未来得及撤去的呼吸机。病房里除了死者还有三个人,一个白发苍苍的老妇人正坐在靠窗口的地方抹泪,她侧着身子,似乎不敢看床上的死者,瘦骨嶙峋的手一把一把地抓着老泪。另外还有两个人正伏在死者身上嚎啕地哭着,一个是四十多岁的中年妇女,下午就是她到郭涛的寿衣店订的寿衣,刚才也是她打的电话。另一个是中学样生模样的女孩,一身牛仔服掩饰不住她身子的单薄,消瘦的肩膀很有节奏地颤抖着。郭涛一眼就看出,她是中年妇女的女儿。郭涛听出哭声里透露着彻骨的悲痛和无助,他心里也有了一丝酸酸的感觉。毫无疑问,那个白发苍苍的老妇失去了儿子,而那母女俩,一个是失去了丈夫,一个是失去了父亲,那个逝去的人是她们这一家子的顶梁柱。这个男人啊,是在他最不该走的时候走了,这是个很不幸的家庭。郭涛对她们轻声说:“这样哭可不行,眼泪不能滴在死者身上,滴在上面不吉利。”
  那个四十多岁的女人这才抬起头,泪眼朦胧地看着郭涛说:“你来了,我们现在做啥?”
  “先别哭了,眼泪不要滴在上面。”
  中年妇女就去拉她的女儿,“乖,乖,别哭了,别把眼泪滴在你爸身上。”
  等那个女孩也把头抬起来后,郭涛就问中年妇女:“就你们几个人?”
  中年女人点点头。
  “有亲戚没有?”
  “有的,有的。”
  “那就赶紧通知亲戚啊,该来的都要来。”
  中年妇女很无助地说:“亲戚倒也有不少,电话也打过去了,就是一时都赶不到,我们的老家都不是这的。”
  郭涛皱了皱眉头,他知道这是几个根本不能主事的人。依他的经验,遇着这种情况他就必须站出来为这一家人主事了。郭涛看见死者的嘴张得很大,下巴像脱臼了一样,他知道这是插呼吸机的结果。当生命走到尽头的时候,有的人是安详的,也有的人是死不瞑目的。这要看死者临终前的境况,这样一个男人,他必是死不瞑目的。郭涛把寿衣轻轻地放在一边,说:“节哀顺变吧,赶快穿寿衣,晚了不好穿的,等把他安置好了,你们怎么哭都行。听我的,听我的,来,来,给我帮帮忙。”
  听郭涛这样说,三个女人都忍了哭,按郭涛的吩咐忙碌起来。擦洗身子,穿衣,穿裤,扎腰带,穿鞋,戴帽。
  一切都做完后,郭涛看见死者的嘴依然还是张着的,而且还往外流着咖啡色液体,他拿起毛巾把死者的嘴擦干净,又把手放在死者的下巴上,很轻很轻地揉着,彷佛怕把死者从睡梦中惊醒。他这样揉了好一会,终于把死者的嘴给合上了。
  郭涛听见中年妇女在一旁低声说:“谢谢,谢谢……”郭涛开寿衣店以来,一直都这样小心翼翼地对待他的顾客。他知道他的顾客是一个很特殊的群体,他们都是刚刚被死亡的力度重创的人,正忍受着彻骨的疼痛。郭涛这样做当然不仅仅是为了自己的生意,郭涛认为只要是一条命你就得看重它,哪怕是捡来的命偷来的命,你也得看重它。人活一辈子不容易,哪怕不得好活的人也总要有个好死。
  郭涛说:“把他的腿拉直,轻一点,这样他会舒服些。”
  3
  死者嘴巴合上了,金缕玉衣也穿戴得整整齐齐,那样子庄重了许多,他很安详地躺在那里。急救室里这一刻也静悄悄的,连家属们的抽泣声都消失。郭涛又把一个黄色的小丝绸包打开。那中年妇女问:“这是什么,他还要穿东西?”
  郭涛说:“不,这不是穿的,是让他带走的,不能让死者空着手上路,这是规矩,不管他生前富贵还是贫贱,都不能让他空着手上路。”
  郭涛在死者家属的注视下,熟练地打开死者苍白的双手,左手心里放入一个金元宝,右手心里放入一个银元宝,又给死者左手戴了枚金色的戒指。
  把这一切做完后,郭涛再去看那一身珠光宝气的死者,和他刚进门时,已经判若两人了。郭涛紧锁的眉头也松开了,似乎对自己所做的一切感到满足。也就在这个时候郭涛突然有了新的发现,他发现死者很像他曾经的一个上司。尤其是那眉毛和鼻子,浓浓的两道眉毛,向下弯着,鼻子直而大,若悬胆一般。郭涛的心一沉,情绪也剧烈地波动起来。他低声问那中年妇女:“你家先生是不是在华夏集团工作过?”
  那中年妇女点了点头。
  “当过人事总监,叫赵志明。”
  中年妇女又点了头。
  “单位的人呢?他们应该来啊。”
  “哪还有单位啊,遭人家挤兑,工作也丢了。”
  郭涛的脑海里现出了一个脑满肠肥,得意洋洋的面孔,还有一根直直地指向他鼻尖的食指,这一切都是这个死者生前的标志性举止。郭涛心里现出很浓很浓的阴影,像乌云一般笼罩在他的天空上。
  郭涛曾经也在那个集团里工作过,曾经是这个死者的下属。郭涛怎么也想不到曾经风光无限的他居然也会落到这副样子。
  当年大学毕业的郭涛在一家国营集团里搞销售,他脑子灵活,几年下来就业绩斐然了,成了一个地区的销售经理,收入也很可观,如果他继续做下去的话,一定会有个很好的前程。可就因为酒桌上的一个争执,让这个死者丢了面子。后来郭涛的工作就处处受到了死者的挟制。最后死者居然抓住郭涛工作中的一个漏洞,诬陷郭涛挪用公款,差点就把郭涛送上了法庭。当然也就断送了郭涛那份刚刚起步的事业。
  郭涛噙着眼泪离开集团公司那天,外面的阳光格外灿烂,把集团公司黄色外装修的办公楼照得金碧辉煌,也把郭涛办公桌上的玻璃板照得雪白一片,那玻璃板下压了好几张郭涛和他同事的照片,那是郭涛经营的团队。郭涛原本打算把这些照片带走的,郭涛很在意他生命中的这一段经历,他想留个纪念。可权倾一时的人事总监就背着手站在郭涛身边,脸上带着一副假惺惺的笑容。郭涛的那些同事和郭涛的关系本来都是很密切的,居然没有一个敢跟郭涛告别,胆小的就埋头工作,彷佛身边什么事都没发生,胆大点的也只是不疼不痒地对郭涛点个头,说:“有空常回来看看。”那情景让郭涛放弃了拿照片的想法。他心里寒寒的,收拾完东西,就扬长而去。
  应该承认,没有死者郭涛的人生之路是另一种样子。
  4
  急救室里有两张床,里面一张躺着死者,有白色的床单,和白色的被子,被头上有些许淡黄色污渍,这很容易让人判断是死者治疗阶段或者抢救阶段滴上去的药水。和这张床间隔一米五左右是一张空床,靠近门,上面没有白色的床单和被子,光光的床上只有一床厚厚的深绿色床褥,上面有几点类似血迹的斑痕。呼吸机就在两张床之间静默着,像是在思考着什么。此刻三个女人都萎缩在里面窗口附近,她们静静地看着郭涛,眼神里满是困惑和感激。
  郭涛知道接下来他该往死者嘴里放进一颗红线穿的玉珠了,这是规矩,死者小殓的时候嘴里要含一颗穿有红线的珠子,这叫越吃越有。祝福死者到了另一个世界也不愁吃。郭涛想起死者曾经花天酒地的日子,这个世界里好吃好喝的,他哪一样也没放过。郭涛心里暗暗对死者说:“你呀,你呀,你在这个世界已经得到的够多了,难道还要再拿着东西上路吗?这对别人是不公平的。”郭涛这样想,就很后悔刚才把元宝塞到了死者手里,他恨不能把死者的手掰开,把那元宝再取出来,让死者赤条条地走,就像他赤条条来到这个世界上一样。
  郭涛知道,这几个女人根本不懂入殓规矩的,一切都是他说了算,于是他就把已经拿到手里的玉珠重新放了回去,再把那黄色的包裹又裹了起来,裹得紧紧的。他对那几个女人说:“好了,都好了,该拿的他都拿了,不该拿的也拿了,就一个人,多了他也拿不走。不能撑着他,累着他。现在可以上路了,殡仪馆的人一会就到。想哭你们就哭几声。”
  于是急救室里又响起一片哭声,像是一片起伏的波涛。郭涛皱着眉头退到急救室门口,他下一步的工作就是把死者送走,一直送出医院大门。平时遇到这样没主心骨的家庭,郭涛总是要充当主事人的角色,总是要安排家属们如何如何做,直到把死者送到殡仪馆的冷柜里,他的小殓才算结束。这是他份外的工作,也是他出自内心对死者的尊敬。在他眼里死者是没有尊卑高下的,尤其是对那些卑微的死者,都是生前不得好活的主,他一定要做得更好,做得更多,更加小心。他常默默告诫自己:不得好活的人可怜,一定要有个好死才公平。老天爷不给人家公平,他郭涛要给人家公平。有一次给一个孤寡老人做小殓,没人放鞭炮,没人撒纸钱,当然更没人下跪。郭涛不忍心一条老命到阴间再蒙羞,在殡仪馆的车离开时,他就像孝子一样扑腾给人家跪下,并且把纸钱撒得铺天盖地。那次连殡仪馆的人都感动了,也把汽笛拉得山响。
  郭涛是个好人,郭涛的寿衣店是有口皆碑的。
  郭涛第一次面对一个跟他有着怨恨的死者,想起死者生前所做的一切他无法像对待别人一样去对待他。他当然不会跟着去殡仪馆,他想完成了小殓就算完成了他的工作。
  5
  心脑血管病区的走廊像一条永远也走不完的小路。走廊尽头的窗口朝东,清晨这条走廊格外明亮,到旁晚时分整个走廊就显得格外阴暗了。亮闪闪的水磨石地面上人影也变得隐隐绰绰。
  殡仪馆的人出现在走廊上的时候,郭涛心里一颤。他对着地面上飘忽不定的影子招手道:“过来过来,到这边来。”
  那些人也认得郭涛,就直奔这边来了。
  把人带进急救室,郭涛就冷冷地对三个女人说:“好了,节哀顺变吧。殡仪馆的人来了,你们跟一个人去就行了,别的都下去到院子里跟死者告个别。”
  郭涛声音刚落,那哭声就更歇斯底里了,这是常见的,一般出现这种情况郭涛会耐心地劝慰死者的家属,然后帮着殡仪馆的人抬着担架把人送到停在院子里的汽车上。可这次郭涛什么也没做,他抱着膀子在一边冷冷地看着死者的家属嚎啕。直到殡仪馆的人不耐烦了,说:“赶紧走吧,赶紧走吧,车还在等着呢。”

问:人死后如何穿衣?

图片 1

我们这老人一般都让我姥爷去穿衣服,也不知道为啥,都说他胆子大,那自己的亲人死了自己还害怕吗?

我奶奶她自己都准备好了,不知道是几件套的我给忘记了,不需要一件件穿的,一件件都已经套好了,到时只要一起穿起来就行了不用那么麻烦!

寿衣俗称老衣,通常是指老年人在生前备好的死后要穿的衣服。现代社会年轻人非正常死亡,有些会选择时装做寿衣。穿寿衣的环节在丧葬制度中被称为小殓,一般是在老人弥留之际或刚去世后就要穿上。

小时候在农村老家,经常能看到老人去世后,穿着的新衣服,心中老是疑问,为何人去世后要穿新衣裳,而且还是古代的衣服。长大后才知道那就是老衣,以前村里老人的小殓程序是不会让小孩子看到的。

第一次亲眼看到给亡者穿寿衣的事情,还得追溯到数年前。死者是我的大学同学,毕业后我们一起签到同一家单位,是同学与同事的关系。因工作内容分配问题,被同科室的人在厕所打至昏迷。

打人者最后被鉴定为间歇性神经病被判了有期徒刑,而被打的同学送医抢救,最终在一周后伤重不治。当时我们都在医院陪护,包括他的家人。大约是晚上十点左右,抢救医生走出监护室,宣布死亡讯息。

顿时医院楼道哭声震天,他的死亡医学证明是我去办理的。等我拿着证明来到重症监护室门口时,看到一男一女的两个中老年人在病床上为他擦洗身子。因为生前身上伤口很多,留有不少血迹,脸上也是。

我们都知道这是为了让他干干净净上路,接着就是穿寿衣的环节。寿衣一共三套,有两套是传统样式的,一套是西装,西装穿在最外头。这些场景一年多时间里,就像放电影一样天天在脑海中挥之不去。

现在看来,这是人死后都要进行的一个程序。有些地方给老人穿寿衣之前,还要亲人先试穿一下,看看是否合适,各地的风俗略有不同。老者的寿衣基本都是棉衣类型,这是希望亡者在阴间不至于挨饿受冻。

一些农村地方通常在老人弥留之际就要把寿衣给穿好,还有些地方是等老者死后,必须要先擦洗身子,才能穿寿衣。但一般都是在半小时内就要完成这些事情,否则等人僵硬后,就不好再穿寿衣。

中国传统讲究寿终正寝、盖棺定论。通常都是在病人生命垂危时,亲属要给他脱穿戴好内外新衣,不能光着身子走。老人在咽气前,通常会被转移到正屋的灵床上,这时有些地方的人就要进行小殓环节。

给死者穿的第一层寿衣通常是贴身的白色衬衣和衬裤,之后再套上黑色的棉衣棉裤,最外层是一件黑色长袍。都是没有扣子的衣服,穿完后还要用布带绑紧。亡者头上通常戴一顶黑色的帽子,有些是鸭舌帽。

男性脚上要穿黑色的布鞋,而女性则是蓝色布鞋。寿衣的穿着也是有讲究的,数量通常都是单数。不到五十岁的死者,一般只能穿三件寿衣。年龄大的死者,穿的寿衣是越多越好,传统中寓意福寿。

人在死亡后,尸体通常在两小时内就会硬化,十二小时会完全僵硬。这也是及时给亡者穿着寿衣的原因,否则很难穿上。一般给死者穿寿衣都是两个人,一个是主穿者,一个从旁协助,通常是儿女儿媳来穿戴。

在小殓期间,小孩及未婚未育者不可靠近。还有些地方会请村里的老者来给亡者穿戴寿衣,村里有专门从事这项职业的老人。现代城市中去世的老者,通常都交给殡葬商家进行一条龙服务,他们的服务更专业。

以前给死者穿的寿衣很是讲究,外衣的里子用的是红布,寓意子孙会红火。帽子顶上缀红疙瘩,也是有此寓意。男性的寿衣面子多为杏黄色,女性则为青蓝或古铜色。寿衣用带子代替纽扣,寓意后继有人。

现在的这些讲究少了,都用不着自己操心鉴别,直接买现成的就行。有些地方的人为了省事,会将寿衣事先套在一起,最后一起给亡者穿上。因此,给死者穿寿衣并没有多少繁杂的工作,主要是小殓的讲究多。

穿寿衣又叫做小敛,穿寿衣其实也有好多讲究,并不是随便乱穿,寿衣的件数穿多少件都是有严格的规定的,人死后先要做的第一件事就是净身,也就是家属把死者的身体清洗干净,清洗干净后穿上寿衣,有的地方会清洗干净后用被子盖上一定时间后才穿寿衣,有的地方清洗擦拭干净后当时就穿上寿衣。

地方风俗习惯的不一样,穿寿衣也叫入殓属于小敛,寿衣的穿着都是按照唐装的比较多,只有少数有身份地位的老人会穿黑色中山装这种寿衣,民间绝大多数都是明装居多,也有一些清朝晚期款式的寿衣,大多数以黑色以及棕色暗红色为主,根据不同地方风俗来看待。

一些地方在给老人穿寿衣之前先由儿女先试穿,然后用一杆没有枰锤的枰来枰一下,用来表示子孙的孝心,穿寿衣通常用奇数,上面比下面多二,也就是上下都是对单数,通常是三,五,七,九,十一,最高只能穿十一件寿衣,十一件衣服九件裤子,九件衣服就穿七件裤子以此类推。

五十岁之前死的人称为天寿,所以只能穿三件寿衣一件寿裤,死的人年龄越大就穿得越多,表示一种福分,为什么要穿那么多寿衣,其实是有科学解释的,因为一些年龄越大的人死了停尸的时间越长,尸体停放久了会流出液体,衣服穿多了可以吸收这些液体。

天寿的人为什么穿的少,原因就是天寿死亡的人一般都是非正常死亡,对于这种情况家属是非常伤心的,这种天寿的死人基本上不可以在家里面停尸太久,基本上都是停尸一天左右就会下葬,所以寿衣也不用多穿,而且因为天寿是不吉利的,寿衣不能多穿,多穿是代表福分,天寿是短命鬼不是福分,所以不能多穿寿衣。

寿衣的材料也很有讲究,不能用皮毛和绸缎来做,因为害怕来世变成野兽以及断子绝孙,通常的寿衣都是用娟棉制做,就是眷恋和缅怀的意思,穿寿衣喜单忌双,通常情况下大多数都是上五下三,年龄大一些的才会穿上七下五,或者上九下七,只有特殊年龄过百和特殊身份地位的人才能穿上十一下九。

整个穿寿衣的过程都是在净身后在灵床上进行,由儿女亲自动手,死者为男性由儿女进行清洗和穿衣,死者为女性通常由女儿与儿媳清洗和穿衣,这些可不能乱,也有一些特殊的不一样的地方做法不一样,反正千奇百怪的穿衣方式和件数都相差很大,其实并没有统一的标准,但是有一个共同点就是死者穿寿衣是不能露手出来。

生老病死,都是无法避免的,即便不想面对,但还是要面对。

本文由澳门新葡亰76500发布于热门小说,转载请注明出处:【星月】为你送行(小说)

关键词:

【澳门新葡亰76500】第二章 誓之约 镜栀雪3(完结

一 晨曦出生在一个明媚的夏天。那是一个阳光灿烂的午后,产房的屋前屋后都盛开着鲜花,姹紫嫣红,娇艳欲滴。微...

详细>>

花开别样红

霜降过后,天渐渐的冷了起来,人们已习惯的早上起来穿起了夹衣,嘴里说出话不时的冒着热气。我们也随着天气的...

详细>>

白云山英雄团(纪实故事)

志愿军50军149师447团,在汉江南岸阻击战中,浴血奋战11昼夜,打退敌人10多次进攻,毙伤1400余人,被志愿军总部授予...

详细>>

【专栏作家】回家澳门新葡亰76500:

天空很蓝,飘着大朵大朵洁白的云彩。回家的高速路上,车子飞快向前。当心超速,有抓拍,妻子不时小声提醒着。...

详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