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门新葡亰76500-唯一官网

澳门新葡亰76500公司以抓质量为中心和服务为基础,每年进行技术研发,澳门新葡亰76500满足了读者的阅读需求,提供最多优惠与娱乐游戏项目。

最后的晚餐 ——圣经故事.新约之三十五澳门新

日期:2020-03-13编辑作者:热门小说

说完这些话后,耶稣就跟他的门徒们走出去,跨过了科德隆大峡谷到那边去了。在那儿有一座大花园叫作格斯塞满尼(“橄榄榨汁器”的意思),而他则跟他的几位门徒们走了进去。这个地方对于犹大斯这位叛徒来说极其熟悉,由于耶稣经常在这里接见他的这些位门徒。
  “你们都在这儿安顿下来,”他对他们发话道,“而我要到那边去祈祷。”
  他随身带上了彼德以及则贝迪的两个儿子。一阵难以控制的极度悲伤之情一时攫住了他,他的内心里的心情极其沉重。“我的心中感到极大的悲伤,”他对他们说道。“我会为此而难受死的……在这里等待一会儿,跟我一起醒着不要睡去。”
  他又往前走了一点距离,然后就脸朝下匍匐了下去。“我的父,如果这可能的话,”他在祈祷着,“就让这杯苦酒从我这儿传走吧。然而不要因为我的意志而是要遵行于你。”
  这个时候一位天堂的天使出现了,在努力给他加油鼓劲,而他在极度痛苦之中继续真切地祈祷着,直到汗水从他的身上大滴滚落,就像大雪点一样落在地面上。
  之后他就走回到门徒们身边,发现他们都已经沉沉睡去了。“这算怎么回事!”他对彼德大声惊呼道,“难道你们就不能醒着再跟我一起呆上一个小时吗?你们应该保持清醒并祈祷:但愿不要接受这份检验。心灵当中是情愿的可肉体是如此虚弱。”
  他第二次又走开了。“我的父,”只听他祈祷说,“要是说这杯酒不可能从我跟前传走,而且我必须要喝下它,那么说就是遵行你的意志的时候了。”
  他又一次走回来,看见他们依然在沉睡着,看上去他们的眼睛都在沉沉地闭合着。如此他就把众人都留在当地,一个人再次走开了,第三次前去祈祷那同样的祷词。接下来当他返回到自己门徒们身边时就大声呼道,“还是在这儿沉睡啊?还是这么不当回事啊?好了,这个时刻已经来临,人之子就要被出卖到那些罪人之手了。因此,你们都快快起身,让咱们走吧。这位叛徒就在这儿。”
  当他正在这么说着之时,犹大斯,就是十二位门徒之中的一位,此时只见他恰好应声出现了,跟随他在一起的还有一大群手执长剑棍棒等全副武装之人,都是由那些牧师头子及人群之中的长老们派来的。这位叛徒已经给了他们一个暗示:“当我走上前去拥吻的那个人就是他了,”他告诉他们说,“就赶快抓住他。”这样犹大斯就直接走上前,对耶稣说道,“问候你,师傅!”只见他一边亲吻了他。“做什么!犹大斯,”耶稣对他喝道,“难道你是来以一个吻出卖人之子的吗?”
  他身后的那些跟随者,看到眼前发生的一切,不禁都惊呼起来,“我主,我们要用我们手中的长剑吗?”而西蒙.彼德正好身边佩有一把长剑,就举手朝着高级牧师的仆人狠狠砍去,顿时间砍掉了他右边的一只耳朵。(这位仆人的名字叫作马尔库斯。)“够了!”只听耶稣对他们喊道。“把你们的长剑收回到刀鞘里去,因为那些依靠武器活着的人,他们必定要死于武器。难道你们心中想象着我不能祈求我父,他不可能立时之间派给我十二个军团的天使来吗?难道我不该喝下我父提供给我的这杯酒吗?”这时他一边触碰了一下这位男子的右耳,立时就让它痊愈了。
  接下来他又对前来逮捕自己的人讲话,只听耶稣说,“为何你们要手握刀枪棍棒全副武装地前来逮捕我,好像我是一位普通的罪犯一样?日复一日我都跟你们在一起,在神殿之中给你们讲道,你们连一根手指头都没有碰我一下。没有关系,就让经文在此时此地化为事实好了。”
  到这个时候他的门徒们早都已经弃绝了他并远远跑开了。而一位一直在跟随着他的年轻男子,他的身上除了一件亚麻的外衣以外别无他物,当这群人试图几把抓住他之时,他竟然在他们的手中抖掉身上这件衣物光着身子就惊跳着跑走了。
  这一小队的士兵连同他们的队长还有犹太人警察,在抓住耶稣之后,就把他捆绑起来。他们一路带着他首先来到了安纳斯这里,这个人是赛法斯的岳父,前者就是当年的最高牧师。他也就是曾经建议犹太人们说,让一个人为众人而死是有助益于大家的那位赛法斯。
  安纳斯就开始询问耶稣,有关他的门徒的情况以及他的一些讲道方面的事情,然而耶稣打断他的询问道:“我曾经公开对整个这个世界讲话。我曾经持续不断地在会堂以及神殿之中对犹太大众们讲道,而且我没有说任何隐秘不公的话。因而为什么你要在这里提问我?请你提问我的那些倾听者们好了,要是你想要知道我都教给他们什么的话。他们当然都是知道我所说的事情的。”
  对此反驳,一位站在旁边的军官就举手打了耶稣脸上一个耳光。“这是你对最高牧师说话该有的方式吗,”他喝斥道。耶稣就转向他说:“如果我说出了什么不对的话,就指给我看,”他又说,“如果我说话在点上,你为什么要打我?”
  安纳斯就把他送走,依然浑身捆绑着,送到赛法斯这位最高牧师那里。这伙逮捕了耶稣的人就一路引领着他离开并到了赛法斯的跟前,在这里那些经师们以及长老们都早已经聚齐了。远远跟在他身后的是彼德——紧接着就进入到了最高牧师宫殿的庭院之中。他就在这儿安坐与自己的随员们等待着看这件事情如何了解。
  
  这位牧师头以及整个三海德林的人们,都在纷纷争执着要找到某项有效指控,这样他们就可以给耶稣身上罗织罪名,并最终把他判处死刑了。然而即便说他们举出了许许多多荒唐不堪的错误举证,仍然难以发现任何有效的证据。最终有两个人走上前去,举出了这样一个指控:“这个家伙曾宣称,‘我可以推倒上帝的神殿并在三日内把它重建。’”对此这位牧师头就站起身来开口说道,“你还有没有对这些见证人对你的指控的分辨之言呢?”但是耶稣依然是保持沉默。到此这位最高牧师就宣布道:“我以永远的上帝的名义郑重命令你,要你告诉我们你是否就是基督,就是上帝之子。”
  耶稣回答说,“正如你所说的一般无二,就让我告诉你这些话:那一天将要来临,到那时你将会看到,人之子坐在上帝的右手边,以雷霆之势裹挟在上天的云雾中而来。”
  听到此这位高级牧师就撕扯着自己身上的衣服,宣称,“他这是在亵渎。我们还需要再有别的指证吗?你们都已经听到了他的这番亵渎之言。你们有什么样的裁决?”
  “有罪,”众人高声呼道。“他必须要死。”
  这些人就上前去啐他的脸并殴打他,而且有些痛打他的人还在讥讽他,“怎么样,预言者基督,请告诉我们是谁在打你!”
  就在此时彼德正坐在外面的庭院之中,仆人们在这里生起一堆火团团围坐着。彼德就在他们的中间。一位仆人女孩,见到他也坐在篝火边,就偷眼看了看他并说道,“这位男子好像也是跟他在一起的。”“不是,姑娘,”只听他坚持道,“我根本就不认识他。”又过了一小会儿又有另外一个人看到他就开口说,“你也是他们之中的一员。”“好人,我可不是的,”彼德坚决回答道。大约过了一小时之后另有一位男子就断言道,“肯定的,这个家伙也是跟他在一起的——他也是一位加利利人。”“好人,我可根本不明白你这都是在瞎说些什么。”他力加反驳道。恰在此时,当他话音还未落之时,就听一只公鸡在打鸣了,就见我主转回身来看着彼德,彼德就记起了我主的那句话:“今夜在公鸡打鸣之前你要弃绝我三次,”他就悲痛已极地哭泣着走到了外面去。
  耶稣此时已经被人引领着离开了赛法斯这里去往普拉托里耶姆(这里是罗马人统治者的大本营)。清晨已经来到,犹太人们并未走进普拉托里耶姆,他们这是为了不亵渎自身从而吃不上逾越节的盛餐;由此比拉多就亲自走出来向他们询问道,“你们究竟要指控这位男子什么呢?”
  “要是说他不是一个罪犯,”众声回答道,“那我们也不会把他提交到你的面前。”
  “要是这样的话,你们就把他带走以你们自己的法律来审判他好了,”比拉多回答道。
  “可是我们并不允许自己判决一个人死罪吧,”众人反问道(他们这么说指的是钉上十字架把人钉死),这就完全验证了耶稣自己曾经预言的自己将来的死法。
  由此比拉多就又走进了普拉托里耶姆并把耶稣召唤到自己面前来。“我问你到底你是不是犹太人的王?”他厉声喝问道。
  对此耶稣的回答是,“你这么假定是出于你自己的意思还是指的那些犹太人们的说法呢?”
  “那些犹太人们?”比拉多讥讽道,“我根本就不是犹太人,我是吗?都是你自己的部族还有牧师头子们把你转交到我这里来的。你到底做下了什么事情?”
  “我的王国并非是属于这个世界,”耶稣回答说。“如果说我的王国是属于这个世界的,那么当然了我的人民是会奋起加以抗争,以阻止我被交出到这些犹太人的手上的。决不是,我的王国可不是这一种类的。”
  “你是一位国王喽,那么说?”比拉多惊呼起来。
  “一位国王,是你说的!”耶稣应声回答。“这就是究竟我为何而生,这就是究竟我为何而来到这个世界:来明证真理。每个人的生存实际上都是为了回应我的声音。”
  正当比拉多坐在审判庭上,自他的妻子那里来了一个信息:“就让这位无辜之人随安好了。我昨夜做了一个与他有关的恶梦。”
  比拉多就转向耶稣道:“到底什么是真理?”他问道。接下来他心存疑问而未便说出,就步出外面再次面对这些犹太人。“我根本找不到针对他的指控理由,”他告诉他们说。“然而,你们一直有一个习俗,那就是在逾越节这一天可以让我释放给你们一个罪囚。那么你们是不是愿意让我释放给你们这位犹太人的君王呢?”
  到此,这些牧师头以及长老们早已准备好了加以应对,他们鼓动众人要求释放巴拉巴斯而处死耶稣。由而当这位统治者询问他们道:“这两位之中你们究竟要我释放给你们哪一位?”之时,他们就一起高呼道,“不是这位男子而是巴拉巴斯。”(巴拉巴斯是一个窃贼。)
  由此比拉多就拘押了耶稣并命令对他施以鞭刑。这些施刑的士兵就用荆棘编了一顶王冠,带着刺给他戴在头顶上,还给他披上一件紫色斗篷。他们走上前去,对他嘲弄道,“嗨,犹太人的王!”接着就抽他的面庞。
  这时比拉多又走出来宣布说,“请看,我还要再次把他带出来让你们进一步加以确认,我依然认为这个人无罪而无可指控。”这时耶稣就头戴荆冠身披紫袍走了出来,只听比拉多对众人说道,“请你们看一看这位男子!”
  一眼见到他之后那些牧师头及其亲信们就大声呼求道,“十字架钉死他!十字架钉死他!”
  “那你们就把他带走用十字架钉死他算了,”比拉多回答说,“因为我发现这个人根本无罪可罚。”
  “我们有一项法律,”这些犹太人回答道,“而按照这项法律他必须去死,因为他认定自己是上帝之子。”
  听到这话比拉多的心中疑虑和不安丛生,他又走回到普拉托里耶姆对耶稣说道,“你究竟是从哪里来?”
  然而,耶稣却并无回答。对此比拉多就发话说,“你不想对我说话是吧?难道你没意识到我既有权力让你自由也能把你钉死在十字架上吗?”
  耶稣却回答说,“你根本就不会对我有任何作用力,除非是来自上天对你的授权。由于这个缘故,那些把我递交给你的人犯了更大的罪行。”
  听到此比拉多就试图要释放他,然而那些犹太人们纷纷鼓噪道:“如果你释放了眼前这个人,那就再也不是凯撒的朋友,因为任何人只要他自称为王就是在蔑视凯撒的王权。”
  当比拉多刚一听到这话,他就立刻把耶稣带了出来,并且自己安坐在法庭正中,就在那个叫作“人行道”(或以赫布鲁斯语“噶巴塔”)的地点,他已意识到事情无可挽回了,而相反的,一场动乱就在眼前,他就让人端来一盆水,众目睽睽之下洗了洗自己的双手,开口说,“请看,我可是无辜而受牵累,我的手不想沾上这位公义之人的血。这个你们自能看到。”
  整个这群聚合一起的盲众雷鸣一般回应道:“他的血都由我们来承担,还有我们的子孙来承担这一切。”
  这一天就是逾越节之前一日,时近中午时分,这时比拉多就对犹太人们宣布道,“这里是你们的王请带走!”
  “让他赶快走!让他赶快走!”众人声嘶力竭怒吼道。“钉死他在十字架上。”
  “你们说什么!钉死你们的王?”比拉多语带不屑道。
  “我们除了凯撒以外没有什么王,”只听这些牧师头们厉声回敬道。
  就这样最终他不得不把耶稣送交出去被钉在十字架上。他们就把他架起来带走,让他身负自己的十字架,引领着他一路来在一个叫作“头盖骨”的地点,或者以希伯来语,叫作“高尔高塔”。另外还有两位男子被随同他一起带来受刑,这是两位真正的罪犯,而当他们最后抵达了这个叫作“头盖骨”的地点之后,众人就把他与那另外两位罪犯一起钉上了各自的十字架,两个罪犯一个钉在了他的右边一个钉在他的左边,钉上去后耶稣喃喃道,“父啊,原谅他们,因为众人不知道他们究竟在做什么。”

就在“未发酵面包”的第一天,当“逾越节羔羊”被贡献之时,他的几位门徒就问他道,“你愿意让我们到何处去为你准备逾越节晚餐呢?”
  耶稣一面回答他们一面分派他的两位门徒道:“当你们进入这座城市以后你们会遇见一位男子提着一罐子水。你们就跟随着一同走进他的家中对家主说,‘师傅想让你告诉我们哪里是餐室,就是准备好让他和他的门徒们来吃逾越节晚餐的房间。’他就会指给你们看一个很大的房间,早已在楼上装饰起来准备好了。然后就在那里为大家做准备。”
  他的两位门徒就动身前往这座城市,进入之后发现每件事情都如他所说的那样,他们就在那里准备过逾越节。而就在此时的耶稣在逾越节庆典之前,他已经知道了自己的时刻已经来临,他必须要离开这个世界到父那里去了,他爱着这个世界上跟随自己的人,他要爱他们一直到永远。
  在晚餐其间,魔鬼就让犹大斯.伊斯卡略特、西蒙的儿子心有所动要背叛他,而耶稣则对此完全知晓,正是父把这一切事情委派在自己手上,他是来自上帝而必须要归于上帝,这时他就在桌前站起身来,把自己的短袍脱下放在一边,拿起来一条毛巾缠裹在身上,然后在一只木盆中倒满水,接着就开始给自己的几位门徒洗脚了,洗完后又用他身上的毛巾给擦干净。当他来到西蒙.彼德的跟前时,彼德就开口对他说道,“我主,你不会是也要给我洗脚吧,是不是啊?”
  “你或许不会理解我这是在干什么,”耶稣回答说,“然而有一天你会明白的。”
  “不要,决不要,不要给我洗脚,”彼德坚决反对道。
  “除非我给你洗了脚,”耶稣回答说,“否则你就不会与我成为一体。”
  “要是那么说的话,我主,”只听西蒙.彼德脱口而出道,“那就不但是我的脚也包括我的手还有我的头。”
  “对于一个洗过澡的人来说没有必要再重洗一遍,”耶稣答道,“只要洗一下脚就行了,因为他全身都是干净的。而你们身上都是干净的——所有你们除了一个之外。”
  他之所以要补充这么一句“所有你们除了一个之外”,是因为他完全知道是谁将要背叛而出卖他。在他给他们都洗完脚之后,他又重新穿上自己的那件短袍,又返回到自己的桌前来。
  “你们都明白我刚刚所做的事情吗?”他开口问他们道。“你们称呼我为师傅还叫我主,这是极其正确的,因为我对得起你们这样的称呼。那么如果说你们的主以及师傅为你们洗了脚,你们就同样应该互相之间给对方洗脚。我这是给你们立下了一个榜样,你们必须要照着我的去做。因为我不必告诉你们一位仆人是不会比他的主人更伟大的,同样一位使者是不会比派他来的那一位更显耀的。你们必须要彻底明白这些事情,而且只要你们遵守了你们就会快乐。可是,我在这里所说的却并不包括你们全部。我明白我已经选择了谁,而经上的这句话必要实现:‘跟我同桌分享的那一个是个叛徒。’”
  说完这些话后,耶稣又极度痛苦而声音抖颤着说,“是的,这是事实:你们之中的一位将要背叛我。”
  这些位门徒们互相之间观望着,迫切地想要知道他究竟指的是谁。这时西蒙.彼德对着耶稣所最爱的那位门徒做了个手势,此时他正侧身依靠在耶稣的胸前,并悄悄地对他说,“问一问他到底指的是谁。”因而,他就仰身依靠在耶稣胸前,仰头问道,“你指的到底是谁,我主?”
  “就是我从碟中拿起这块浸湿的面包递给他的那一位,”耶稣一边回答着一边从碟中拿起一小块面包在杯中浸了浸,然后把它递给伊斯卡略特的儿子犹大斯。而此时只听这位将要背叛他的犹大斯惊呼起来,“当然了不会是我吧,拉比?”而耶稣的回答是,“这个完全取决你自己的决定。”
  当犹大斯刚一拿起这块面包之时,撒旦就已经进入了他的体内,而耶稣则告诉他说,“尽快去做你不得不做之事。”每个在桌前之人都不明白他说这话指的到底是什么。有些人还认为犹大斯此时正掌管着大家共用的钱袋,觉得耶稣是在告诉他去买节日庆典的必需之物,或者是叮嘱他要送给穷人们一些东西。而犹大斯,当他刚一接受下来这片面包,他就走了出去。此时已是夜间。
  当他走出去之后,耶稣就宣布道:
  
  “此际正当人之子
  受荣耀,而上帝
  也因他而受荣耀。
  只要上帝受荣耀
  是因他,那上帝同样
  让他在自己内受荣耀。
  而上帝不久即会让他受荣耀。”
  
  接着,当大家都团团坐于桌前,耶稣就拿起来一块面包,祝福了,分开了,递给他的门徒们,说道,“拿了这块面包吃,因为这就是我的体。”接着他举起来一杯酒,大声地感谢了,并把它递到众人跟前,说,“喝下这杯酒,所有你们,因为这就是我的血:新而永久的盟约之血,将为众人而倾流,以洗净他们的罪恶……这是最后一次,让我告诉你们,我将最后喝下这葡萄果实酿下的美酒,直到我将会与你们一起在我父的天国里再喝新酒的那一天。
  
  “只有这短暂的一刻,
  孩子们,我跟你们在一起。
  之后你们将要寻找于我
  正如我所告诉犹太人的,
  我将要到哪里去
  而你们不可能跟随我。
  一部崭新的法令由我
  留给你们:去爱
  一个爱另一个。是的,
  你们必须要互相去爱
  恰如我爱你们一样。
  而经由这份爱
  你们互相之间的爱,
  每个人将会知晓
  你们都是我的跟随者。”
  
  这时西蒙.彼德急忙问道,“我主,你要到哪里去呢?”
  耶稣则回答说,“我究竟要到哪里去,你们此刻不可能跟随我,但是有一天你们会来的。”
  “啊呀,我主,难道我们就不可能立刻跟随你吗?”彼德依然坚持道。“我已经准备好了要放下自己的生命而跟随你。”
  “那你是这样的吗?”耶稣回答说。“你准备好了放下你的生命来跟随我?我的上帝啊,我告诉你,就在公鸡打鸣之前,你将要弃绝我三次。
  
  “不要让你自己黯然神伤,
  一定要坚信上帝,
  而且要坚信于我。
  那里有许多房室
  在我父的大厦里,
  而要是那里没有的话,
  我也会如实告诉你;
  因为我即将去往那里
  前去为你们预备去所。
  而当我去往之后
  去准备住所,我将会
  返回来带你们随我前往,
  如此我将到那里
  你们也会一同前去。
  而通往我所去之地的路,
  你们早已经知晓。”
  
  只听托马斯打断他的话道:“我主,我们并不知道你将要到哪里去,因而我们又怎么会知道路呢?”
  对此耶稣回答道:
  
  “我就是道路,就是真理,就是生命。
  没有一个人会到父这里来
  除非通过我。
  而要是你们知道了我
  你们也就知道了我父。
  但是从此刻以后
  你们就知道了他
  而且已经见到了他。”
  
  这时菲利普插话道,“我主,让我们见一下父,我们将会心满意足。”
  “什么!”只听耶稣对他说道,“难道我没有跟你们在一起,菲利普,所有这段时间里,可你们依然并不知道我?
  
  “无论是谁见到了我,
  也就同样见到了父。
  因而你怎么可以说,
  ‘让我们见一下父’?
  难道说你不相信
  我就是父
  而且父在我内?
  甚至我所说的话
  也并非来自我自己
  而是来自父,而他
  生活在我内,经过我
  他做了这些工作。
  因而你们必须相信我
  当我说我
  就是父,而且
  父就在我内……
  无论是谁爱我遵守了我的话
  那么我的父就会爱他,
  而我们最终会到他这里来
  跟他一起安下我们的家……
  我就是真正的葡萄藤
  而我父就是真正的农夫。
  我所发出的每一根枝杈
  如果不生长果实,他就会砍掉,
  而每一根枝杈生出了果实,
  他就会修剪而产出更多。
  你们经由我所说的话
  就已经被修剪过了
  那你们就是在我之内安家,
  正如我在你们内安家。
  没有一根枝条因自己而产果实
  而恰恰是因整棵葡萄。
  同样你们也不能除非
  你们居留在我内……
  因而这就是我颁布的法令:
  你们要互相去爱
  正如我爱了你们一样。
  再也没有比这个更大的爱,
  为了自己的朋友而放弃自己的生命。
  你们都是我的朋友,
  如果你们遵守了我所颁布的……
  世上有如此万般之事,
  我还想再告诉你们,
  然而你们此刻还没有准备接受。
  当真理之魂来临
  前来拜访你们,
  他就会引导你们去往真理——
  是的,真理就在那里。”
  
  说完所有这些话以后,耶稣就又举目望天并喃喃说道:
  
  “父,这个时刻已经来临
  将要荣耀你的儿子,
  因而你的儿子
  同样也会荣耀你。
  因为是你让他成为君王
  君临整个人类
  颁赐永恒的生命
  你所给予他的于所有的人。
  而这就是永恒的生命:
  要知道你就是那一位
  真正的上帝而耶稣
  就是你所派的基督。
  我在这里光耀你
  经由在大地上完成
  你给予我去完成的工作。
  因而请光耀我,父,
  此时此刻由你自己,
  由我曾与你共享的那份荣耀
  就在这个世界开始之初。
  我已经彰显了你的名字
  对那些你所为我拣选之人
  在这个世上。
  他们都是属于你的,而你
  又让他们都属于我。但愿他们
  由于我在他们内而你
  在我内,愿他们完美成一体。
  尔后这个世界就会知道
  是你所派了我,
  而我爱了他们
  恰如你爱了我一样。
  父,我希望这些人
  这些你当礼物送给我的人
  都能跟我在一起
  这样他们就可以注视着
  你所给予我的荣耀,
  因为你如此爱我,
  当这个世界开始之初。”

本文由澳门新葡亰76500发布于热门小说,转载请注明出处:最后的晚餐 ——圣经故事.新约之三十五澳门新

关键词:

朝理想出发

一 屋子六平方左右,朝西有扇小木窗,钉着四根井字型的柱子,像囚室。向外望,乌云翻滚的天空似乎随时都会压下...

详细>>

【湘韵】 【澳门新葡亰76500】狐娘 (征文小说)

清朝中叶,荒原雷雨大作,天地间宏大的水珠和电闪雷鸣,将伟岸的天体哗啦啦的撕裂开一条缝,无数条缝隙,这是...

详细>>

【流年】猎雁记(短篇小说)

1 容山上,九瀑谷的溪水蜿蜒、曲折而下,流出了好多好东西,留驻了不少淳朴人家,也流传了不少动人故事。 就给...

详细>>

杨贵妃与李白不为人知的秘密

传说李白原是天上的一个星宿,杨贵妃原是天宫一位美丽的仙女。那么,李白为什么五百年后要来唐朝,又为什么要...

详细>>