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门新葡亰76500-唯一官网

澳门新葡亰76500公司以抓质量为中心和服务为基础,每年进行技术研发,澳门新葡亰76500满足了读者的阅读需求,提供最多优惠与娱乐游戏项目。

【流年】猎雁记(短篇小说)

日期:2020-02-29编辑作者:热门小说

图片 1 1
  容山上,九瀑谷的溪水蜿蜒、曲折而下,流出了好多好东西,留驻了不少淳朴人家,也流传了不少动人故事。
  就给诸位看官讲个《猎雁记》吧。
  豆仔从容山打猎回来,布袋沉甸、背筐满溢,路过水云居,喊道:“妙芷,在家不?”
  水云居里边嘤嘤一应,一妙龄女子袅娜而出,“豆仔哥呀,今日这么早,收成不错吧?”
  豆仔吸了几下鼻子,嘻嘻傻笑、应道:“还好,还好啦!”完了捉出一只绑好的茅鸡,递给妙芷,“拔净毛,炖汤喝,补血美颜暖脾胃!”
  妙芷盈盈一笑,接过茅鸡,轻轻的抚摸茅鸡脊背的羽毛。
  豆仔忽而想起什么,又伸手到背筐里、翻出一把蘑菇,“唔,妙啊,还有这把玉叩菇,一起炖更香甜!你看,这菇长得多好,圆圆的菇帽,多可爱;亭亭的菇梗像妹子穿了丝袜的腿儿,滑溜溜的,不信你摸摸!”
  妙芷伸手去摸菇梗,豆仔的大茧子手顺菇梗而下,两人手指就碰在一起了,豆人猛一颤抖,仿佛被电到了,火辣辣的麻!
  两人正尴尬,容山学堂的老教师隔雨就夹着酒气出现了,“哈哈,豆仔又大丰收咯?”
  豆仔:“不关你的事。”
  隔雨仍笑呵呵的,“整只山鸡来炖炖咧?”
  豆仔:“你还吃这么荤,重得跟河马一样了,小心阿琴不让你进门槛——不过也难办,你要去学堂住,你都睡坏了那么多卡床了,毛眸雨教导不知要怎么收拾你咧!”
  隔雨:“嗤,不就是赔钱么。”
  豆仔:“又赊账?你别欺我读书不够三年,算术精着咧,上个月你赊我五只山鸡,一只四锭银,四五一十九,你还欠我十九锭银子咧!当老师还赊账这么久,你怎么教娃子啊?”
  隔雨:“有嘛法子,上头欠我工资,我欠你的鸡钱,正常得很咧。别急,等发工资,我就给你哈。今日,再赊一只,家里来客了,内人阿琴的表哥、牛二黄来了!”
  豆仔愤愤道:“还黄二牛咧!”不过愤愤归愤愤,仍从布袋里掏出一山鸡掷给隔雨、让他走人了。豆仔的法则是对欠债的人就得惯着,不然就他不认账咯。
  妙芷:“数算错了,知道不?”
  豆仔:“唉,他也不容易,算了。妙啊,记得加块生姜炖,去腥!我回去咯。”
  “等会,”妙芷把茅鸡和玉叩菇拿进屋去,一会拎着一袋东西出来,“拿着,这是三味饼屋的妙仁饼,打猎总要起早,当早餐吃。”
  豆仔接过饼,心暖暖的,踩起软绵绵的脚步回仁猎庄了。
  豆仔走远,妙芷把茅鸡抱出来,解绳索,摸了几下茅鸡背脊,“下回,躲远点呀!”茅鸡咕噜叫几声、飞走了,妙芷才回屋洗玉叩菇做晚饭。
  2
  豆仔捧着一只脸盆那么大的人形首乌,去见仁猎庄酋长牛大花,想让牛酋长帮他去跟妙芷家长提亲,他俩已经好上很久了。
  牛大花端详着那只首乌,抽了一筒水烟,发力一鼓气,喷出烟渣和一段澄亮的水柱,又磕了几下水烟筒,咂咂嘴,道:“那,就猎一对大雁吧。”
  豆仔:“啊?”
  牛大花:“古人有言,鸿雁仁义之禽,五常俱备。群起群栖,携幼助孤,仁也;失偶而寡,至死不配,义也;依序而飞,不越其位,礼也;衔芦过关,以避鹰隼,智也;秋南春北,不失其时,信也。”
  豆仔听懵了,一头巫山云雾,瞪大了俩铜铃眼盯住庄主,不明了什么意思。
  牛大花被盯得不自在了,只好摇头,直道:“就当作、提亲的见面礼,鸿雁传情。妙芷这女娃我也知道的,长得好,又知礼贤淑,朴实善良,你得对人家好。妙芷家养了不少小动物,好多都是你猎的。你能猎一对大雁回来,她指定欢喜。但得小心,不要损了脚翅跟毛羽。”
  豆仔明白,把头点得像拨浪鼓似的,连声应好,连忙把首乌奉上。
  牛大花摆摆手,“这个,送去给你过得好大叔吧,他的腰板挺脆了,好好给他补补。”
  豆仔:“唔,好,这就送去。”
  豆仔才退到门槛那儿,牛大花忽而又道:“对了,送完去找大仙,就讲我让你去猎雁,让他给你几件家伙。”
  豆仔给过得好送了首乌,又去大仙那儿讨了几件猎雁的家伙,回到自己的桥头窝,仁猎庄已灯火零星闪烁了。豆仔把家伙放好,做饭吃了,洗澡洗衫,烧烤烘干,事都忙完,人躺下、却睡不着,心思像火烧云,变幻得要紧,一幅幅未来情景让他得意的笑、傻傻的笑、痴痴的笑、呆呆的笑、萌萌的笑,情不自禁的笑出声来了。
  不行,这情太满,得溢一些出来。豆仔骨碌爬起来,穿上衫裤,出门去,攀上仁猎庄最高的瞭望木塔,对着水云居的方位、来来回回的嚎着那首深情民歌——《我的心里只有你没有她》。嚎到半夜,豆仔累了困了,才回窝里、猪一样睡过去了。
  经豆仔这么一嚎,仁猎庄的家禽的精神与内分泌都失调了,第二日,公鸡没打鸣,母鸡下蛋跟打炮弹似的,一二、三,咯咯咯、又一只;jDP(鸡的屁)都给下红了。
  但豆仔却没误事,晚睡早起,带上妙芷送的三味妙仁饼、进山猎雁去了。
  3
  豆仔出门不久,妙芷就到家里来了。敲开门,却是豆仔的弟弟小贝叻,手里还抓着几只粘了鸡粑粑的蛋蛋。
  妙芷问:“小贝叻,你哥在屋里呀?”
  小贝叻有点气恼,“惹完事就溜人,家里的鸡鸭鹅猪兔狗发神经的下蛋、都下疯了,他就跑去打猎,还要去好几日。真是,留我一个人收拾。”
  妙芷:“喔,这么早呀。昨晚给他缝了件猎人秋袍,原本以为早点赶过来——没想,还是没能赶上。那你帮忙留着,你哥回来就交给他。”
  小贝叻把鸡蛋装裤袋里,接过了秋袍,“好咧。妙芷姐,进来喝杯枣儿茶?”
  妙芷看到屋里满是家禽粑粑,微笑的道:“不用啦,回去还有事呢。”
  妙芷一走,小贝叻就拿秋袍来比了一下,觉得好看,就试穿起来;穿好了,恍惚闻到一股桂花香,翻口袋,竟有一香囊,绣了图,甚是好看,就把秋衫脱下、装好,香囊归自己了。
  豆仔踩踏披满露珠的山路,翻过容山十二峰,到了杉心湖,又划船渡水,上了南雁岛,复步行半个钟头,终于到了“雁留音”芦苇荡。荡里的芦苇已逐渐衰黄,岸边的杂木青草倒还有些许绿意,筑成了天然屏障。杉心湖一碧千顷,水光粼粼,不时鱼跳,岛上也有鸟飞虫叫,却没见一只大雁的影儿。
  豆仔按庄主牛大花先前的叮嘱,把猎人的衫裤脱了,和猎雁的家伙藏好来,换好一身渔民的打扮。之后,在湖岸浅水带,赤脚空手、晃悠悠的捉些鱼虾,装进鱼篓里。
  鱼篓装了大半篓,好咯。豆仔上岸,掏出藏在胳膊窝的、妙芷送的三味妙仁饼,捏了一只最小的,捧一掌湖水,伴饼吃完,躺在草丛里、美美的睡起午觉来了。
  待豆仔醒来,已是傍晚时候,肚子有点叫闹,在空地上取一小堆火,弄两只鲤鱼烤,烤得差不多了,寻出带来的酸菜碎末、豆豉、辣酱,给烤鱼涂上,整酸菜鱼咧。刚捣鼓好,忽而听闻一人道,“哈,好香啊!”豆仔抬头望,却是一汉子,后边拉着一头牛。豆仔脸上涌起疑惑,嘿嘿的笑问:“兄弟,你?”
  汉子也嘿嘿的笑,“我叫牛二叶。”
  豆仔:“不是牛百叶的么?”
  牛二叶:“我那晓得,我姐起的名,你去问她咧!”讲着,牛二叶就滴落一大滴口水。
  豆仔又笑笑,道:“一起吃呗,一人也吃不完。”就递给牛二叶一只酸菜鱼,两人就咕噜咕噜的啃起来了。吃完,牛二叶赶紧把炭火和鱼刺埋起来,边埋边道:“你也快一点,可不能让我姐知道你这烤火,不然要扒掉你的皮!”
  豆仔一惊,差点吞了一柄鱼翅,“为什么?”
  牛二叶:“怕起火,破了这里生态咧!”
  豆仔:“你姐拿手术刀的?”
  牛二叶:“杀猪的!”
  豆仔又一惊,却忽的听到一阵“嘎嘎”叫声,一排排的大雁从天边飞过来了。
  4
  夕阳西下,成千上万只大雁压下来,一会就悉数落在了芦苇荡,看去顿觉像极了挺着圆肚子的孕妇。大雁们唧唧啾啾、嘎嘎咯咯的叫着闹着,寻窝落脚,扇翼洗翅,嬉戏闹腾,啃咬那芦苇根蒂、幼芽和嫩草,吃荤的叼些小虾幼蟹;全然不顾什么,自在得像回到家的主人。
  豆仔看呆了,半晌才回过神,抓住牛二叶臂膀摇啊摇,喃喃道:“大雁大雁,大雁啊!”牛二叶挣脱来,“没见过大雁哈,拿开你的黄油手,弄脏我的牛皮大衣,难洗咧!”
  豆仔仍喃喃“大雁”,想靠近,牛二叶一把推开他,“不得了,不得了,大雁回窝,我得回去咯,我姐家教太严,回晚她不高兴,我又挨脱裤衩、扎针屁屁了!你不晓得,我屁屁都成筛子了。”
  牛二叶抹干净大嘴,背起他牵来的那头牛,边走边念叨:“牛儿,我们回去咯,乖啊,路上别掉那么多牛毛,三根就好,掉多一根、我就多挨一针!”牛二叶背牛走了十几米,又转回来告诫豆仔:“猎雁可不能让我姐晓得了,不然要扒你皮、拆你骨!”
  豆仔一悚,“你姐叫什么,她托塔天王投胎的哈?”
  牛二叶:“牛盈盈,别惹她哈!托塔天王加二郎神投胎的,鼻子灵着咧;自己保重!”
  牛二叶把牛背走,豆仔就把篓里的小鱼虾撒向芦苇荡,引得好些馋雁叫嚷哄抢。撒完,豆仔抬头望落日,红艳艳的,那么美,那么安静——不知,妙芷在干什么呢?
  等待中,夜幕逐渐拉开了。豆人换上夜行蓑衣,借助那朦胧又烂漫的月色,在芦苇荡一角布好蚕丝网阵,点燃十来处迷香;不久,迷香在静谧的夜里逐渐弥漫开了。
  感觉差不多了,豆人就掏出大仙赠的宝贝大鱼(竽)吹起来,吹一曲《鸿雁东南飞》,竽音袅娜,糯香丝丝,不绝于缕,不禁勾起了未眠大雁的思乡之情。在一只领头雁的带领下,一小伙失眠的大雁踱步而来,任其凶险、不予理睬,落进了豆仔布的网阵,一排排蹲坐好了。可不得泄劲,豆仔接着吹大鱼,连绵吹了《故乡的云》《春暖花开》《让我一次爱个够》《红豆生豆芽》《金刚葫芦娃》等十几首名曲,又加大迷香的熏烧,大雁们就瞌睡过去了。豆仔收起大鱼,蹦跃过去,拔胡萝卜一样,小心的、轻巧的把大雁“拔”布袋里去了。拔的时候,豆仔还掰着手指数了一下,一共七只;天意哈,七只七只,妻子啊!
  都搞掂了,豆仔钻进布袋歇息,望着悬挂在辽阔夜空的圆月,好看。望着望着,仿佛在那儿看见了妙芷,正洗衣衫呢,薄薄轻纱,白嫩白嫩的巧手和腿儿……
  5
  次日,日上三竿半,日头火热的蒸炖着芦苇荡里的露珠,豆仔懵懂的醒来,觉着鼻子有点痒痒,连绵打了七八匹大喷嚏。喷嚏打完,舒坦多了,豆仔惺忪睁开两只铜铃眼,前边竟站了一媚妹;不由吸了几口冷气,摸摸裤裆,还好、还在,立即骨碌滚爬起来。
  那媚妹长得亦娇媚可人,一枚红辣椒似的,可就有一股寒冰杀气,在身子周围聚成一窝热气球那般大的金钟罩,就连一只蛾子都别想挤进去。
  媚妹一手握着狗尾草,一手拿手帕擦脸,愤愤地道:“你造喷壶的还是修花洒的呀,打一串喷嚏都这么大动作?”
  豆仔摸摸脑勺,嘿嘿笑道:“没好意思,喷嚏的闸门一开,口水与鼻涕齐飞,有时我还会打出板栗、芋头或发糕来,让媚妹见笑、受惊了——不知媚妹、如何称呼咧?”
  媚妹剑眉一扬,“杉心湖的小主,这杉心湖的一切都归我掌管,大到哺鲸孕鲨喂河马,中的杀猪骟驴,小至八星瓢虫跟小蜜蜂交配,统统都归我管。昨日,你见了我弟牛二叶,他——”
  豆仔一抱拳,“原来是湖主牛蝇,啊不、牛赢赢哈,幸会幸会。”
  媚妹剑眉一横,一字一顿道:“牛、盈、盈!”
  豆仔脸上一阵姹紫嫣红,悻悻的道,“没好意思,读书少,认得的字不多。”完了,豆仔忽而想起布袋里的大雁,急得像火锅里的蚱蜢,来回蹦跳、四下找寻;寻了十几回合,终于在一草垛里寻到了,但布袋已破裂,袋里一只雁都没得了。
  豆仔脑袋一下瞠懵了,喃喃的道:“我的雁,五只雁、五只雁,我的妻呢?”正痴呆发嗲,“啪”一声响、挨了牛盈盈一巴掌。
  豆仔傻愣望着她,“挠我鼻子、不让睡觉的是你,给我把雁放了的也是你?”
  牛盈盈嗤一笑,“还敢问?!不许在这里猎雁!”
  豆仔:“我不是猎回去炖吃,是送给妙芷提亲的见面礼。”
  牛盈盈:“不许猎雁!”
  豆仔:“我和妙芷结伴走过二十多年了,合适、很合适,谁也离不了谁,思念的藤蔓爬满了日子的篱笆——这话她讲的,你懂不懂啊?”
  牛盈盈:“不许猎雁!”
  豆仔:“你就跟蟠桃岛的木瓜船一样样的,女法海、不懂爱!”
  牛盈盈:“不许猎雁!”
  豆仔:“难怪看着这么幽怨,简直就是恐婚圣女、灭绝师太、女法海、李莫愁!”
  牛盈盈:“还铁扇公主呢!不许、猎、雁!滚,赶紧的,别等我改了主意,扇死你!”
  “好,我走,女法海你等着,雷锋都倒了、看你弄的雷峰塔还能挺多久!我别处猎去,你管不着了吧。”豆仔边喷狠话,边寻找带来的猎雁的家伙。
  牛盈盈得意的笑,“还猎呀,小心裤衩都没有了!”
  豆仔这才发觉,猎雁带来的家伙就剩大仙赠的那只大竽了。豆仔向牛盈盈连绵点头,用大竽吹了一曲《算你狠》。完了,豆仔登船划桨,渡过杉心湖,上了岸,又掏大竽吹了一曲《我们的爱你明白?》,才“快马加鞭”(用大竽拍屁股)走人,“烽火燎原”似的赶回仁猎庄了。

图片 2 1
  这日晌午,二妹山(又叫娥媚山)石头岭岗的寨主豆疤哥正在磨斧头,一小喽喽急得赶去投胎似的跑来报告:“大王、大王,刚捉到一个漂亮的媚妹!”
  豆疤哥抹了一下斧头的“锋芒”,淡定地问:“是男的还是女的?”
  小喽喽:“这个、这个,还没验明正身!”
  豆疤哥:“他妈的,这年头男的不像男的、女的不像女的,人不像人妖不像妖,都混成人妖了。验明了再来报。”
  小喽喽:“可是、可是,这个媚妹太美了,还是你亲自验吧。”
  豆疤哥一挥手,“带上来。”
  一带上来,果然是一位端正大方、美丽善良、摄人心魂的大眼睛媚妹。瞧着望着,豆疤哥的心房扑通扑通跳了起来,“你真是女的啊,你叫什么名字?”
  媚妹玉牙轻启,“琴音”绕梁,袅娜应道:“小女子自然是女的,名唤一方。”
  豆疤哥两手大力摁住砰砰狂跳的心,继续追问:“做什么、就被捉上山来了?”
  一方:“小女子在市集挑针线,被这几位大哥盘问吃过猪脚粉没有;小女子应答没有吃过、也未曾见过,就被捉上山来了。”
  豆疤哥抓狂地狼嚎了几声,嚎完盯着一方望,望了又望,“你这么美好善良的媚妹,怎么能没吃过猪脚粉咧,真是太没有天理咯!”
  小喽喽们起哄道,“就是、就是,我们大王最憎的就是没吃过猪脚粉的媚妹了,要是被捉到了,就得剁成‘猪脚’块、煮粉吃掉。”
  一方一听,顿时吓得花容全失。
  豆疤哥猛一挥手,“规矩从今日起改一改咯,与时俱进嘛,没吃过猪脚粉的就罚吃猪脚粉,连吃半个月,顿顿都罚她吃猪脚粉。唔,就这么定。”
  一小喽喽跑去,一会就端来了两碗猪脚粉,罚一方当场吃掉。
  一方一瞧那两碗粉,奇怪了:老婆饼不是老婆做的,牛肉面也没有牛肉,这猪脚粉里怎么真的有猪脚呢?举筷子一尝,味道还极好呢!一方就呼噜呼噜就吃掉了两大碗。
  就这样,一方接连吃了半个月的猪脚粉,也没觉得腻,实在喜好吃;而且,吃过猪脚粉的一方比上山前丰润动人多了。于是,也不知豆疤哥发了什么善心,把未成年的一方送下山去了。
  ……
  转眼又过了几年,一方媚妹长成大人,要出嫁了。接亲的队伍要经过二妹山,因惧怕碰到山上的土匪打劫(有好几伙呢),就把一方打扮成丫鬟,将丫鬟扮成新娘、坐在轿子里。
  接了亲回头,二妹山的几伙土匪果然下来打劫,石头岭岗的匪头豆疤哥也率一伙喽喽凑热闹,掳走好些聘礼与两丫鬟,并没理睬轿子里的“新娘”……
  豆疤哥也没料到,竟又捉到了一方,不得不讲,这确实有点缘分了。磨磨唧唧的,一方就当了压寨夫人。后来,日子久了,有了感情,一方就问豆疤哥:那时候,怎么舍了新娘而抢丫鬟?豆疤哥笑着应答,算命的讲过,捉丫鬟可兴寨,捉千金或毁巢。从此,一方日渐焦虑、时常忧郁了。
  后来,官兵围剿山头,二妹山众匪果然落败,豆疤哥与一方乔装打扮后亡命穷乡僻野。有一日,一方终于道明了:“我本来就是千金小姐,不是什么丫鬟。”
  豆疤哥漠然望天,望了许久,才道:“我年少的时候,有一叫芸芸的表妹曾送我一条莲藕,我嘴馋,洗干净、啃吃了。之后,表妹问起这事,获知情况后,她很恼怒;藕断丝不连,陌路不再联。不久,我就上二妹山当了土匪。这就是巧合,巧合就是命;为伊人落草,为伊人上岸,这就是命。一方,你要是不嫌弃我,我认命了,跟你过一辈子,不管前边是风雨雷电、还是刀山火海!”一方泪眼婆娑,点头答应了。
  这样子,豆疤哥就带着一方继续逃亡,最后隐迹德垄村,安于山野、耕田织布、“农家乐”起来了。
  
  2
  这一年的端午节过后,相隔近七八年没见面的“豆氏四兄弟”终于再次聚首了,就在豆疤哥家隐居的德垄村的“二妹田园乐”饭馆集中,有家属的都带上了。
  兄弟难得相见,自然海吃胡侃,午餐丰盛,菜式甚多:竹板烤鱼、酱香猪脚、秘卤牛巴、蜂蜜叉烧、黄焖焗鸡、明炉烧鸭、柠檬鹅掌……
  宴席吃罢,兴致愈浓,女眷们嚷着想去划舟采莲,豆氏兄弟们却想喝茶聊天,于是“兵分两路”,各玩各的了。
  茶喝得小半晌,有媳妇的就聊起了各自的“老伴”。
  豆疤哥咧嘴、满含笑意道:“其实,端午节那时候,就想喊兄弟们来聚聚了,我家一方做的豆腐釀,我自己就吃了三五盘,真是太好吃了!可惜啊,兄弟们各种的忙。你们头一回来我这地方,我家一方也是头一回见到,其实也没什么优点,就人漂亮点、丰润点,好做饭、会烧菜,从不乱发脾气——好咯,推介完了,鼓掌!”
  豆氏几兄弟啪啪鼓掌起来。豆仔、豆舸连绵点赞,豆人心直口快、咧嘴就嚷起来:“一方嫂子这么美艳、那么贤淑,跟了我们豆疤大哥,真应了孔子的一句诗了啊。”
  豆疤哥:“哪一句?”
  豆人:“窈窕淑女,土匪好逑!”
  豆仔忍不住笑起来,“豆人四弟啊,你比三哥读的书也多不到哪里去啊,就别卖弄‘文绉绉’了。我也推介推介我家的妙芷吧。你们也知道,我为了她两回到南雁岛猎雁,差点就被南雁岛岛主给收拾了,后来得放回来,还跟她闹了点绯闻。可最终我还是和我家妙芷修成正果了,然后,两人隐居在水芸居,煮茶听鸟,不再理会别的事咯。”
  豆仔讲完,豆舸接上:“我也躲在蓝屏谷,不蹚江湖的浑水了。我老婆是蓝屏谷的有名字的医女,唤作蓝子,我的命是她救回来的,我的家也是她给的。当年,我到蓝屏谷逮鱼,进到凶险的闺溪岩,弄得全身不遂、成了野人,出没灭绝谷,被世人围追棒打。最后蓝子救了我,她还爬上蓝屏谷之巅灵异洞寻摘草药回来,辅以阴阳之术把我变回了人,尽管辜负了屏子、谷子的情意,弱水三千、我就只取一瓢。现在,蓝子炼丹药,是蓝屏谷的医学家;我搞嫁接透种,也算谷里的农学家,什么都满足啦!”
  豆疤哥咂咂嘴,举起大拇指,“两位兄弟的情路与事迹了得,真让豆疤震撼极了。不知豆人如何,为什么不带你的‘伙计’来呢,你不是常道有一媚妹暗恋你么?”
  豆人有点尴尬,抹抹鼻子,咧嘴应道:“豆疤大哥你是讲那盈盈啊,那可不可行。你看啊,我豆氏几兄弟隐居的隐居、上门的上门,盈盈又让我到她的珊湖四院当什么妇科副主任,没这样闹的、对吧?一想起那制服,我就全身起疙瘩,我还是守住我的桥头磨坊好了。对了,忘了告诉你们一怪事,她屋里摆了几口醋缸,醋缸又大又深,动不动她就跳进缸里洗澡、喝醋,时常喝得醉醺醺的,要是跟她走到了一起,往后这日子可怎么过啊?!”
  豆舸:“可你、年纪也二十出头了吧。”
  豆人摇摇头,“一讲到年纪我又来气,这盈盈有严重的恋父情节,讲找对象就要找像大仙那样的大叔,讲我这样的不可靠。车(切的拉长音),有一日,我也会长成大爷的,她愿等不?总之,我和她是不可能的啦。”
  豆仔又给豆人倒了杯茶,“那你,应该也有的谋划了?”
  豆人:“还是豆仔哥了解我。我有一个挺二的哥们叫牛二,最近,给我介绍了一媚妹,叫作瓜瓜,人长得挺美的了,可就是年纪小点,才17岁多一点,再等几个月、她成年了,我就像开水泡茶一样去泡她。”
  
  3
  中秋节快到了,豆人愈加勤快的往瓜瓜家里跑了。
  上一回豆氏四兄弟在徳垄村聚会,离别前,豆氏三位大哥传授豆人“泡妞九式”,嫂子一方和蓝子讲解好些女孩子的心思,嫂子妙芷则教豆人咋的辨别女孩的肢体言语。这让豆人确是受益匪浅,加上自个钻研,很快就跟瓜瓜打得有点火热了,在亲过瓜瓜的耳环后,进一步亲了她的耳垂和鼻子;嘿嘿嘿,香极了、酥死啦!
  这一日的午后,豆人忙完磨坊的事,吹着口哨、提着保温暖瓶、踩着单车,又给瓜瓜送花(豆腐花)去了。却不料在半路、一棵蟠桃树下,碰见了自己的冤家盈盈,竟拦住了:“青辣椒、十三香、臭豆人,你的蹄子提着什么?”
  豆人甚是得意:“要你管啊,我给瓜瓜送花去咧!”
  盈盈脸露愠色,“之前都给姑奶奶我送的,近来却送别个,你是活得不舒坦、还是太舒坦了?”
  豆人脸露不屑,“我乏了腻了,给你送老嫌这嫌那的,花费了几缸黄豆不讲,还吃力不讨好,一口‘豆腐’没捞着,乏味哈。你既没女人味也没男人味,不像我家的瓜瓜,水灵灵啊香酥酥——”
  “啪”一声响,豆人又挨了盈盈一记火辣的寂寞保龄球。
  豆人抹抹被砸歪的嘴和鼻子,摇摇头,“世界和平终会到来,暴力终会退出愚乐圈,霸王盈盈你等着瞧!”
  盈盈连连冷笑,抛过一封牛皮书,“姑奶奶就是来下命令的,你不是要维护和平么,自己看看吧。”
  豆人捡起牛皮书一看,不由连绵打起了寒颤:
  “小豆同志,我认得你,你也认得我吧,电视里天天见。一百多年来,我们的许多先辈为了革命前仆后继,抛头颅、洒热血……峥嵘岁月,值得回首。现如今,好几个十八年后,好多先辈投胎转世、长成大人,有的还赶起时髦来了;这是好事,百花齐放百花娇羞、双百方针嘛!你有没觉得,这盈盈姑娘很像江姐,别的不讲,看发型就晓得,虽然她染了头发。小豆同志,保护好身边的先辈也是维护和平的一大紧要任务,这任务光荣又艰巨,你们豆氏四棵菜有三位隐居、不过问世事,任务就交给你咯。保护好盈盈,保护她、呵护她、爱护她、守护她,因为她就是明灯、是灯塔、是旗帜、是红星、闪闪红星……”
  豆人看到牛皮书的最末、落款人“xi总书记”时,气就像被戳爆了的气球、全瘪了,可立刻又膨胀起来,他决心完成这一项艰辛艰苦艰难又艰巨的“最高命令”。于是豆人立正,向盈盈行了个军礼,道:“xi总让我维护和平、爱(护)你,你讲、你要我怎么的?”
  盈盈妩媚的甜甜一笑,“姑奶奶啊、还没想好,你先把豆腐花拿来给俺敷面膜呗,你好好伺候着、亲自伺候着!”
  豆人听着盈盈的甜笑,苦得胆汁都汹涌澎湃起来了。
  
  4
  上回讲,豆人奉xi总的最高命令、全心全意的“爱护”盈盈,可到头来、被她折腾得真是够本了。还没够半个月呢,豆人就被折腾得面若菜色、瘦骨包皮、眼戴“墨镜”了(天然乌黑的)。
  有一晚,半夜三更了,盈盈嚷着要吃莲子羹,豆人只得跳进附近的水塘、采摘上来,然后焖炖煎炒,弄好了给她捧去。此时东方已鱼肚白了,盈盈却吱声:“先放梳妆台上吧,清晨的懒觉、就王母婆婆来了也别喊醒她,除非是来自星星的钟汉良教授,才可破例一回!”
  让豆人更受不了的是盈盈的自恋。这家伙起床的头一件事必定是365°旋转照镜子,边照边情不自禁地朗诵起来:“这镜子里头的姑娘,真是抖呀,她天天抖呀抖,天天像归国华侨一样,穿个睡衣都这么好看!不自恋怎么行,不自恋得要死要活、死去活来怎么行?唔,比我好看的没我气质高,比我气质好的没我可爱,比我什么都好的那就不是人!这姑娘很义气,偶尔还爷们;因为骄傲,所以长了一张寂寞的瓜籽脸!还有呀,我的清纯是装不来的,那是从骨头里流露的,无论我大声呐喊还是笑靥如花,还是发发脾气、闯闯小乱、撒娇撒谎撒泼,都阻挡不了清新清纯清爽气质的流露!我的清纯是与生俱来,清纯是与世无争,清纯是与人为善,无论再么作再么刁蛮,都掩饰不住那种小清灵、小灵秀,连小刁钻都那么真实那么可爱!那些暗恋者呀,快点打开你们的天窗、把表白的话嚎出来吧!……”
  每当这时候,豆人就要发疯,疯完了、不禁疑惑:这还是江姐么?想当年,她是怎么就能坚持不变节的?
  一日,豆人终于想出计策,喝下半碗秘制的馊糊豆汁,到底闹肚子了,然后向盈盈请假几日,告老返乡、休养生息。一回到村里,豆人服了仨瓶六味地黄浓缩保济丸,就跟小芳、大桂圆等相好斗地主,输了就脱衣衫(脱着就脱光了呗);玩啊耍哈,甚是愉悦快活惬意。
  这日午后,豆人吃过豆炒饭,又想去斗地主,开门就见盈盈,一边还站着一汉子,腰板挺壮的,不远处停驻一辆牛车。豆人还想捂肚子装样,盈盈摆摆手,“别弄了,没意思,不如这事姑奶奶直接汇报xi总呗!”豆人忙求饶,“我就收拾东西,跟你回去。”
  盈盈却又道:“瞧你不服的小样,也罢,你跟俺蓝颜朱耕田比一比,要是你赢了他、你就解放了。”豆人当下就答应了,鱼不死、网就破呗。
  第一轮比斗是比忠心,为盈盈上刀山。只见那汉子朱耕田从牛车上搬下几箱家当,打开来,组装小半晌,一座刀山就立在那儿了。接着,朱耕田脱了鞋,稍作运气,赤着脚,噌噌噌、就蹭上去了,还在刀山上漫步了几转,方才下来。
  一边的豆人看得目瞪口呆,嘴巴张大得可放进一枚鹅蛋了(天鹅的)!见这架势,豆人自然就没敢硬来;若真的硬来,往后就不用买鞋了。
  豆人的眼珠子转了几转,咧嘴嚷道:“今日天色已晚(其实还没到傍晚),盈盈媚妹又周居劳顿,我上刀山的事不如暂且缓缓,先移步村里三朵小红花级别的‘山外青山’酒楼吃饭、住宿吧?!”

本文由澳门新葡亰76500发布于热门小说,转载请注明出处:【流年】猎雁记(短篇小说)

关键词:

【湘韵】 【澳门新葡亰76500】狐娘 (征文小说)

清朝中叶,荒原雷雨大作,天地间宏大的水珠和电闪雷鸣,将伟岸的天体哗啦啦的撕裂开一条缝,无数条缝隙,这是...

详细>>

杨贵妃与李白不为人知的秘密

传说李白原是天上的一个星宿,杨贵妃原是天宫一位美丽的仙女。那么,李白为什么五百年后要来唐朝,又为什么要...

详细>>

【柳岸】白杏茶楼(小说)

三村说,隔壁的尼姑庵今天来了个女孩子。对于这样的新闻段子,我早已经习以为常了。从来鸟镇的第一天起,三村...

详细>>

白娘子故事(完整版)

西依太行听鹿鸣, 南邻淇水观鱼跃, 北瞻金山雷峰塔, 东指伾山大佛奇。 在巍巍太行山的东麓,美丽的淇河在这里...

详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